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36章白薇不甘心

第1036章白薇不甘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36章︰白薇不甘心

    秋風騷動院子里的桂花樹,帶來了陣陣撲鼻的香味,白薇淺淺的吸了一口香氣,都不由的尋著味道往院子另一頭種植著的桂花樹那兒望去︰“你這兒的桂花開的不錯。”

    “你要喜歡,就讓人挖過去。”嵐風淡淡的回答著。

    “呵,我挖你家院子里的樹干什麼?對了,最近我還听說了一件事情。”

    嵐風並未去問白薇的話,他本身對什麼事情都不大感興趣。

    而白薇卻繼續說道︰“我听說……龍夜天,舊疾發作,病了!就在你受傷從南都回來的前一天病的。我一直想著,怎麼會這麼巧。不過仔細想想,實在是有些蹊蹺。龍夜天那麼年輕哪里可能有什麼舊疾呢?而且……似乎做的還很隱秘。風兒,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呢?”

    “是。”嵐風並沒有拐彎抹角,繼續擺弄著藥根點了點頭。

    “果然!那你身上的傷,可是他傷的?”白薇雙手用力的按在石桌上,表情顯得有些激動。

    嵐風還是沒有抬頭,這回,他也沒有回答白薇的話。

    白薇起手,輕輕的勾了勾耳鬢的卷發,雖然樣貌看起來年輕,但畢竟也是上了年紀的人了,發絲也能夠看到隱隱幾絲白發,放下勾動頭發的手,眼神變得凌厲了起來︰“那個孽種,死了嗎?”

    在白薇看來,南都那邊雖然傳聞的是舊疾發作。

    不過據說龍夜天這一個多星期以來都沒有露面過,也有可能是人死了,為了不引起紛亂而只是用舊疾來穩定局勢。

    “還沒有。”

    “還沒有是什麼意思?那他到底是會死?還是不會死?他到底現在情況怎麼樣?”

    “他中了毒,如果一個月後解了毒就會活,如果解不了,就會死。”

    “是你下的毒吧?”白薇很清楚自己兒子在藥劑方面有多麼高深的造詣,能夠弄出這麼古怪的毒,也就只有他了。

    嵐風不語。

    可白薇眉頭卻皺緊了,甚至是有些激動的站了起身︰“你既然有機會下毒,為什麼不直接毒死他?你應該毫不猶豫當場弄死他的啊,干嘛還要手下留情,讓他多活一個月?萬一他找到解藥了怎麼辦?”

    “那就是他的命數。”

    “命數?!嵐風,你可答應過我要殺了她們母子的,現在朱薔死了,就剩下那個孽種了!難道……你不恨他們母子嗎?”白薇說著,唇瓣開始顫抖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猙獰了幾分,憎恨就像是一顆種子一樣在她的心中發芽,她恨自己的一生,所以她要把那些污點都一個除去,朱薔也好,龍夜天也好,一個都不能夠留。

    嵐風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開口︰“我從來沒有恨過任何人。而我答應你的事情,也已經都做完了,朱薔已死,龍夜天我也替你殺過一次了,如果他能夠活下來,那是命。”

    對于嵐風而言,誰都不知道他在意的是什麼東西,愛恨嗔痴,似乎根本就不在他的字典里一樣。←百度搜索→【愛書屋】無所謂誰生,無所謂誰死,他只是承諾了,所以必須而為之。

    當承諾的一盤棋,走完了,無論誰輸誰贏了,誰將了軍,都不在重要。

    棋走完了,所有的事情也該終了!

    就像他的身邊,現在已經沒有了小妮,也沒有了小舞,一切又回到了像是沒有遇見過她時的樣子。

    緣起,終會緣滅!

    當著緣盡代表著結束時,以後的事情,他都將不在參與……!

    白薇擰緊了眉頭,看著淡漠一切兒子,不理解的搖了搖頭,心里清楚,嵐風從不在意輸贏,可好不容易的機會卻這麼簡單的放過了,心里還是有些不甘。

    而且,知子莫若父母,嵐風的性子,白薇心里清楚,他說了不再插手的事情,就以後一定不會再插手了……

    呵……

    看來也只有她祈禱在這一個月里,龍夜天不要找到任何的解藥,最好就這樣慢慢的死去,否則……就麻煩了。

    畢竟,龍夜天那個家伙,從多年前,她就听說他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現在的孩子,一個個都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都比魔鬼還要恐怖。

    想到這兒,白薇看了一眼嵐風,他都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她再說什麼也是沒有用了,反正也是于事無補。

    這才話鋒一轉,說道︰“還有幾天,就是龍夜天接任南都典禮的宴會,北都也在邀請的行列中,你……去嗎?”

    “不了。”

    “好吧,那還是由我代替你去。”原本這些外交上的事情,向來都是白薇處理的,雖然她身為代理軍長也沒有必要親自去南都參加典禮,但,那個不是龍夜天的接任典禮麼?

    正好,她過去一趟也好打探一下龍夜天的情況!!;

    嵐風沒有多說什麼,也就表示了對此並沒有太多的意見。

    院子里的氣氛還算平和,然而殊不知,此時在屋子的牆角下面,甦小舞正偷偷的蹲在角落里,她下了飛機後,哪里也沒有去,連飯都沒有吃就直接過來了嵐風的家里,她在這兒呆了多年,對周圍的地形可以說是熟的不能夠再熟了,偷偷潛入對她而言也只是隨手捏來的小事罷了。

    而且,這里並沒有什麼佣人,平常就秦雪一個人在忙乎,更加沒有監控攝像頭,她就更加膽大隨意了。

    “那兩人到底再聊什麼呢?”甦小舞蹲在角落你,嘴里嘟囔的說了一句,一進來就注意到了前院和師父聊天的白薇,看白薇時不時做出什麼比較大的動作,估計著是在說一些起爭執的事情?

    可惜,距離太遠,小舞最多也就只能夠看到他們的動作,根本就听不到那兩人在說什麼……

    石桌藤椅邊,白薇說完了話後,緊擰的眉頭也一直沒有舒展開︰“行了,我也不在這兒打擾你休息了,湯應該還是熱的,你早點喝了它。這是你小時候很喜歡喝的口味,喝完後要是還想要喝的話,叫女佣回來報個信。我再給你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