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57章人心險惡

第1157章人心險惡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57章︰人心險惡

    只見甦小舞已經推著小妮往醫院里走了回去……

    “媽媽。”小妮抬了起頭︰“你剛剛是在威脅顧阿姨啊。”

    “呵……”小舞輕笑了一聲,偏了偏頭,一臉無辜的說道︰“有嗎?”

    “有啊。”小妮點了點頭,當媽媽說那些話的時候,雖然听起來很天馬行空,但最重要的都是在那句‘不可能不了了之’上。

    小舞垂下眸子︰“你得罪那個顧夫人了?”

    小妮搖了搖頭。

    甦小舞眸光變得凌厲︰“那你可知道她剛剛是故意,還是無意?”

    當媽媽說道這兒時,小妮的眉頭擰了擰,然後垂下了腦袋,不願意回話……

    看著女兒沉默的摸樣,小舞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走在背後,手伸了到前面去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世事無常,我們永遠都猜不到別人的心中是怎麼樣想的,所以,保護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人活著啊,難免會遇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妮兒,不要害怕欺騙,這個世界,本身就爾虞我詐,並不光明。所以任何事情,面對就好了,無論你做什麼,天都塌不下來。”

    意味深長的一番話,說了出來,甦小舞的眼中滿是滄桑,她經歷過太多的事情,她不希望女兒也走太多的彎路。

    世間險惡,父母不能夠永遠的陪在你的身邊保護你,替你遮風擋雨,所以你得自己強大起來……

    這一次,甦小舞是故意離開的,她就想要試探試探那個顧夫人,是不是真的心懷不軌,結果……真是如此。

    不過看看女兒似乎有些傷心,便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她相信,這一課‘人心險惡’會讓妮兒,深有體味。

    嵐妮坐在輪椅上,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單手托著腮,她的心里很清楚,盡管自己走了神,輪椅卻沒有卡到什麼石頭,是顧阿姨故意松開了手的。

    為什麼……要害她呢?

    顧阿姨難道討厭她嗎?思慮了許久,小妮抬了起頭,臉上緩緩的露出微笑︰“媽媽,我知道了,我在東城,你不用擔心。”

    “呵,我的寶貝女兒啊,還是這麼懂事。”一邊推著輪椅,甦小舞一邊悠閑的說道︰“怎麼樣?來了東城也好幾天了,有你風爹爹的消息了嗎?”

    “媽媽……你一直都知道啊?”小妮抬起了頭,眼楮總是不經意的被媽媽左耳上的藍鑽吸引。

    那個藍鑽,自從媽媽結婚時戴上後,就沒有再取下來過,媽媽說,耳環上面又密碼,她並不知道密碼是多少。

    “我是你媽媽,你有什麼花花腸子,我能不知道嗎?”小舞笑著說著,一邊推著女兒,又一邊說道︰“他是風,他若不想出現,很難被找到的,妮兒啊,你又何苦執著。”

    小妮沉默不語。

    甦小舞的眼中多了水霧,師父……呵……這麼多年了,你究竟何處呢?輕輕吸了吸鼻子,有些傷感,但也沒有再說什麼。

    “那媽媽,如果我和花隱臣的婚約解除了,還可以留在東城嗎??”

    “當然……不可以嘍。”小舞輕輕的刮了刮女兒的鼻尖︰“怎麼,小妮不喜歡花隱臣??”

    “唔……喜、喜歡。”一听到媽媽說不可以,不管心里怎麼想,小妮吐出來的話,那也絕對是‘喜歡’!

    盡管,她對‘喜歡’這兩個字很模糊,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東西。

    甦小舞抿唇笑了笑︰“喜歡就好好把握嘍。”她可是很看好花隱臣的,這麼一個女婿,多少還是有點私心的想給女兒拐過來。

    就看,這兩個孩子,是否真的有那個緣分了,若沒有,她自然也不會再過多的強求。

    一路回了病房,這會兒,病房的沙發上正坐著一個男人呢,見人回來,花隱臣放下了手中的東西,站了起身︰“甦伯母。”

    小舞臉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小隱臣,好久,不見啊!”

    豆大的汗從腦門上流了下來,確實從來就沒有人這麼叫過他,沉默了一下,他直接忽視了稱呼︰“听說伯母把嵐妮轉到普通病房,看來她的身體是無恙了?”

    “嗯,她這身子一直就不太好,我給她留了藥,基本上明天就能夠出院了。”

    三人在病房里聊著天,小妮躺會了床上,甦小舞和花隱臣原本是在閑聊的,不知道怎麼的,聊著聊著聊到一些軍國大事上去了。

    小妮听著無趣,便自個兒看起了書籍。

    而另一個病房里。

    “媽媽,你怎麼了?今天下午從公園里回來就心不在焉的?”顧滔к詿采希 炙嚎 淮閌騁槐叱裕 槐呶首擰br />
    “沒……”顧媽媽揉了揉太陽穴。

    “那你干嘛不讓我出院啊?我今天去超市里走了一趟,覺得腳沒事了。這醫院我也呆夠了,我都想回去了。”顧底牛  乓換我換蔚模 緣黴褳庥葡小br />
    “不急,過了今天晚上,再說吧。”顧媽媽淡淡的說著,眸光中多了一絲深沉。

    “媽,你在想什麼呢?”

    “我總覺得……那個女的,不簡單。”特別是嵐妮的媽媽,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讓她深深的感覺到了,對方是個極大的威脅。

    “什麼簡單,媽,你在說誰呢?”

    “我說嵐妮!”

    “媽……嵐妮比我都還小一歲呢,有什麼簡單復雜的。你就別多想了……!”顧壑寫偶岫  桓瞿芊懿還松砭人娜耍 檔盟餉蔥湃巍br />
    顧媽媽眼眸暗了暗︰“你啊,還是太年輕。”

    “……你啊,就是想太多!”顧輝諞獾暮咂鵒爍琛br />
    看著女兒這麼滿不在乎的摸樣,顧媽媽心里是更加的焦心了起來,女兒越是這樣,她這個媽媽只能夠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了。

    走到了窗台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傍晚了,也不知道她聯系的人,行動了嗎??

    另一邊普通病房里,小舞和花隱臣聊得非常融洽,小妮早已經听著听著呼嚕睡著了……

    “果然是听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甦伯母的觀點,果真是獨到,難怪當年我哥哥會對您特別。”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