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093章私會

第1093章私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093章︰私會

    小舞趕緊拍了拍他的肩膀︰“喂……龍夜天,你干什麼呢?你突然把我扛起來干什麼?快,快放我下來。這兒還是軍區呢!你要帶我去哪里?”

    “回家啊!”

    “回家就回家啊,你扛著我做什麼?”

    “穿著這高跟鞋,你確定我放你下來,你能走得動?”龍夜天已經扛著她走出了會議室大樓。

    不比西城輕毛毛雪花,南都那雪下得可是猛烈,外面的路上都蓋上了厚厚的積雪,剛剛小舞在來的路上,因為積雪擋住了路,好幾次高跟鞋的鞋跟不知道卡到什麼地方。

    她以為他憤怒當頭,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可沒有想到,萬事都逃不過他那雙眼楮……

    當天晚上,南都元老院就收到了北都拒絕求和的消息。

    要知道,那道歉求和書上,南都可是願意割舍一個礦物質豐富的島嶼,就連這樣都被北都斷然拒絕。

    元老們更加想不到,甦小舞能夠有什麼能耐讓北都不僅僅不開戰,還要主動道歉求和?這樣的反轉,除非是在做夢!

    可龍夜天有命令在先,一切都交給甦小舞處理,元老們盡管反對聲音頻頻,也依舊是沒有辦法。

    五天後。

    甦小舞一個人坐在白臉兒的咖啡廳里,手里拿著電話︰“哥,我知道了,好,知道了,我這邊人都約好了,哥哥你快發給我吧。嗯。謝謝哥哥。”

    好說歹說,小舞這才掛了電話,緊接著手機就收到了哥哥發來的短信,上面是一行地址……

    小舞重重的舒展了一口氣,握緊了手機,這五天來,別人以為她在想辦法說服白薇,可是她努力去說服的人,卻是自己的哥哥,花費了這麼多的時間,總算是讓哥哥松口把地址發過來了。

    坐在咖啡廳里,甦小舞喝了一口咖啡,只听叮咚的一聲,又有新的客人進來了咖啡廳,那是一個穿著奢華皮草的貴婦人。

    貴婦人的腦袋上帶著一頂帽子,帽子的邊緣遮住了她的眉眼,雖然穿的張揚,可是有那頂帽子在,卻顯得低調了許多。

    貴婦人一進來咖啡廳就四處張望了一眼,目光很快落到了小舞那兒,便優雅的走了過去︰“久等了。”

    冷清的話落,貴婦人稍稍抬了抬帽子的邊緣,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白薇!

    “白夫人,坐。”小舞伸手指了指對面的座椅,又一個響指喚來了服務員,雖然這咖啡廳是白臉兒的,但咖啡廳里自然少不了的服務員︰“白夫人,要喝點什麼?”

    白薇坐了下來,也抬頭看了一眼服務員︰“摩卡。←百度搜索→【愛書屋】”

    服務員記下後,便離開了,小舞坐在椅子上︰“讓白夫人這麼偷偷來見我,真是榮幸呢,這一頓我請了。”

    “呵,南都的海域周圍,已經都是北都的軍艦,甦小舞,如果你敢跟我耍花樣的話,那麼……”

    “行行行,我知道了,玉石俱焚麼!”小舞擺了擺手,這些日子以來,她只給白薇了手寫了一封信,白薇也是因為那封信的內容秘密來南都與她會面。

    咖啡上來了,白薇喝了一口咖啡,安耐著自己的情緒。

    甦小舞唇角悠閑的坐著,手輕輕的托著腮︰“白夫人,為了私人恩怨,弄到兩國交戰,真是任性妄為啊……”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白薇想要和南都開戰的目的,僅僅是因為放不下多年前的恩怨,估計……也會覺得這個女人瘋了。

    “我想怎麼做,那是我的事……甦小舞,你在信里說的……”白薇欲言又止,眉頭皺的更加的厲害。

    “說的都是真的。”

    “他在哪里!我要見他!”白薇激動的雙手按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一雙眼楮里帶著銳利……

    看的出來,白薇的心急如焚,小舞還是不著急︰“我可以帶你去見我父親,可是……我信上提的條件,你能答應?”

    “你要我,主動求和,停止交戰我還可以考慮考慮,但是要我歸還30多年前南都割讓的島嶼……有些獅子大開口了吧?”

    還記得30多年前的世界大戰中,南都因為實力不濟敗給了北都,並且割讓了一個島嶼。而當時,南都把這個錯全部背負在了朱薔的身上,說是因為朱薔和嵐冥私通,才會導致南都敗北!

    那個失去的島嶼也在曾經成為了南都的一個心病。

    甦小舞這次的信中,正是提出了這個要求,不僅僅要白薇主動求和,還要她歸還當年南都失去的東西!

    小舞笑道︰“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就沒得談了。白夫人,你應該很清楚,現在西城掌權的人是我哥哥,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幫助南都,也就是說,真要開戰,北都必敗無疑!!而我現在,給你一個台階下,願意下,咱們以後還能夠好好說話,如果不願意下的話,那就交戰!並且,你一輩子都別想見到你相見的人!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

    白薇咬緊了要管,雙手慢慢的握成了拳頭,忍了很久,才緩緩開口說道︰“好,交合和歸還島嶼的事情,我都可以一並考慮考慮,但是我要先見到甦澤!”

    “你只是代理軍長,盡管嵐風縱容你,但是歸還島嶼的事情,必須要真正的軍長點頭,你確定這件事情,嵐風點頭了嗎?”小舞謹慎的問道、

    “這個你可以放心,來之前我已經從風兒那兒拿到了做主的權利……”

    “好……有白夫人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甦小舞點了點頭。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白薇是因為當年的情才會因愛生恨,那麼只要化解白薇的戾氣,那麼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她記得,白薇說起父親時的動容。

    也記得,師父曾和她說過‘你該勸的人不是我’現在想來,那是嵐風的話也是在點她,是在告訴她,白薇並非不能夠勸的,而是看她用什麼辦法去勸了!

    一個為愛瘋狂的人,能夠有什麼東西勸呢?嵐冥已經死了,不可能死而復生,那麼活著的,就只有父親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