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49章4秀恩愛,死的快

第1049章4秀恩愛,死的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49章︰秀恩愛,死的快

    心被他暖了,甦小舞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很多人,她對不起龍夜天,就是因為自己的一直隱瞞,才會讓他深處險境,才會喝下那毒藥,險些喪命!

    當然了,最對不起的還是小妮,她盡管有太多的無可奈何,但自己的失職是無法否認的,女兒的身體現在都是她心里最擔憂的事情,雖然小妮身體比以前好了很多,但仍舊需要調悉心養。←百度搜索→【愛書屋】

    他摟著她,明明是在宴會上,卻仿若周圍沒有旁人。

    是啊,小舞眼里只有龍夜天了,哪里看得到旁邊有沒有別人看著啊!

    “咳咳咳咳。”路過的南都元老忍不住的咳嗽了幾聲,畢竟大庭廣眾之下,他們這些老骨頭可是接受不了這樣秀恩愛。

    甦小舞反應過來,臉頰緋紅,立即推了推龍夜天。

    而龍夜天卻把她抱得更加緊了,反而十分掃興的用冰冷的眸光瞥了一眼那咳嗽不止的元老︰“有事嗎?”

    “呃……”元老被那眼神嚇得一哆嗦,趕緊往後退了一步,連連擺手︰“沒事沒事,你們繼續繼續,我不打擾了。”

    然後匆匆的跑開。

    鳳眸望著那落荒而逃的元老,小舞都忍不住唇角勾起了一抹無奈的笑意︰“好啦,快放開我,這麼多人看著呢。”

    “看著又怎麼了?”他說的還是那麼理所當然,好像現在就算是全世界的眼光看過來,他都無所謂一樣。

    小舞手握成拳頭,輕輕的捅了捅他的腹部︰“你知道什麼叫做,秀恩愛死得快嗎?”

    “嗯?那你知道什麼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龍夜天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呃……小舞,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嗎?”

    小舞那拳頭更加用力的往他肚子上頂了頂︰“誰讓你要說那種話。”

    “說實話也是錯?”

    “你……”小舞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出來,可想想他大病初愈,便什麼話都吞進了肚子里去了,看著他那冷峻的臉,撲哧一聲不禁的笑了出來。

    她就像是一個神經病一樣,前一秒還 嘴,下一秒就自己莫名其妙的笑了,可小舞知道自己在笑什麼。

    她只是太開心了而已,現在自己還能夠和他這樣說話,盡管有些話說的無比下流,但她卻听得渾身舒坦!

    這種開心,根本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只是自己神秘兮兮的想要笑。

    在國宴典禮上,龍夜天一直摟著小舞的腰身,兩人簡直把恩愛秀出了另一個高度,當然了,看到那兩人恩恩愛愛的,也有一人極其的不樂意。

    “哎……”慕容揚站在一側的角落里,沉重的嘆了一口氣。

    “父親,怎麼了?”

    “龍夜天現在是南都唯一的將軍,統領四個軍區,我一直希望著未茵能夠嫁給他……可……”慕容揚有些犯愁的看著那邊秀恩愛的龍甦小‘夫妻’,心里就別扭的慌。

    聞言,未央臉色大變︰“父親,都已經這樣了,您還打那種主意,聯姻雖好,可有時候未必需要聯姻啊。未茵妹妹年紀還小,以後也會遇到自己愛的人的,你又何必再逼她去破壞龍夜天和小舞的感情呢?”

    說起這件事情來,未央就無法不激動。

    慕容揚看到女兒情緒激動也不悅的皺了皺眉頭︰“未央,你變了。”

    “不是我變了,是父親太執著。”

    “我的心意不會改變,我為的是西城整個國家,在四國當中,西城的軍事力量雖然不是最差,還有東城墊底,可西城的經融發展卻不及東城。何況,我們西城和南都是最近的鄰國,兩國唇齒相依,我們需要更好的拉近彼此的關系。聯姻也是最好的方法……你們姐妹莫要怪我。”

    未央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好了,想來父親現在還抱著讓未茵嫁給龍夜天的心思,不過在她看來,龍夜天和小舞的感情也是堅不可摧,並非父親想要破壞就能夠破壞的,這樣想想,就會心安許多。

    慕容揚思慮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麼︰“對了,皇甫烈去世也有一段時間了,他的善後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了,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西城??”

    “我暫時不打算離開南都,至少這三年里我都不打算離開。”

    “為什麼?”

    “女子嫁夫,丈夫去世,我有職責替他服喪三年。”真別說,未央和慕容揚在某個方面真是親父女,對于某些事情執著起來,一副摸樣。

    “三年?”慕容揚有些驚訝︰“這是不是太久了?你年紀也不小了,再等三年,可怎麼再嫁人?”

    “再嫁?”未央愣了一下,緩緩說道︰“父親,我從來沒有想過再嫁,烈對我一往情深,我不想辜負了他。”

    “女兒,你才二十幾歲,不再嫁,你要孤獨終老嗎?”慕容揚急了,他雖然是拿女兒去聯姻,但是他為女兒挑選的人,無論是龍夜天還是皇甫烈都是人中龍鳳!!當父親的,再狠心,也還是在意女兒的啊,畢竟是自己的骨肉。

    未央搖了搖頭︰“我覺得,現在挺好的。”皇甫烈死前在她耳邊嘮叨的改嫁還歷歷在目,是他讓她明白了什麼是愛,這才能夠真正的體味人生百態,這份情誼,未央想要保存在心中,不願辜負。

    “真是……!”慕容揚有些氣急,但想來皇甫烈才剛去世,他現在說這些話也不合適,便也壓住了自己的怒火,等著晚一兩年後再說。

    未央垂眸,想了想,問道︰“父親,我能問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

    “就是你的姑姑,我的姑奶奶,傳聞她嫁去了北都,為什麼後來和我們沒有聯系了?”慕容未央問著。

    誰知慕容揚瞬間臉色大變︰“不要再提她。”

    “為什麼,我很好奇。”

    “都是陳年往事了,還有什麼好提的?嫁出去的人,潑出去的水,她早已經和我們慕容家斷絕了關系。”慕容揚看起來並不願意多說。

    未央也不好再繼續追問下去,畢竟傳聞是自己父親給姑姑灌了藥,強行送去北都嫁人的,或許那件事對于父親來說,也是傷疤不願意多提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