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18章進去不進去

第1118章進去不進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18章︰進去不進去

    ‘叮咚……’

    ‘叮咚……’

    嵐妮站在隔壁房門的門口,按了好幾次門鈴沒有見有人來開門,當她打算再繼續按的時候,門被人從里面拉開。

    只見一個精悍的男性身體擋在了她的面前,古銅色的肌膚,那是幾乎讓人噴鼻血的身材,盯著兩秒,小妮緩緩的抬起腦袋,平淡的眼神看著他︰“你怎麼不穿衣服?”

    一邊說著,又往他身上瞟了一眼,上半身雖然赤裸著,可下半身卻用毛巾遮著,看起來是在洗澡?

    “這是我家,我穿不穿衣服有所謂嗎?”他擰著眉頭,並不在意的說著。

    嵐妮听著,默默地把自己身上披著的外套脫了下來,踮起腳尖直接蓋在了他那赤裸的上半身上,冷不丁的說道︰“小心著涼。”

    ‘呱……呱……呱……’

    仿佛有無數只烏鴉飛過頭頂一樣,花隱臣低頭看了看搭在胸前的外套,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女人,他竟然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女人……這該死的丫頭!

    起手,把蓋在身上的外套抓開,隨手丟到了一邊︰“我不是說過,沒有事的話,不要來打擾我嗎!”

    “花先生,幫個忙吧。”小妮淡淡的開口,一雙無辜的眼楮盯著他。

    花隱臣眉頭緊鎖,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吐出︰“不幫。”

    “為什麼?”

    “我為什麼要幫你呢?”

    “看在,我剛剛這麼關心你的份上。”小妮說著,將剛剛被他丟到一邊的衣服撿了起來,無辜的眼神,加上一些哀嘆的語氣,還有那可憐巴巴的動作。

    就好像是他剛剛欺負了她似的,沉默了許久,花隱臣啪的一聲把門關上。

    沒有兩分鐘的時間,門再度被人從里面拉開,這一次他已經穿好了衣服,擰著眉頭看向她︰“進來吧。”

    妮兒搖了搖頭︰“不了。”

    天知道那一刻花隱臣的臉色有多黑,就好像是被這個小妮子給耍了一通似的︰“小丫頭,你是在跟我玩游戲嗎?!”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能夠幫她接個電話,也不需要進屋子去打擾,幾分鐘的時間就夠了。

    可話未說完。

    花隱臣憤怒的一把將她那小身子提了起來,就像是拎著小貓一樣,直接大步的往屋子里走去︰“該死的小東西,不進也得進!”

    ‘啪!’他毫不客氣的將她往沙發上一丟。

    “呃……”那沙發並不軟,摔下去的那一刻,身子有些疼,她不禁輕哼了一聲︰“花……先……”

    “你不是喜歡玩游戲嗎?我陪你玩一個有趣的游戲。”身子俯下,他寬大的身體直接壓到了她的身上,一只大手緊緊的抓住了她的雙手,瞬間束縛了她的自由。

    疼!

    小妮擰起了眉頭,手腕的地方被他抓的有些疼痛,不禁的扭了扭手腕,試圖從他的束縛中掙脫開。

    ‘ 噠……’

    或許是掙扎的太過用力,她手腕上的手表一下松開,從手臂上滑了下去,花隱臣的注意力被那掉落到地上的手表吸引。

    看了一眼,眼角的余光突然又被嵐妮手腕背面上一道淺淺的傷痕,盯著傷疤,他愣了一下……

    感覺到他力氣松了,小妮趕緊往沙發上縮了縮,順利的從他的束縛中抽身出來︰“你有家暴傾向?”

    花隱臣愣了一下,家暴?難道她以為他剛剛是準備要家暴她嗎?

    沉了一口氣,唇角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對啊,就是有家暴傾向,怕了嗎?怕了就趕緊回你父母身邊去做小公主。”

    “你還有什麼傾向?”

    “嗯?”

    “比如,虐待,潔癖,暴力……”

    “等等,你想干什麼?”花隱臣皺起了眉頭。

    “我知道了後,好有心里準備。”嵐妮淡淡的說著,依舊是面不改色。

    花隱臣臉色都瞬間陰沉了下去,這個丫頭,真是難對付啊,呵呵……

    輕笑了一聲,目光又被嵐妮手腕背上的傷疤上,看著那道傷疤,什麼思緒都清空了,腦海里開始慢慢涌起了很久以前的記憶。

    *

    還記得那是他14歲時候的事兒了,因為一場意外被人綁架到了一艘游輪上,他費盡心思的想要逃走,最後好不容易的逃到了一個房間里避難。

    “大哥哥,那里……”身影模糊的小女孩指了指衣櫃的地方,示意讓他躲進衣櫃里。

    那個時候,他身受重傷,早已經渾渾噩噩,眼前什麼都看的模模糊糊的,完全記不得那個女孩的摸樣。

    “不必了,外面有血,他們會搜這屋子的。”剛話落,只見那小女孩從桌子上拿起了刀,毫不猶豫的往自己手腕背面割了一刀長長的口子。

    他仍然記得那女孩輕輕的說著︰“這樣,不就沒事了嗎?你快躲起來。”

    *

    回憶結束,花隱臣看著小妮手腕背上的傷痕,一下用力的將她的胳膊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嗯?”手被他扯著,嵐妮輕哼了一聲。

    “你這道傷疤,怎麼弄的?”他仿佛回到了曾經,看著這道傷疤,竟有種錯覺,這就是那個小女孩留下的傷疤。

    小妮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傷疤,又抬眸看了看花隱臣︰“以前不小心弄傷的。”

    “哦?以前,多久以前?”他隨口問著。

    桃唇輕啟,妮兒正想要回答時……

    ‘鈴鈴鈴……’電話鈴聲響起。她趕緊把手從他的大掌中抽了出來,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媽媽!立刻把手機遞到了花隱臣的面前︰“幫忙,接電話!”

    花隱臣鄙夷的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來電是‘媽媽’

    呵……原來,她來找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她替他接電話麼?

    看了看她手腕上的傷疤,這才接過了手機︰“喂,伯母。是我。嗯……找工作是嗎?好,我會替她安排一個工作。好。沒問題。”

    幾句話匆匆聊完。

    嵐妮坐在沙發的一邊也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幸好沒事,媽媽要是知道花隱臣訂婚是假的,一定會把她差遣回國的。

    “拿去。”花隱臣把手機丟回給到她的懷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