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82章小舞的戰書

第982章小舞的戰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82章︰小舞的戰書

    匆匆數日,甦小舞在武器部里日復一日的過著,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事情,當然了,她如果累了,不想來的話,也沒有多大的事情。

    武器部的下屬早在她的調教之下可以獨當一面了。

    至于哥哥……

    哥哥說會在幾日後就回去西城做一件重要的事情,飛兒嫂嫂自然也是要跟著哥哥一起回西城去的了,看著哥哥和飛兒感情好,她心中也是高興。

    只盼望著,哪日那些繁瑣的事情都解決了,哥哥能夠和火飛兒真的修成正果,舉行婚禮,正式在一起。

    不過萬事,都在一個等字,誰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麼?

    她只祈禱,哥哥千萬不要讓在這煮熟的嫂嫂飛走了……

    “哎呀,小舞,你怎麼有時間來皇家藥院啊。”張玲看到甦小舞有些驚訝,突然想起來現在的小舞早已經不再是藥院里普通的一名藥劑師了,而是軍區中,高高在上的最高軍火管制人,想到這兒,立刻退後了一步,恭敬行了個禮︰“看我,都差點忘了,您現在已經是甦長官了。剛剛失禮了。”

    “張姐,你跟我客氣什麼?以前在皇家藥院的時候,還是你多照顧的我呢。什麼甦長官,你還是叫我小舞吧。”小舞趕緊說著。

    張玲,龍夜天在皇家藥院的眼線之一,當初甦小舞進來就是這位張姐多多照應著,這份情,小舞現在都還記著呢,自然也不會把張玲當做是外人。

    張玲笑了笑,有些人神官發財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難得甦小舞如今有那麼至高無上的地位,卻還是和善如初,不免讓人心中好感翻倍︰“好,小舞,你這突然回來藥院,是有什麼事嗎?”

    “哦,听說國王一直以來都是皇家藥院的人照看的,我對國王的怪病有些好奇,所以就想來問問。”

    “負責照顧國王的人,都是大殿下的心腹,一般他們很少外人多交談,你要是想知道的話,不如直接去療養院看看。”張玲建議道。

    “嗯?說的也是。←百度搜索→【愛書屋】”小舞想了想,這才過去了療養院。

    在皇城中,療養院並不是什麼禁地,畢竟偶爾也會來探望的人,只是……這里荒僻,國王病重多年,又都是陷入昏迷不醒,幾乎已經少有人來探望了。

    甦小舞畢竟是最高軍火人的身份,要進去自然沒有人敢攔著,可是療養院里里外外可都是皇甫烈的心腹,她前腳剛進去,立刻就有人通知皇甫烈。

    不一會兒的時間,皇甫烈就親自趕了過來。

    甦小舞在國王的病房呆了一會兒,正要準備出去,迎面就撞上了正趕過來的皇甫烈︰“這,不是大殿下嗎?也是來探望陛下的?”

    她說的游刃有余,絲毫沒有半點的緊張。

    皇甫烈臉色卻格外的沉重,要說這幾日來,他的臉色也確實沒有好過,一直都是分外嚴肅︰“這話該是我問甦小姐吧?怎麼會突然來這個地方。”

    “之前就和殿下說過,我對國王的怪病有些好奇,所以特意來看看,也想盡一點綿薄之力。”

    她順溜的話,脫口而出。

    皇甫烈輕笑了一聲︰“早就說過,這些事,不用勞煩你來操心。”

    “殿下客氣了。”兩人雖然寒暄著,小舞眸光一轉︰“人我也看過了,就不久留了。殿下,您好好的去探望你的父親吧,畢竟時日也不多了。玄武軍區最後落得這種下場……哎……不知道到時候又是一場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呢。”

    她感嘆的說著,要走。

    皇甫烈納悶了,難道是甦小舞真查出他父親的病因了?不,這不可能,這麼多年了,病因是絕對查不出來的!可她這話是什麼意思︰“等等。”

    “殿下還有什麼事嗎?”

    “你又在跟我打什麼啞謎?”安靜的走廊上,只有他們兩個人面對面站著,皇甫烈一雙銳利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小舞。

    如果眼神真的能夠殺人的話,小舞相信,此時她已經千瘡百孔的躺在地上了。或許現在她該慶幸一下,眼神是殺不死人。

    小舞無辜的看著皇甫烈︰“我在打什麼啞謎,殿下您心里不清楚嗎?我剛剛探望過你父親了,他的病蹊蹺的很。”

    “蹊蹺?何來蹊蹺?”

    “殿下心里明白。”小舞卻未正面回答,只是兜著彎說著,鳳眸一轉又道︰“一個多月前,你送了龍夜天一份禮物,在眾元老面前揭曉了那種驚天的大秘密。我想……這麼久了,我和夜天也該還點禮給殿下了!”

    言下之意,分明是在說皇甫烈揭發龍夜天身世的事情,而後話,雖然說得不清不楚,但不難讓人想象到是,甦小舞打算在眾元老面前揭露皇甫烈當初迫害自己父親的事情。

    咬緊牙關,皇甫烈呼吸變沉重了些,難道甦小舞手中有證據了嗎?

    心髒一顫︰“呵……還禮麼?甦小姐和伯爵都是聰明人,有些事情沒有把握就別胡亂的下定論,要不然搬起了石頭,砸的是自己的腳!!”

    “殿下放心,如果沒有確切的證據,我哪里敢在眾元老面前開口呢?呵……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的手中已經握住了不少的東西呢,都是關于殿下的。”小舞唇角的笑意勾大。

    “甦小舞,你要是真有我的什麼把柄的話,現在還會站在這兒和我好好說話嗎?早已經去元老那兒揭發了吧?!你這點小把戲,騙騙別人還行,騙我?呵……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或許是有些急了,皇甫烈的話也變得直接了起來。

    “殿下認為是把戲,那就是把戲嘍!!您啊,永遠都是自恃過高,所以才會眾叛親離!大殿下,你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如果我是你的話,就趁著現在還沒有一敗涂地的時候,主動交好,把手里的政權交出去,兩袖清風才能夠安度往後的日子。否則到時候可是,身敗名裂的呦……”甦小舞的話雖然模糊,但也直接。

    擺明的和皇甫烈下戰書,可她下的是那麼的硬氣,似乎自己,已經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夠把皇甫烈置于死地似的……

    兩個人對峙之時,眼中早已經激起了風浪,火藥味格外濃烈。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