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12章祭拜

第1112章祭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12章︰祭拜

    “哥哥,鴛鴦鍋是什麼?”小妮好奇心爆棚的問道。

    甦子軒擰了擰眉頭︰“就是兩只談戀愛的鴨子。”就算一知半解,妹妹問起來了,硬著頭皮也得回答出來啊。

    小妮一知半解的點著腦袋。

    兩個小家伙的畫面,份外有趣。

    “誒,對了。小舞,軒軒叫甦子軒,小妮的全名叫什麼?”甦瑾風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扭頭問了小舞一句。

    把坐在沙發上的小舞也問的愣了一下,呆呆的說道︰“那個時候,沒有給她取名字,就叫小妮……”

    “總不可能一輩子叫小妮吧?操點心給孩子取個像樣的名字。”甦瑾風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扭頭看了看火飛兒正在一邊仔細的拿著一個相框看什麼,又轉身扭頭走了過去。

    哥哥走了,小舞還在深思著哥哥剛剛說的問題,懶散的從沙發這頭爬到了沙發那頭,龍夜天正靠在一邊看著爸爸這兒的書籍呢︰“誒,龍夜天。”

    “嗯?”

    “剛剛哥哥說的,你听見了嗎?”她們結婚,也代表著孩子正式認祖歸宗,小舞也打算讓軒軒跟著父親姓龍,改名龍子軒,那小妮呢?

    妮兒可是連個全名都沒有的啊。

    龍夜天放下了手里的書,扭頭看了一眼小舞︰“叫,嵐妮怎麼樣?我雖然姓龍,可我真正的祖先卻姓嵐,我雖然不打算更名,但到是可以讓小妮改回祖姓。可以嗎?”

    他一字一句的說著,甦小舞的動作卻有些僵硬,看著龍夜天那雙看似冰冷的眸子,心中翻雲覆雨。

    心里清楚,他嘴巴里說出來的道理,只是表面的,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是那個養育妮兒多年,救了小丫頭性命的嵐風,名義上說的過去,含以上又多了一份柔情,兩全其美。

    遲鈍了幾秒,小舞點了點腦袋︰“好,就叫嵐妮。”

    “媽媽,爸爸,外公叫你們過去看看要吃什麼菜。”這會兒,小妮已經站到了父母的面前,抓了抓兩人的手。

    甦小舞站了起身,看著女兒︰“妮兒,以後你就有全名了,你叫嵐妮。”

    “嵐妮?”小妮歪了歪腦袋,丫頭不是太知道名字的含義,對于她來說這更加像是一個稱謂,就只能夠點了點腦袋。

    屋子里因為火鍋的湯料的沸騰,而到處都是暖暖的蒸汽,涮上肉,整個屋子里都是香味,只是聞著就讓人口水直流。

    一家人,圍著一張桌子,溫暖到了心里去。

    “媽媽,你怎麼搶我菜!”軒軒眼看著舅舅夾到自己碗里的肉還沒有放熱乎就被媽媽無情的夾走。

    然後,一口的吞進了肚子,搶完了兒子的肉,甦小舞還不忘喝了一口果汁認真的說道︰“小孩子吃多了肉不好,多吃點菜。”

    說罷,筷子啪啪啪啪的給小軒軒夾了一桌子的菜過去碗里。

    看著軒軒那連青的比盤子里的青菜還有綠了,逗得一桌子的人都笑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忙碌充實著生活,生活中帶著無數的幸福,布置婚禮,挑選菜單,選擇地點,這個婚禮,每一項流程都是龍夜天和小舞親力親為的,細心到每一個細節。

    當然了,盡管是在百忙之中,小舞要帶著兩個孩子去祭拜兩個人……

    “媽媽,前兩天不是才祭拜過外婆了嗎?怎麼今天又要去祭拜?”軒軒一邊走,一邊好奇的問著。

    甦小舞一路沉默,直到走到了墓碑前,才看向了軒軒︰“軒軒,你冷炎叔叔過世了,以前,他最疼愛你了,你要記得每年都來給你冷炎叔叔上柱香。”

    對不起,冷炎,你說過,不要把你的死訊告訴軒軒的,可是……總想著讓這個孩子每年來看看你,紙包住火,該知道的還是得知道。

    軒軒听得整個人愣住了,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媽媽,不是說,冷炎叔叔,出去旅游了嗎?”

    “天堂的那一邊,也有不錯的風景啊……”小舞輕輕的拍了拍軒軒的背,看著孩子嚎啕大哭,心中也知道自己狠心了。

    上午,祭拜了冷炎,軒軒哭的不行了,整個人沒有力氣,甦小舞得背著他走,本想著帶他去下一個地方的,也無奈只好把軒軒先背回了家,讓他好好睡覺,好好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媽媽,哥哥很傷心,小妮可以留下來陪哥哥嗎?”見媽媽還要出門,小妮拉了拉她的手指。

    甦小舞卻附身把女兒抱了起來︰“今天不行,媽媽還要去祭拜另一位故人,這一位故人,小妮必須去。”

    “嗯?”

    “去祭拜那位給你光明的人。”抱著女兒,再度離開了家,那位故人誰都可以不去,但是小妮必須去,因為他媽母女欠了他太多了。

    快到花沐臣的墓園時,小妮從媽媽的手中一大束白色菊花里,抽出了一枝花,在手中輕輕的捏弄著。

    牽著媽媽的手,小妮左顧右盼著,突然看到了另一邊的馬路有個熟悉的身影。

    一個穿著黑衣的帥氣少年,正往路邊停著的車子那兒走了過去,少年的身後還畢恭畢敬的跟著兩個屬下。

    小妮盯著那少年出了神︰“大哥哥……”輕輕的念叨了一聲,烏黑的眼楮里帶著些驚喜,直直的盯著那邊的少年,她認得,那好像是在游輪上受傷的大哥哥。

    “嗯?小妮,你在說什麼呢?”小舞扭頭看了一眼女兒,見女兒一直望著什麼地方,也順著女兒的視線看了過去。

    這會兒花隱臣已經上了路邊停靠的車子,揚長而去……

    小舞看著那奔馳而走的車子,這片墓園是花家的墓園,來這兒的人,應該也是花家的人……

    “大哥哥……”小妮嘟囔了一聲,見大哥哥已經走了,只淡淡的呼出了一口氣。

    “小妮,你說什麼?”妮兒說話的聲音實在是太小了,小的她根本就听不清楚。

    小妮搖了搖腦袋︰“沒。”

    牽著女兒的手,到了花沐臣的墓碑前,小舞久久不語,學長,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未雨綢繆,謝謝你的眼楮給了小妮……

    小妮乖乖的蹲了下身,將手中的那一只白色的雛菊放在了墓碑前,又抬頭看了一眼小舞,想起媽媽剛剛在一路來和她說的,又看回了墓碑,輕輕的道︰“謝謝叔叔……”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