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984章黑夜中的人

第984章黑夜中的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984章︰黑夜中的人

    終于,她微微睜開眼楮,卻還是真切的感覺到了背後躺著別人,誰?!!

    身子顫動,清醒過來後,甦小舞感覺到了身旁躺著的人,他的氣息,他的撫摸,都那麼的真真切切,不禁眉頭皺起。

    男人湊到了小舞的耳邊,還未說話時……

    甦小舞突然一腳踹飛被子,一個干淨利落的翻身,身子起來快速的一橫,竟然直接坐到了身旁男人的腰胯上,黑暗中,鳳眸緊緊的盯著身下的男人,借著月光只能夠看清楚輪廓,可她眼神中卻帶著篤定。

    “嗯?”身下的男人,啞語的悶哼的一聲,對她突然的行為有些興趣,。

    坐在他的胯間腹上,甦小舞原本的倦意朦朧早已經消失︰“大半夜的,你是怎麼爬到我床上來的?”

    “嗯?大半夜的,你又知道我是誰?”

    伸手,甦小舞輕輕的用食指輕輕的蹭了一下他的鼻尖︰“我這輩子,只遇見過一個流氓,會在人半夜睡覺的時候,爬到床上來。”

    話語中,帶著一些笑意,她敢肯定身下的人就是龍夜天,從自己清醒的那一刻起,他的撫摸,他的氣息,他呼吸出的每一口氣,都幾乎讓她確定了身上的男人是誰。

    龍夜天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雙手握在了她縴細的腰間︰“呵……你知道,我多想你嗎?”沙啞的聲音,手指輕輕的滑入了她的睡裙里面。

    “我只想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我門可是反鎖著的……”

    “你沒有听過有句話叫做,有志者事竟成嗎?”龍夜天回答著她。

    屋子里隱隱的感覺到的夜風吹來的涼意,小舞回頭望了一眼窗戶的地方,只見窗戶敞開著,窗簾正被風吹的微微漂動呢︰“沒有想到,堂堂的爵爺,也會有翻窗戶的一天。”

    “這還不是拜你那個妹控哥哥所賜。”說起來甦瑾風,龍夜天腦門就閃過了無數條黑線,這些日子以來,出來在軍區里能夠偶爾見到小舞外,幾乎是連她的人影都瞧不見……哎……

    小舞無奈的笑了笑,垂眸看了看腰間,只覺得他的大手緩緩的撫摸了進來,正捏著她的腰身……

    弄得人有些癢癢,她原本的困意早已經被他磨得耗盡,撫摸中,只覺得心里都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燃燒著一樣。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放在了他的胸口,指尖一個個的扯開他的衣服扣子,手掌撫摸傷了他的胸膛……

    只听龍夜天低吼一聲,模糊中看她坐在身上的身影,一個翻身將她壓到了身下,冰冷的唇落到了脖頸上……

    暖情的輕吻,甦小舞抿緊了唇瓣,克制住喉嚨處情不自禁想要發出的聲音,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身體被強佔︰“夜天……”

    “小舞,我真是想你……”

    臉上泛著潮紅,甦小舞在他的身下,一次次的被帶入天堂……

    深夜月兒掛在空中,眼楮習慣了周圍的黑暗,身旁的人也看的清楚起來,他替她擦完了身子,小舞困意又來了,靠在了他的臂彎中︰“我剛剛,想了想,要不你還是回去吧?”

    “做完了就趕我走,你這女人,未免太絕情了些吧?”龍夜天帶著些冰冷,打趣的說著,手指輕輕的捏了捏她的下顎。

    小舞任由他捏著揚起腦袋︰“我這不是為了長遠考慮麼……”明兒早上,哥哥要是發現龍夜天在她的房間里的話……

    倒是不會怎麼樣,只是少不了明天早上又會看到哥哥和龍夜天一場大戰。她現在困得很,一想到明天早上的場面就頭疼。

    龍夜天深深的喝出一口氣,只好起身穿起了衣服。

    小舞坐在床上,一直盯著他,看著他穿好衣服,走去窗戶邊的時候︰“誒……等等……”

    “舍不得我走了麼?”戲謔的說著。

    “你說呢?”她坐在床上,鳳眸中帶著些無奈,像是想起了什麼事,緩緩說道︰“我只是剛剛突然想起了一些正事要和你說……”

    “嗯?”龍夜天沒有走,而是悠閑的坐在了小舞窗戶的台面上,夜風將他額前的發吹得有些亂,月光打在他的側臉上,仿若神中帥氣絕倫的撒旦。

    甦小舞雙腿盤膝盯著他︰“是關于皇甫烈父親的事情……”夜色朦朧,雖然說的是正事,可兩人也像是平常談天一樣。

    一說,就說了大半夜,時間過得很快,或許看著彼此時,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轉眼飛逝,快臨近早初時,龍夜天才翻窗離開她的臥房。

    他走之後,小舞打了一個哈欠,看了一眼時間,都快早上5點了,最近武器部也沒有她的事,好好睡一覺,下午去軍區逛一趟就好。

    閉上眼楮,甦小舞滿腦子都是皇甫烈,有一種危機的預感正在慢慢逼近,被窩下,小舞雙手握在一起,輕輕摩擦著尾指的地方,這一場仗,勝負究竟會是怎麼樣,她心中也沒有把握……

    即使很疲倦,或許是太焦慮不安了,小舞好一會兒才慢慢的睡著。

    *

    在皇甫烈的宮殿下面,有一個地下暗房,這個房間是皇甫烈用來關押一些極為隱秘的人,上一次蕭策就被他關在這里。

    他少有啟用這個地方,下午,在軍區里簡單處理了一些事情,皇甫烈匆匆的回來皇城,直接去了暗房的地方。

    此時暗房的門口正守著兩個屬下,一見皇甫烈過來,都恭敬的低下了頭︰“殿下。”

    “問出什麼來了嗎?”

    “沒,嘴很硬,什麼都沒有說。”

    “是麼……開門!”皇甫烈眸光一冷,示意屬下開門。

    當門推開,望了進去屋子里,昏暗的房間里,燈光暗的就像是只有蠟燭似的,在屋子里,一個女人極其狼狽的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

    皇甫烈走了進去,冰冷的目光俯視著地上趴著的女人,眼里不帶任何的神情,只有無盡的寒意。

    女人身子顫抖,緩緩的抬起了腦袋,當她的視線落到皇甫烈的臉上時,身子顫抖的更加厲害︰“殿下……玫瑰冤枉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