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1第1119章小北是誰

1第1119章小北是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19章︰小北是誰

    安靜的臥室里,小妮拿回了手機放好,有若無其事的撿起了掉落到地上的手表戴上,那是表盤很大的手表,剛好能夠遮住傷疤。

    花隱臣悠閑的靠在沙發上,手支著額頭,目光一轉不轉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呵……

    他在想什麼呢?

    那年游輪上的女孩,是顧悄茄就罰 衷趺椿 橇藝飧霰槐;イ納襠衩孛氐那P鸚】隳兀br />
    何況小時候的被刀子割了一下而已,又怎麼會一直留疤呢?只是巧合都傷在手腕了吧……

    嵐妮站了起身,若無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謝謝,那我走了。”

    “明天跟我去公司,我給你安排工作。”

    小妮回頭看了一眼花隱臣,想來是媽媽剛剛囑咐的“好。”

    話落她大步往門外走去,剛走出兩步,突然身子僵住。

    花隱臣正準備做些別的,見她身體僵硬在玄關的地方︰“還有事?”

    ‘咚!’說時遲,那時快,妮兒的身體,就像是沒有支架一樣,一頭往地上栽了下去。

    看著她身體就那麼栽倒,花隱臣也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身,走到了玄關處,站在小妮倒下的身子旁邊,低頭皺眉的看著她的身子︰“小丫頭,你這是要變著法要賴著不走嗎?”

    地上的嵐妮沒有反應。

    花隱臣蹲了下來,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她那白皙的臉蛋,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人臉頰。

    她的皮膚,就像是初生的嬰兒一般,讓人忍不住的捏弄了幾下︰“小丫頭,你再不走,我可不會管你。”

    依舊沒有反應……難道是真的暈了嗎?剛剛看起來還挺精神的,怎麼會突然就暈了?!

    突然。

    ‘咕嚕咕嚕咕嚕……’

    嗯?花隱臣眉頭一鎖,往聲音的源頭尋了過去,落到了她的肚子上。緊接著又傳來了兩聲‘咕嚕咕嚕……’

    這丫頭,不會是……餓暈了吧?!!!!

    *

    南都,風月街上,甦小舞一身貴婦長裙,一搖一擺的走進了一家居酒屋,她剛剛進去,服務員就立刻迎了過來。、

    “甦小姐,您來了啊,今兒是包廂呢還是吧台?”

    “不用招呼我了,玫瑰呢?”小舞揮了揮手。

    “店長在吧台。”

    “行,你去招呼別人吧。”出入居酒屋,仿佛如同出入自己家門一樣。玫瑰的居酒屋算是這風月街里最安靜的地方了,現在武器部根本就沒有需要她去忙碌的事情,基本可以撒手不管,軒軒和妮兒也長大了,搞得她是一日比一日閑,所以現在沒事就會來玫瑰這兒逛游逛游。

    一個人往吧台那兒走去,優雅的坐到了高台椅上,單手托著腮,瞅著正低頭算賬的玫瑰“老板娘,這個月收入多少啊?”

    熟悉的聲音傳來,玫瑰身子頓了頓,抬了起頭︰“小舞,是你啊。今兒怎麼這麼晚了還來?”

    “怎麼,不歡迎?”

    “哎呀,哪里是不歡迎啊,我是擔心龍將軍找上門來……”

    “找上門來又怎麼了?他不會把你這店給掀了。”

    “那備不住啊。”

    “這不還有我麼!來,趕緊的,來杯烈的,好喝的。”小舞輕輕的敲了敲桌子,十幾年了,她這酒量可算是練出來了。

    “呵……等著。”玫瑰轉身,拿起了後面酒架上的酒,嫻熟的開始調了起來。

    誰也沒有想到,甦小舞會慢慢的和玫瑰也成為了知己的好朋友,盡管當年他們互相算計,互相針對,可時間早已經把那些是是非非沖淡。

    看看玫瑰,現在身上早已經褪去了當年的戾氣,現在完全都快變成賢妻良母了,誰還能夠想得到,當年她也是軍區中的一名猛將呢?

    很快,一杯雞尾酒被調了出來︰“嘗嘗,我昨天新研究的,烈的很。”

    小舞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就淌入喉時,傳來濃濃的辛辣感︰“呼……對了你們家小北呢?怎麼不見人?”

    “去絕色店里玩了吧。”玫瑰隨口說著。

    小舞放下杯子,雙手托著腮看著玫瑰︰“誒,玫瑰,你跟我說實話,小北是不是你和蕭策的兒子?”

    “呵……怎麼可能呢?”

    “一晃眼,小北都七歲了,可憐的小家伙現在都還沒見過自己的父親。”甦小舞托著腮悠悠說著。

    玫瑰坐在吧台里面,一邊擦拭著杯子,唇角勾著笑容︰“我們母子這樣挺好的,就算沒有父親也沒有關系。”

    “我看,小北那孩子,喜歡蕭策的很,沒事就往絕色店里跑,你干脆讓他認蕭策做干爹好了。”

    玫瑰擦杯子的手頓了頓,遲疑了很久才低頭說道︰“不,不用,連親身爸爸都沒有,還拿干爸爸來做什麼?”

    她啞啞的說著。

    小舞一只手支著額頭,另一只手又拿起了雞尾酒,悠閑的喝了一口,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她總覺得,小北那孩子是蕭策的孩子。可玫瑰不承認,蕭策那兒,也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似乎真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倆主人公都這樣,她也沒好再攙和,玫瑰不說父親是誰,大概也是有難言之隱吧!!

    在居酒屋里,一坐就坐了許久,玫瑰調的酒味道真心不錯,搞得她連連喝了好幾杯……

    “小舞,別喝了,再喝你就真醉了。”

    “小看我。”

    “這個酒烈,傷身子。”玫瑰起手,把小舞還沒有喝完的另外半杯酒給倒進了洗手池里。

    “誒……”小舞看著那空空的酒杯︰“算了,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下次再來找你玩……”

    “要不要我叫人送你回去?”

    小舞早已經跳下了高台椅,回頭看了一眼玫瑰,唇角挑起了笑意︰“沒醉。還能開車。”

    “你這沒醉,也是酒駕萬一被人查了怎麼辦?”

    “誰敢,查我呀?”小舞眨巴了一下眼楮。

    “呵,這也是。那你小心點。”

    “拜……”揮了揮手,甦小舞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居酒屋,她是真沒醉,一點醉意也沒有,否則也不會隨隨便便開車。

    迎著風走到了停車場旁,拿出鑰匙打開車門,這不開門還好,一開門只見一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人正坐在她的駕駛位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