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17章深謀遠慮

第1017章深謀遠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17章︰深謀遠慮

    嵐風的話還在耳邊徘徊,心髒咚的一下,小舞不禁的捂住了胸口的地方,心中涌起了酸楚,小妮的事情一開始只有冷炎,軒軒知道。不過後來,她偷偷的把這個秘密告訴了花沐臣,在花沐臣生命最後的幾個月里,在那紫藤花隧道下,她第一次違背和師父之間的承諾,把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告訴了花沐臣!!

    在細細想想,當時因為著急花沐臣的病帶花沐臣去過師父那兒……所以是在那個時候,他們就約定好了嗎?

    一定是這樣!

    甦小舞極其到了肯定這個答案,因為不可能再有別的答案了,她竟不知道,默默的花花為了她們做了,這麼多,這麼多。

    眼淚快要流下來的時候,小妮那雙手已經捧著一杯清水走了過來︰“媽媽為什麼哭了?”

    小舞趕緊收回去眼淚,吸了吸鼻子,搖了搖頭微笑的看向了女兒︰“沒事。”再垂眸看向女兒手中捧著的水杯時,心中有太多的欣慰,笑容也越發的柔和了些︰“小妮,又乖了。”一手拿著水杯,一只手輕輕的揉了揉女兒的長發。

    小妮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靈動的眼楮睜的大大的盯著甦小舞,薄唇微張。

    嵐風一直坐在沙發那兒,單手稍稍的支撐著腦袋,偏頭看著那母女倆的互動︰“不早了,該睡了。”

    清冷的話傳來,顯然是說給小妮听的。

    小妮乖乖的扭頭,忘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嵐風,再回過頭看了一眼媽媽,薄唇微啟︰“媽媽……”

    “嗯,乖,你去睡覺吧。”小舞溫柔的笑著,即使她心中想要和女兒多呆一會兒,可在女兒的事情上,她還是被動的。

    小妮似乎再想著什麼,卻也沒有說,只是乖乖的轉身朝里面其中一個臥室走去,小小的個子踮起腳尖來,好不容易小手才夠著門把,動作頓頓的推開門,小身影進去時,還惦念不望的回望了一眼小舞……

    甦小舞見女兒看過來,再多的情緒也收了回去,立刻露出甜美溫柔的笑容,對著女兒做了一個晚安睡覺的手勢。

    看著小妮進了屋子里,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小舞臉上的笑容才漸漸的消失,眸光變得有些無情,走向了沙發那兒……

    即使她的臉上還有淚痕,可此時的她,坐下來氣勢一點也不遜︰“師父,特意把小妮帶過來,說吧,你想要我替你做什麼?”這一點,甦小舞心中很清楚,特別是師父和龍夜天的那種關系……想必此行此舉,必定有目的的吧。

    “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嗎?”嵐風放下了支撐額頭的手。

    “小妮在你的手中,我還有說不的權利嗎?”小舞眼眸一銳,她也很想听听師父此行的目的!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知道了目的才能夠想辦法去應付啊。

    嵐風眸色溫潤而又冷淡,並沒有因為小舞那帶著情緒的話而多別的表情,唇瓣輕啟,只幽幽道︰“那我要你去,殺了,龍夜天呢?”

    甦小舞依舊是剛剛的表情,眼楮沒有睜大,也沒有震驚,只是極其平淡的看著嵐風︰“師父,多年來對我們母子三人的情分,就是想讓我去……要了龍夜天的命嗎?早在幾年前的時候,師父為什麼不提出這種要求呢?反而現在才……”

    後話小舞沒有說下去,她在人生最落魄的時候,遇見了師父,這個改變了她一生的男人!當年,離婚後的她,對龍夜天有著不淺的怨,可師父為什麼不選擇那種時候說這樣的話,而是在現在……

    到底,這是想要折磨龍夜天呢?還是折磨她呢?

    想著,她心中就不禁自諷的一笑。

    嵐風並沒有猶豫,依舊想平常那樣︰“當年,你有這個能力嗎?”

    最簡單的一句話,確實能夠回答所有的疑惑,甦小舞很清楚,自己的脾氣雖然是倔的,可如果沒有嵐風的教導,又怎麼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一步?而且,不僅僅如此,現在的她龍夜天身邊最親近的人。

    小舞相信,就算自己拿著刀子架在龍夜天的脖子上,他都不會相信她會殺他。

    對于別人來說,殺了龍夜天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而對于今時今日她來說,確實輕而易舉,隨手捏來的事……

    “呵……”小舞想著,自己輕笑了一聲︰“是啊,師父深謀遠慮,雖然以前你從來沒有表露過,但,你一直以來和皇甫烈私下聯系,看似暗中幫助他。但其實你心中,早有兩手打算吧?”

    嵐風身子斜靠著,悠閑的听著她說。

    小舞繼續說道︰“以師父的遠見,起初的目的是幫助皇甫烈對付龍夜天,但是……皇甫烈在即將落敗之際,您就早已經改變了初衷,刻意暴露出朱薔的真實身份給皇甫烈听,你誘導皇甫烈做出一系列事情,如果龍夜天能夠因此而失利當然是好。但是,如果皇甫烈行動失敗了,那麼,我和龍夜天必定想辦法把朱薔阿姨轉移,可這時,失敗的皇甫烈一定會不甘心,封鎖出入的交通設備。所以我和龍夜天一定是爭分奪秒,去離市中心最近又最便宜的港口逃走。而這麼一走,卻恰好落入了師父的另一個圈套……從頭到尾,一開始都在師父的意料當中,師父,您說,小舞說的了對嗎?”

    甦小舞的唇角有著無可奈何的笑容,暮然回首卻發現,她早已經深在棋局當中,當一切的事情都聯系在一起時,順著線去細細想時,小舞才看透了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圈套罷了。

    所以這兩日來,想起師父時,她惶恐不安,小舞不得不承認,是因為忌憚……

    她是真的忌憚嵐風。

    忌憚他那操控棋局的能力,忌憚他的心智為什麼會如此冷靜!!也忌憚他那殺伐決斷,殘忍無情的手段!!

    這是,小舞內心不得不承認的,只是,嘴巴上她總是沒有去說出來罷了。

    “呵。”平常不苟言笑的嵐風,此時才露出了溫和的一笑,他那湛藍的眼神里,對小舞剛剛的話,沒有一絲的否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