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12章挑釁龍夜天

第1012章挑釁龍夜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12章︰挑釁龍夜天

    那一刻……一片寂靜,誰也沒有想到,龍夜天會找來了皇甫御來宣布這件事情,元老們已經再也找不出別的任何理由和借口來推脫了。

    沉默,也代表著,妥協!!

    元老們只好乖乖散去。

    甦小舞站在一旁,還未從驚訝中回神過來,看著皇甫御的側臉,那些把酒言歡的過往歷歷在目,不禁讓她心中感傷不少。

    這會兒,皇甫御的目光終于轉向了小舞,唇角還是那邪魅無比的笑容,眼楮還是那麼的狹長︰“小舞,我們又見面了。”

    “呵、呵呵。”小舞笑了,那是打心底眼的笑容︰“你說過,要一生游歷,我還以為,以後再也見不到了呢。”

    “是啊……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見面。”皇甫御說著,眼眸中多了一絲暗沉,仰頭看了看皇城,他還是回來了,好歹也是父親和大哥的葬禮,作為他們唯一的親人,也該送送他們……

    小舞知道他話中的意思,表情也嚴肅了起來︰“我們進去吧,別耽擱了時間。”

    “嗯。”皇甫御點了點頭,一掃眼中傷感,走到小舞的一邊,很不客氣的把手搭到了小舞的肩膀上,親昵的說道︰“說起來,我們有大半年沒有見了吧?你可真越長越水靈了呢。”

    此時……一道寒光正在後面盯著他們倆。

    小舞趕緊把皇甫御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下拿,可皇甫御就像是故意要捉弄龍夜天似的,手更加過分的從肩膀,就到了腰的地方。

    背後寒光更甚……

    皇甫御唇角勾起了邪魅打趣的笑,這才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龍夜天︰“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把你老婆給我摟摟而已,別這麼小氣呀!”話里話外,帶著玩味的笑意。

    豆大的汗從腦門流下來,小舞前一秒還在覺得皇甫御很傷心,很傷心,可現在看來,她是低估他了……

    龍夜天走近他︰“自己娶一個去。”說著,他伸手抓住了小舞的手臂,要把她扯回來自己的懷抱。

    可誰知,小舞的身子都還沒有撲到龍夜天的懷里去,就被皇甫御抓住了另一邊的胳膊︰“家花哪有野花香?”

    “你沒听過,路邊的野花不要采麼?”

    “她哪里是路邊的了?”皇甫御眸色魅惑的一飛……

    兩個人一人拽著甦小舞的一只胳膊扯來扯去。

    小舞只感覺自己像個布娃娃一樣,胳膊都快被這兩個人扯斷了,黑線布滿了二頭,鳳眸凌厲的看了一眼龍夜天︰“葬禮就要開始了,你這個當將軍的,該主持大局的還參加不參加?”

    說著,小舞那帶著威脅的眼楮,又看向了皇甫御︰“那是你爸的葬禮,你也打算在外面耗了呢?”

    這下,兩個男人才同時的松開了小舞的胳膊。

    皇甫御走到了龍夜天的身邊,瞥了一眼小舞,低語的問他︰“她現在怎麼嘴巴變得那麼刁鑽了,你平常怎麼慣的?”

    龍夜天冷冷的白了他一眼︰“我女人,我愛怎麼慣就怎麼慣……”

    “哈……”皇甫御慧心打趣一笑,倒是真有些替那家伙感到欣慰。

    久違的人再聚,簡單的開了幾句玩笑後,進了葬禮的地方,大家都收斂了起了情緒,表情嚴肅沉重了起來,特別是皇甫御,他雖然依舊能夠有說有笑,但眼中流露出來的悲傷,卻是份外真切的。

    皇甫御的出現,無疑引起了不小的軒然大波,但也是在情理之中,畢竟這種場合,他的出現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龍夜天一直在處理這國喪上的適宜,小舞在一旁看著他默默的為別人準備葬禮,心里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歷經千辛萬苦,終于統一了南都軍區,終于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可他的初衷,卻早已經隨著朱薔阿姨的去世而煙消雲散了,他沒有叫過那一聲母親,也沒有能夠為母親準備一場葬禮,那是什麼樣的心情,或許只有龍夜天自己才會明白吧。

    “怎麼皇甫御回來了,你昨天也沒有跟我說一聲?”她悠悠的問著,看早上那情形,肯定是龍夜天早已經和皇甫御商量好的。

    “昨天晚上,我一直打算告訴你的……”龍夜天只是這麼說,後話沒有繼續說下去。

    小舞眉頭擰了起來,她明白龍夜天這話的意思,昨天晚上她都心不在焉的,總是會去想師父的事情,所以一直沒有怎麼搭理龍夜天。

    龍夜天起手,輕輕的勾了勾她那有些凌亂垂落的發絲︰“怎麼還心不在焉的?”

    “沒什麼,只是很驚訝,皇甫御會回來。”

    “這是他父親的葬禮,他回來不是理所應當嗎?”龍夜天眼神里帶著認真,黑眸一眯,看著她更加尖銳了幾分。

    小舞點了點頭,葬禮已經舉行到一半了,不行她再這麼恍恍惚惚下去,龍夜天會想太多的吧︰“我去外面透透氣。”

    “嗯。”龍夜天點了點頭。

    甦小舞轉身朝外面走了出去,什麼事情她都能夠和龍夜天說,可唯獨師父的事情就是長在她心中的一根刺,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跟龍夜天開口,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她深怕自己說錯了什麼,師父那兒會有什麼動靜,或許需要一個契機吧,需要一個恰當的契機,她才有辦法把那些秘密都告訴龍夜天。

    一個人走出了葬禮,從偏門大步的走了出去,沒有了那皇城的束縛,心中也舒坦了許多,說著風,沿著皇城外的路邊往外面的大馬路走去,心情也隨著散步而慢慢的放緩了下來……

    隆重的葬禮進行到了尾聲,休息的時間里,不少的人都圍繞在了皇甫御的身邊,好奇的詢問著。

    皇甫御本身就不太喜歡太多人過問他的私生活,干脆直接來往休息室的地方去了,一推開門……

    “誰?”屋內,未央正整理著東西,一下扭頭,目光和皇甫御對上。

    其實剛剛在葬禮上兩個人就見過了,不過大家都在忙著葬禮的儀式,所以彼此連一個招呼都沒有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