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83章半夜突襲

第983章半夜突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83章︰半夜突襲

    甦小舞丟下了那霸氣的話,沒有在療養院久留,而是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得意洋洋的離去了。

    留下皇甫烈一個人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鷹眸帶著陰森,自言自語的重復著小舞剛剛留下的話︰“眾叛親離?!”

    玫瑰!

    如果甦小舞真有證據的話,那就一定是玫瑰那兒出的差錯,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

    就算背叛他的人不是玫瑰,也得立刻斬草除根!而且,以甦小舞剛剛的那種口吻,這個女人向來低調,突然那麼高調的向他宣戰,倒是有些古怪了。

    呵……

    他幾乎又一半的把握,甦小舞剛剛只是在虛張聲勢罷了!!

    她們絕對沒有什麼證據!!但是,又可以肯定,那個女人,敢那麼虛張聲勢,一定是知道了當年的事情。

    皇甫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指腹和指腹之間輕輕摩擦著,甦小舞,跟他打心理戰?!呵,他就好好的跟你玩。

    好,這盤棋,咱們就看看誰最後贏!

    沉寂了這麼多久,皇甫烈眼底閃過了別的神色,帶著狠利和陰謀,他似乎也開始醞釀起了什麼。

    皇甫烈沒有進去看自己的父親,而是停留了片刻後離開了療養院。

    皇城里,小舞伸著懶腰離開,也不知道,皇甫烈有沒有看出她剛剛故意的‘虛張聲勢’,呵……那南都國王都病了這麼多年了,早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無醫,就算是師父來也不一定查得出個究竟,何況是她在那兒隨便看幾眼!

    不過都是說出來嚇唬的話罷了。

    小舞打著哈欠,最近沒有睡好,還是不回去軍區了,回去家里好好睡一覺吧!

    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家。

    “小舞,你怎麼今天這麼早回來了?我剛剛學了做布丁,你要不要嘗嘗?”火飛兒從廚房走了出來。

    “嫂嫂……”小舞撲了過去,抱住了火飛兒的腰身︰“你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像你這樣的嫂嫂,去哪里找哦……”

    火飛兒臉色微微暗了下去,抵著小舞的腦袋,將她的身子推開︰“肉麻死了。”相處這麼久,兩個人早已經熟的透了。

    小舞這才松開了她的腰身︰“飛兒,你到底準備什麼時候嫁給我哥哥呢?”這個問題,她一有時間就會問無數百變。

    要知道,這些日子以來,因為哥哥的勒令,小舞都不可以回龍夜天哪兒去,只能夠在這兒看著哥哥和火飛兒秀恩愛。

    可是看歸看吧,總覺得這兩人還差點什麼。

    雖然很親密,可是晚上都分房睡什麼的,時常讓小舞擔心哥哥以後會當和尚。

    飛兒捂了捂額頭︰“小舞,你能不能夠換個新鮮的問題?”

    “唔……”甦小舞無奈的扁了扁唇。

    “而且,我和瑾風的事情……怎麼說呢,還有結婚……似乎不是我說了算吧?”飛兒越發無奈的看著小舞,如果不是小舞成天在她耳邊嘮叨的話,火飛兒打死也想不到結婚那兒去。

    小舞打了個響指︰“你說得對,我得找時間跟我哥哥好好談談才行。←百度搜索→【愛書屋】”

    火飛兒松了一口氣,只當是打發了一件麻煩的事情。

    “我太困了,飛兒嫂嫂,你叫我哥吃布丁吧,我得去補覺了。”甦小舞打著哈欠,實在頂不住困意了,趕緊的一溜煙的上了樓。

    飛兒望著小舞跑上去的背影,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才下午4點而已,就困了?看來確實是很忙呢,可惜……在軍事上,她幫不上他們什麼忙。

    別院里充滿了安靜,傍晚飛兒一個人坐在餐桌上品藏著美食。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背後突然來了人,在身後就將她摟住,腦袋輕輕偏在她的肩膀上︰“飛兒,吃什麼好吃的不叫我?”

    “冰箱里還有很多,你想吃的話,自己去拿。”不用去看,都知道這從後面摟過來的人,除了甦瑾風外,也沒有別人了。

    “嗯?不如你喂我……”

    “你沒手?”

    “手沒空。”他回答的理所當然。

    火飛兒垂下眸子,他的沒空,只因為,手在抱著她而已,天啊,這個男人,簡直有時候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的好。

    簡單的甜蜜,別墅雖大,人雖然不多,但是卻處處充滿了溫馨感。

    不知不覺,月亮升起來了,蓮花般的雲朵散開了,繁星閃爍在彎月的周圍,夜空就像是一副畫一樣的嵌在天邊。

    暗藍色的光,穿過窗戶映入了臥房里。

    甦小舞睡的正熟,原本只是想要補覺而已,誰知道一躺下去,就被睡魔召喚,一覺睡到了現在半夜都還沒有半點要醒的預兆。

    厚厚的絨被蓋在胸部左右的位置,吊帶睡裙下,隱隱的露出春光,惹人無限遐想……她白皙的臉蛋,在月色中雖然朦朧,可精巧的五官還是那麼的引人入勝。

    而此時臥室里,並非只有甦小舞一個人而已,在床的旁邊,還有一個高大的人影坐在床畔。

    “唔嗯……”熟睡中,小舞悶哼了一聲,身子動了動,朦朦朧朧中,她好像感覺到了有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來摸去的。

    困意正濃,小舞懶得理會那撫摸的大手,翻了一個身,繼續睡覺。

    粗糙的手指掠過了皮膚敏感的每一處,越發的肆意,甚至是耳邊都感覺到了喘息的聲音……

    那人呼出來的熱氣,讓她耳根一癢,即使是在睡覺,小舞都不禁的縮了縮脖子,雙腳也因為大手的撫摸,而緊緊的崩了起來。

    睡著覺,小舞皺緊了眉頭,她該不會是在做春夢吧?怎麼會感覺到有人在摸自己,而且這熟悉的觸感……

    緊接著!她感覺到自己耳畔的發絲被人用手指輕輕的撫開了,那人的指腹正在她臉側徘徊著。

    不一會兒,冰冷的薄唇落在了她耳垂上,癢癢!

    小舞反應性的縮著身子,往床里面移了移,可這似乎並沒有什麼效果,她甚至是感覺了因為她移動到床里面去,那個人就直接躺到了她的身邊。

    睫毛顫抖了,夢與真實之間,小舞努力的讓自己清醒一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