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醒第1040章醒來

醒第1040章醒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40章︰醒來

    甦瑾風抬眸之時,墨色的眸子瞬間定格住了,嘴上的煙卷飄起淡淡的青霧,像是隨時會從唇間掉落一樣。

    火飛兒靠在扶欄上,眉頭越擰越深,她確定自己剛剛沒有听錯,他們都說了什麼?!甦瑾風很多年前就在找那根權杖?

    還有那句‘差不多’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一開始接近她。不,不應該說是接近,而是,一開始纏著她。只是為了從她身邊拿走這根權杖嗎?

    心髒在撲通撲通的躁動著,這些日子以來相處的畫面,就像是走馬燈一樣閃過了腦海,歡笑的,悲傷的,痛快的,郁悶的,那麼真實,卻又被無情的貼上了虛假的表情︰“呵……”

    火飛兒霎時覺得有些可笑,不禁的唇角也勾起了笑容︰“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來還書的。”

    說著,飛兒低頭看了一眼已經掉落到樓下的書。

    甦瑾風一下站了起身,趕緊拿下了唇間的煙卷︰“你什麼時候來的?”

    洛琪眼珠一轉,看了看樓上火飛兒,又看了看老大,似乎他們認識?可以前他怎麼沒有見過老大身邊有這麼一個女人?要知道……老大不喜女色的啊!

    火飛兒卻還是笑著,面若桃花,眉眼帶笑︰“來了有一會兒了。真是有些抱歉听了一下你們聊天。嗯……書也還我了,我就先走了。”

    笑著說完這些話,火飛兒轉身朝走廊的另一頭走去,在她轉身的那一刻,眼淚取代了笑容,此時她只想要快步去陽台那兒翻出去,然後趕緊離開這里。

    泯滅掉手里的煙頭︰“飛兒等等!!”

    火飛兒哪里還會听甦瑾風的呼喚,快步的跑了開。從哪里來,就從哪個陽台翻了出去。心里,腦子里都是一團亂麻,思緒亂透了,喉嚨瑟瑟的,再也笑不出來。

    客廳里,洛琪張大的嘴巴都能夠塞下幾個咸鴨蛋了,飛、飛兒?該、該不會就是,那個,那個神偷火飛兒吧?

    這……

    “老大,不會吧?”洛琪吞咽了一口唾沫,一頭霧水的看向了甦瑾風。

    “該死!”暗自咒罵了一聲,甦瑾風根本顧不得跟洛琪解釋什麼,轉身立刻就沖了出去,如果他沒有弄錯的話,她一定是從陽台上翻進來的。

    匆匆幾步跑出了客廳,剛到院子就見火飛兒正往花園外面跑去。

    甦瑾風大步的追了上去︰“飛兒,等等……!”

    這一次,飛兒終于听到了甦瑾風的呼喚,遲疑了幾秒後,她還是停下了腳步,擦干了眼淚,唇角勾起了平淡的微笑轉身會望向他︰“借的書已經還給你了,還有別的事嗎?”

    見她肯停下腳步,甦瑾風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大步的朝火飛兒走近︰“剛剛那些話,你都听到了?”

    “嗯。”火飛兒平淡的點了點頭。

    “事情很復雜,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是在,跟我解釋嗎?”火飛兒擰眉望著他。

    墨色的眸子中多了一絲無奈︰“這只是個誤會。”

    “嗯,那你告訴我,以前你一直莫名其妙的纏著我,目的是什麼?我要听實話。”還記和他得初識是因為那場意外,甦瑾風硬是說要對她負責,所以就一直纏在她的身邊。

    可這些日子相處以來,在火飛兒看來,甦瑾風並非那麼荒唐無趣的人,他每天都很忙,有處理不完的事情,為什麼那個時候卻偏偏用那種荒唐的理由纏著她?

    “……”墨色的眸子一沉,甦瑾風沉默了許久沒有回答。

    比起說話,沉默是更加可怕的刀子,她其實還是願意听他解釋的,可沉默的解釋就像是默認了她心中的猜測似的。

    呵……

    或許別人只是玩一玩,她卻認真了。

    火飛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沒關系,我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那根權杖對我而言沒有任何的用處。你要是有用,送你就好了。”

    “飛兒,我想我們該坐下來談談。”

    “談什麼?你連我剛剛的問題都還沒有回答,你覺得我們還能夠談什麼?如果這是游戲的話,我想還是早些結束吧。我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飛兒知道,甦瑾風的沉默,代表了剛剛在客廳里听到的話,並非幾句戲言而已。

    她不想要追根究底,她怕,知道的越多,心中會越是不舒服。

    轉身,火飛兒沒有回頭,大步的離開!!

    *

    秋季,沒有了春天的春暖花開,沒有冬天的嚴寒深沉。

    “啊啾。”慕容未央坐在床邊椅子上,輕輕的打了一個噴嚏︰“咳。”緊接著咳嗽了一聲,看起來是有些感冒了。

    前一秒還在沙發上玩布娃娃的小妮,听到了未央的噴嚏聲,乖乖的從沙發上下來,拿著一張紙巾篤篤篤的走了過去,遞給了未央。

    “小妮真是個乖孩子。”未央接過了紙巾。

    小妮眼楮睜的大大的,雖然不苟言笑,但卻滿眼的和善,看了看未央姨姨,又看了一眼床上躺著熟睡的媽媽︰“媽媽。什麼時候才會醒?”

    未央也看向了床上,剛想要回答小妮話的時候︰“啊啾!”又不禁的打了一個噴嚏。她趕緊用紙巾捂住的唇鼻。

    “嗯唔……”這時,床上的小舞悶哼了一聲,或許是那噴提聲把她的夢給驚沒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楮。

    “媽媽。”小妮第一個注意到甦小舞睜眼,一下趴到了床邊。

    “小舞,你醒了?”未央的身子也趕緊往床前湊了湊,不過她不敢靠的太近,怕又打噴嚏。

    甦小舞眼前迷迷糊糊的,她好像听到了女兒和未央的聲音,是做夢嗎?她記得自己在北都,在師父那兒喝下了毒藥的啊?!

    怎麼會在听到女兒和未央的聲音?

    眼楮完全睜開時,視線也變得清楚了起來︰“小妮……未央?”

    當一大一小的摸樣映入自己眼簾中時,小舞才確信,自己不是做夢,也沒有出現幻覺,真是他們兩個。

    那現在她是在哪里?

    腦袋扭了扭,疑惑的四處張望了一眼,這熟悉的屋子,是南都龍家!

    她,回來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