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24章父女相見

第1024章父女相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24章︰父女相見

    嵐風顯然是無所謂他知不知道,甚至可以說,其實嵐風也打算叫他知道。才能夠讓人輕易見到。

    “百聞不如一見,龍先生果然是個難得的聰明人。”

    “你這謬贊我可擔不起。”

    “南都的天下都被你踩在腳下,怎麼擔不起幾句夸獎?”

    說到這兒,龍夜天眼眸一銳,收斂的眼中迸射出了些許寒劍︰“苦心經營,得到軍區,原本是為了我的母親,可最後依舊是讓你們搶先了一步。我又怎麼擔的起這份夸獎呢?”

    他冷淡平靜的話語中,充滿了敵意。

    心中也已經有了定論,母親和嵐家的恩恩怨怨,在他剛剛知道自己的身份時,就費了一番周折去了解嵐家的事情。

    雖然並不清楚當年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但自己的生父嵐冥早有妻兒。

    有些事情,即使不知道細節和過程,但恩怨情仇,只要稍微去想想就能夠弄清楚里面的利害關系。

    仔細想想關于小舞殺了朱薔的畫冊,龍夜天從沒有去問過里面的細節,只是不想傷害小舞而已,但並不代表他不追究!

    嵐風是小舞所謂師父,那爆炸後一系列的事情,就幾乎能夠順藤摸瓜的弄清楚其中究竟了!

    “既然是我們做的事情,我們就自然不會否認,如果你想要替朱薔報仇的話,隨時恭候。”嵐風淺淺的一句話落,毫不避諱,也不否認。

    他確實坦誠,然而面對的人畢竟是龍夜天。

    喜怒也好,憎恨也罷,短暫的情緒之後,又被冰冷收斂,龍夜天從不相信一個既低調又能夠掌握軍區的人是個簡單又好應付的人物,眼中冰冷依舊,唇起,當他要繼續說一些什麼的時候……

    ‘ 噠’套房里面的臥室門被人推開。

    房門的聲音也吸引了人的注意力,龍夜天正好是面朝門口的,見到臥房門打開,眼角的余光看了過去。

    那原本只是短暫的一眼,他卻轉移不開眼楮,只是盯著那個出來的小身影。

    小妮站在門口,身上穿著可愛的粉色睡衣,手中抱著一個抱著一個洋娃娃。

    小小的個子,卻有一頭烏黑的長發過了肩膀,齊齊薄薄的劉海,稍稍動身子時,會隱約露出寫額頭,那雙大眼楮靈動又格外的吸引人的視線,白皙的皮膚,精致的五官看起來比女孩手中的洋娃娃還要精美。

    龍夜天留在女孩的身上,就轉不開視線了,在他看來,這個女孩大概四五歲左右,應該和軒軒差不多大,隱約中覺得她和軒軒眉眼之中,似乎有相似的地方,雖然不明顯,可越是去認真看,越是感覺,小女孩的這個樣子,倒是有些熟悉和親切。

    小妮也望了龍夜天一眼,並不認識龍夜天,所以就只是看了一眼,便轉移開了視線,回到嵐風的身上︰“爹地,我可不可以,在那兒玩?”

    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客廳的一個很僻靜的角落,哪里堆放著很多的布娃娃。

    嵐風扭頭看了一眼小妮,搖了搖頭︰“你可以拿上東西,去屋子玩。”

    小妮沒有多說什麼,就乖乖的點了點頭,埋著小步子碎布般的跑到了角落里,撿起了幾個洋娃娃,抱得滿懷里都是。腳步不是很穩,懷里又都是東西,走起里來,像是隨時都會摔倒一樣。

    龍夜天的視線,也都在那小女孩的身上,看著她費勁的抱著一堆娃娃,然後費勁的進了臥室,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眉頭皺了皺︰“沒想到,嵐先生隨身還會帶著一個小孩子。”

    “她叫小妮。”嵐風只緩緩說道。

    小妮!

    這個女孩就是小舞昨夜呢喃的小妮吧!

    是軒軒口中的妹妹,一直跟在嵐風的身邊,一切都和說的一樣。

    不過,龍夜天思緒一轉,想起昨夜小舞口中說的話,如果小妮是嵐風的女兒,那麼小舞怎麼會呢喃出,那種求師父放過小妮這類的話?!

    一直以來,小舞苦心隱瞞嵐風的事情,必定有她的苦衷,而一個人最大的苦衷莫過于有把柄在人的手中,難道說……

    黑眸中閃過了懷疑,他心里躊躇不定,但還是以試探的口吻開口︰“小妮……呵,軒軒喚她妹妹,她是……小舞的孩子?”

    這樣的懷疑,他自己都會有些難以置信,可線索卻將他牽扯到了這兒,這種猜測,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還有很多的疑慮。

    嵐風的眼中,仿若平靜的湖泊,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起伏,所以他也能夠很平淡的說道︰“小妮和軒軒是龍鳳胎。”

    當一個人毫不顧忌的說出真相時,必有所圖!

    龍夜天心中震驚,雙手幾乎顫抖,只能夠用握緊拳頭才能夠克制內心的沖動。即使沒有去證明嵐風話的真假,可……這種輕易就能夠被拆穿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必要撒謊。

    何況,從小舞身上看出的端倪,還有軒軒的話,以及那個女孩身上隱隱透露出的感覺,他幾乎可以

    不用懷疑小妮的出身和身份!

    龍鳳胎,這也是他和小舞的女兒!!

    難怪她總是露出那麼不安的表情,難怪昨晚她會突然哭泣,難怪她會莫名的心緒不寧!!那些小舞不肯言語的話,背後牽制著她的是,就是這個女兒!

    呵……

    小舞啊小舞,你何必將一切痛苦都自己承受?

    真是讓他感覺失職,無論是作為男人,還是父親,都份外的不合格。

    沉默了片刻後,龍夜天心中有再多的情緒都沒有表露出來,冷眼看著嵐風︰“看來你和小舞的這段師徒緣分,也真是煞費苦心了。”

    話中深意,捅破一切現實,自然也藏著刀子。

    “五六年,確實不短。”嵐風話還是說的那麼的直接。

    一個氣場冰冷,一個也是冷漠淡然,兩個人都是善于運籌帷幄的人,雖然客廳里看似很平靜,兩個人的談話也是淡淡的,沒有太多的起伏,可周圍的火藥味早已經騰起,稍稍一步留神,就會點燃火藥……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