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28章自由的解藥

第1028章自由的解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28章︰自由的解藥

    不斷的安慰自己,他是龍夜天啊!!!是那個對任何事情都信手捏來的龍夜天,他的沉穩不亞于師父,頭腦更加不會輸給任何人,才不會……

    心中的安慰,在看到沙發上的男人時,徹底的打消的一干二淨了。←百度搜索→【愛書屋】

    甦小舞雙眸盯著沙發上的男人,眼楮在顫抖,瞳孔在收縮,臉色瞬間慘白,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可怕。

    她盯著沙發上的男人,只見龍夜天閉著眼楮,身上的骨頭架子就像是沒有了支撐點一樣,無力的躺坐著,短發略為凌亂,臉色雖然不至于蒼白,可他的唇角卻掛著鮮血。

    小舞看著沙發上像個死人一樣的龍夜天,呆滯的盯了好幾秒,她嘴唇微微張大,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夜,夜天……”

    如果換了平常的話,龍夜天一定會溫柔的回答‘我在。’

    可是,現在小舞怎麼也听不到他那一句‘我在’了。

    甦小舞搖了搖頭,半個身子彎了下去,雙手抓起了龍夜天的肩膀︰“夜天,夜天,你怎麼了?你別嚇我,你怎麼了?你說話啊,我是小舞啊,我是小舞!你,你快,快點說句話好嗎?”她忍不住搖晃起了龍夜天的身子。

    平常他那寬厚的肩膀怎麼可能是她那點力氣輕易能夠搖晃的,可現在,龍夜天的無力幾乎是那麼的清楚顯然,這怎麼可能呢??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小舞有些失了魂,手指慌忙的擦去龍夜天唇間流下的鮮血,她不要,不要他這個樣子!

    “夜天,醒醒,醒醒。夜天,你回答我,我求你,說話,說話。”手輕輕的拍打著龍夜天的臉蛋。

    沒有任何的反應和回答,他的身上一片死寂。

    甦小舞眼角的余光落在了沙發腳邊一個還在輕輕搖晃滾動的玻璃杯子,心髒咯 了一下,眼楮睜的更大了一些,彎著腰,一只手還摟著龍夜天,小舞猙獰的眼神一點點的投向了站在一旁的嵐風,她的喉嚨在咆哮,張開嘴確實啞啞的喘氣呼吸聲。←百度搜索→【愛書屋】

    轉瞬之間雙眼布滿了紅血絲,幾秒之後從喉嚨深處發出了撕裂的聲音︰“是你……是你……對他做了什麼?!你剛剛給他喝了什麼東西!!”

    情緒就像是累積的火山一樣爆發出來,不顧形象的咆哮著。

    她現在的樣子一定極其可怕,但這遠遠沒有龍夜天此時的狀態可怕,小舞喊的再大聲,可內心卻像是一個害怕再受到任何傷害的小孩子一樣,不斷的在狹窄的地方顫抖著,劇烈的顫抖著……

    嵐風站在一邊,冷眼旁觀著,沒有半點起伏的說道︰“毒藥。”

    兩個字,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將小舞那本來就顫抖不已的心髒劈了一個稀里嘩啦的,她斜眸帶著驚恐看了一眼龍夜天,不敢再多看一眼,猛地就站直身板朝嵐風箭步沖了過去︰“給我解藥!!給我解藥!!”

    沒有哭泣,那是因為她堅信龍夜天絕對不會出任何的意外,他會好起來的,所以她不要哭泣。

    嵐風看著近乎瘋狂的小舞,或許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麼崩潰的她︰“確實有解藥要給你。”

    “嗯?”小舞擰著眉頭,有些鄙夷的看著嵐風,剛剛抓狂的情緒因為他的話而收斂了幾分,他這麼平靜的說這種話,難道是真的要給她解藥嗎?

    師父真的會給解藥讓龍夜天好起來嗎?

    猜測的看著嵐風,只見他已然轉身朝其中一間臥房走去。、

    她站在原地,嵐家和龍夜天是什麼樣的恩怨,她心里比誰都清楚,師父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要害死龍夜天!他現在真的做到了,還會再拿出解藥,讓一切都功虧一簣嗎?

    盡量克制內心如同洪水猛獸一樣的情緒,等待著嵐風下一步的作為。

    不一會兒就見他從臥房里出來,身邊牽著抱著洋娃娃的小妮,嵐風和小舞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四目相對,他悠悠開口︰“你的女兒,可以還給你了。”

    沒有想到會等來這樣的一句話,她昨夜確實奢望著能夠听到這樣的一句話,可此時此刻,此情此境,這樣的話對她而言卻有些殘忍,紅唇微顫︰“什麼意思?把小妮還給我是什麼意思?我要的是……解藥!”

    “龍夜天的命,就是小妮的解藥。”說著,藍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孩子。

    小妮並不知道當前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一眨不眨的眼楮看了看嵐風,又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媽媽,還是不能夠理解當前的狀況,只能夠乖乖的默不作聲。

    小舞踉蹌的站在沙發旁,單手扶著沙發邊緣,如果不是旁邊有這個支撐的話,她恐怕隨時隨地,甚至是下一秒都可能堅持不住暈過去。

    她又不傻,不是听不出來那話中深意,這意思就是說,龍夜天用自己的性命換了小妮的自由是嗎?

    這就是所謂的解藥?

    心髒擊打般的疼痛。

    甦小舞搖著腦袋,踉蹌的朝嵐風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都像是拖著身子一樣,幾乎狼狽的走到了嵐風的面前,憤怒的抓起了他的衣服︰“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對他,為什麼要對他這麼殘忍,為什麼要害他?你怎麼可以用小妮的命來威脅他?就算有深仇大恨,龍夜天也是你的弟弟啊!!你們本來是兄弟的啊!!”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小舞心髒撕心裂肺的疼痛,喉嚨吼的沙啞,連吐息出來的字旁人都听得不是那麼的清楚了。

    沒有停止瘋狂的嘶吼,悲痛欲絕的她,無法將情緒重新拾好。只能夠抓狂一樣緊緊拽著嵐風的衣領發泄︰“前世的緣,上一輩的孽,你們母子為什麼要算到龍夜天的身上?!死了一個朱薔阿姨還不夠嗎?你為什麼還要殺他!為什麼!!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這麼殘忍,你身上的血,是冷的嗎?!”

    仿若火山爆發,但她脫口噴出的都是血淚,從未露出過如此痛恨的摸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