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51章質問和歡愛

第1051章質問和歡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51章︰質問和歡愛

    重金屬的音樂在耳邊喧鬧著,酒吧里幾乎大半的人都沉醉在美酒愉悅當中,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吧台那兒發生的畫面。

    可有看到那兒發生的情況,眼見著甦瑾風手中握著的槍支時,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紛紛怯怯的往別處躲開。

    而那調戲過火飛兒的西裝男人,看著那黑幽的槍口眼楮都快從眼眶里蹦出來了,嚇得雙腳發軟,不得不扶住旁邊的桌子,才能夠勉強站住腳跟︰“這、這位先生,小,小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她,她,當然是,是你的女人。我,我無意冒犯,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生氣。”

    在黑黝黝的槍口下,西裝男人說話的聲音都哆嗦了,他哪里想過面前的男人竟然會有槍,一定是黑道上不好惹的人物,他可開罪不起。

    甦瑾風唇角勾著陰冷的笑意,眼底冰冷像是能夠把這里的一切都給冰封一樣,雖然笑著,卻掩藏不了他內心的怒火。

    “甦瑾風,你干什麼?在這種地方拿這個出來干什麼?你瘋了嗎?”火飛兒伸手趕緊抓住了甦瑾風手中的槍,使勁著恨不得把那槍掖回去。

    墨色的眸子垂下看了一眼著急的飛兒,摟著她腰身的手猛然發力,直接將她單手擰了起來,大步的就朝酒吧外面走了出去。

    ‘呼……’西裝男人見到那兩人走了,泄了一口氣,直接腳軟的就趴到了地上,連連哆嗦。

    酒吧外面,火飛兒被甦瑾風丟上了車子,沒有容得她多反抗,甦瑾風就反鎖車門,開著車子一路呼嘯直奔。

    “甦瑾風!你要帶我去哪里?!甦瑾風,停車,停車,我要回家!”

    一路上,火飛兒喊破了喉嚨,甦瑾風就跟听不到旁邊有人在嘶喊一樣,車速飛快,每一個急轉彎都幾乎要把她的身子甩去撞到什麼東西上似的。

    在這樣的車速下,飛兒根本不敢亂來,胡亂做什麼的話,無非就是在拉著甦瑾風一起去死,而跳車那種愚蠢的應為,更加是讓自己去死。

    她喊夠了,只能夠強壓住自己的激動情緒,逼迫自個兒理智的坐在椅子上,等著看他什麼時候才肯把車子給停下來。

    不知道開了多久,車子終于停了下來了,甦瑾風下了車打開副駕駛的門,不等火飛兒自己下來,就又像老鷹擰著小雞一樣把她給揪了下來。

    “甦瑾風,你放我下來,我又不是沒腿,我自己能夠走路!”

    “呃……甦瑾風!你聾了還是啞巴了?”

    飛兒的反抗在他的身上一點作用都沒有,最後只能夠硬生生的被甦瑾風給擰進了他家客廳里。

    這會兒,洛琪正坐在沙發上一邊嗑瓜子,一邊看電視呢,突然看到甦瑾風擰著火飛兒回來,洛琪愣了兩秒,立刻識相的站了起身︰“哎呀!我突然想起來,未茵剛剛好像打電話叫我出去玩,我得先走了。”

    抓了一把瓜子,洛琪片刻都不留,立刻就匆匆的跑了出去,把那偌大的空間全部留給了那兩人。

    電視里還播放這娛樂節目,火飛兒還被甦瑾風擰著,她的憤怒早已經在心里沸騰許久了“甦瑾風,你把我抓來你家干什麼?你這個粗魯的家伙,你扯的我衣服很痛啊!”

    墨色瞳孔里的情緒稍微平靜了一些,甦瑾風松開了火飛兒的領子,將她放到地上︰“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飛兒整理了一下領子,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道︰“什麼男人?”話剛剛說完,她也下意識的反應過來,甦瑾風口里說的那個男人,該是在酒吧里的那個西裝男人吧?再瞅了瞅甦瑾風的眼神,似乎好像是有些誤會了?

    飛兒眸光一轉,嘴角挑起了不屑的輕笑,只道︰“那個男人是誰,跟你有什麼關系?”

    “你和他什麼關系?”听得出來,甦瑾風不僅僅是憤怒而已。

    “男女之間,還能夠有什麼樣的關系?”眼神一挑,或許是賭氣,一句話便脫口而出。

    “是嗎?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和他已經發生了什麼,是嗎?”甦瑾風偏了偏頭,眸光下隱藏著的怒火像是隨時都會噴發出來似的。

    看著他那般質問自己,火飛兒的情緒也累積到了一個頂點,無法再淡定應付他,心里就像是有一只怪獸在咆哮一樣︰“甦瑾風,你是我的誰?你有什麼資格追問我這些東西?你憑什麼管我?退一萬步說,你也不過是和我上過一次床的男人而已。”

    “該死!”甦瑾風咒罵了一句,突然走近了飛兒的跟前,雙手摟住了她的腰身,一把將她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啊……”身體失衡,火飛兒整個垂在他的肩膀上︰“甦瑾風……你干什麼?”

    用力的拍打著他的背部,可飛兒拍的手都有些疼了,甦瑾風還是沒有半點的反應,直到進了臥室,她整個身子被丟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飛兒驚愕的看著他︰“你,你想干什麼?你該不會是想要對我用強吧?甦瑾風,你是禽獸嗎?”

    “呵……飛兒,你錯了。有時候,我可以禽獸不如!”他看起來臉上沒有半點的情緒,而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那是他已經憤怒到了無法節制的地步,話落,手指扯下了脖子上的領帶。

    看著他脫衣服的舉動,火飛兒有些呆了,可因為他的話,她的心里也憤怒的不行,手指撩了撩自己的長發,酒精的作用也在腦海里發酵作祟著︰“禽獸不如?呵!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禽獸不如,你想要用強是嗎?來啊,用啊,我就當白找了一個牛郎,我怕什麼?呵!”反正她的身子已經不是處子了,她還怕什麼?

    ‘撕拉……’

    甦瑾風直接壓了下去,粗魯的撕開了她的衣服,火飛兒雖然憤怒的說出了那種話,可自己的衣服被撕開時,就算是酒精把她弄得昏頭昏腦,她也有些不知所措。

    當一件事情真正行動起來,往往都比嘴巴上說說要可怕很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