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76章八爪魚的小妮

第1176章八爪魚的小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76章︰八爪魚的小妮

    心里火燒火燎的,仿佛伴隨著熱氣蹭的一下蔓過了全身,燃燒著身體的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身上束縛的衣服給她帶來了太多的不痛快,要脫掉……都脫掉。

    妮兒難受的抓著身上的衣服,沒有那個理智去一個個解開扣子,只想用指甲硬生生的把衣服從身上扒下去似的。

    她動作急促。

    花隱臣立即抓住了她那不安分的手腕︰“脫什麼脫?你以為這是在自己家里嗎?!”一只手將她那兩只不安分的小手捏緊到了一起,不給她再亂動的機會。

    “我熱,我難受……”嵐妮掙扎了起來,用腦袋去頂著他的胸膛,身體里的荷爾蒙被藥性激發。

    曖昧的動作,似乎能夠很有效緩解她心里的那一份不舒服,本能性的,妮兒的唇親吻到了他的脖頸上……

    粉紅的舌尖伸出,由著他脖頸脈搏的地方一點點的親吻向上……

    花隱臣只覺得太陽穴的經脈都在突突突的跳動著,真是令他頭疼的丫頭!斜眸,眼角的余光看著她那在他脖頸上來回游走的小腦袋,雖然是個青澀的小丫頭,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小丫頭勾人起來,真是磨人。

    狹長的桃花眼一眯,花隱臣空出來的另一只手一把將她的腦袋推開︰“乖,給我安分一點!!”

    “唔……不。不行,我要舒服。”嵐妮用腦袋去反抗著他頂過來的手,要不就是涼的舒服,要不就是徹底釋放的舒服……

    如果只是這麼呆著,她會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正在充氣的氣球一樣,隨時都會爆炸掉……

    痛苦,難受,都寫在了臉上,盡管花隱臣再怎麼推開這小丫頭,看著她那不好受的摸樣,心里也難免多了一絲的憐惜。

    手掌推開她的力度松了松,似乎是怕自己力氣重了,會弄疼她似的,可讓人頭疼的是,他只要敢松開手那麼一點點。

    這小丫頭就會迫不及待的撲過來……

    任由這丫頭啃咬到不是什麼大事,大事的是,萬一他沒有克制住把這丫頭片子給吃干抹淨的話,就真的是出大事了。

    “唔……嗯……我難受…”妮兒不斷的呢喃著,雙眼布上了一些紅血絲,難耐的表情,充滿了誘人。

    “丫頭乖,你先忍忍,好嗎?”花隱臣溫柔的說著,原本束縛著她雙手的手剛松開,小丫頭就像是八爪魚一樣貼了上來。

    柔柔的雙手纏住了他的脖頸,雙腳也跟著纏繞了他的腰身。

    “哎……”花隱臣嘆了一口氣,沒有再推開她,只是用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身,單手抱著將她摟了起來。

    就像是抱小孩一樣。

    而嵐妮這個‘小孩’可不是那種趴在肩膀上就能夠睡覺的。妮兒的手抱著他的背,臉蛋貼在了他的脖頸上,輕輕的蹭著,鼻息中傳來了輕嚀的悶哼聲……

    花隱臣頂著滿頭的黑線,忍耐著這丫頭肆無忌憚的調戲,離開了湖泊,昏黃的路燈下,兩個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長,仿佛就像是正在夜下曖昧的情侶一樣。

    八爪魚一樣的嵐妮,不僅僅是開始蹭動那麼簡單了,不安分的小手,開始揪起了他的身上的衣服,似乎想要把他的衣服扒掉一樣。

    花隱臣只能夠沉了一口氣,她這個樣子也沒有辦法,如果是那個藥的話,她現在最需要的是冷靜下來……

    否則,不是這丫頭瘋掉,就是他被她折磨的瘋掉。

    摟著嵐妮,很快發現了前面不遠處有一家閃爍著璀璨燈光的大酒店,他筆直的走了過去,大晚上的,酒店大堂里空蕩蕩的,除了前台幾個快要睡覺的服務小姐以外,幾乎就沒有人影了。、

    “一間房。”花隱臣一只手摟著嵐妮,另一只手遞過去一張黑色的卡片。

    前台迷迷糊糊睡覺的服務小姐一下醒過來,趕緊接過了那張銀行卡……可當拿過來的那一刻,原本倦意未消的服務員瞬間精神了起來,黑卡?

    傳說中,只有,有身份地位的人才可能持有的銀行卡!瞬間服務員吞咽了一口唾沫,一點點的抬起了腦袋。

    視線先落在了花隱臣懷中抱著的女孩身上……這什麼情況?在往上瞅去時,看到了那張略帶冰冷一直皺眉的絕色美顏。

    “好了嗎?”花隱臣薄唇輕啟,眉頭越皺越深,他的不耐煩幾乎有很大的因素都是因為懷中那不安分的小丫頭。

    這該死的丫頭,竟然一只手已經伸到了他的衣服里面來回亂摸了起來!!

    前台服務小姐嚇的趕緊一哆嗦︰“皇帝套房一間,13樓,這是您的房卡。”幾下趕緊開好了房間,人家拿著黑卡來的,自然是識相的開了一個最好的房間。

    花隱臣伸手接過了卡片,突然的,嵐妮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頸上!!他臉色瞬間變青,眉頭皺的更深了,這個該死的小東西!!

    而那前台服務員看到這兒情況也嚇了嚇了一跳,這年頭的情侶都這麼的奔放嗎?大庭廣眾之下這樣抱著也就算了,還咬起脖子來了……?好刺激啊!!

    不過……

    這麼帥的一個男人,要是換了是她的話,也會奮不顧身想要撲到對方的。

    花隱臣拿過了房卡,幾乎沒有辦法管別的,單手摟著嵐妮就往電梯處走去……

    而前台的服務小姐,目光幾乎是追著花隱臣的背影舍不得離開。

    就在這時,花隱臣的叫腳步突然停了停,扭頭看回了前台︰“麻煩一會兒拿兩桶冰塊到房間來。”

    “哦,好!”

    進了電梯,當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花隱臣這才低頭看著懷里咬著他脖子的小丫頭︰“丫頭,咬夠了嗎?”

    嵐妮松了松嘴巴,舌頭舔了舔他脖頸上溢出的鮮血︰“好咸……”

    此時花隱臣的臉色別提多青了,這小丫頭把他給咬了,之後還說咸?!血能是甜的嗎?

    這丫頭還能這麼面不改色說這種話,真是讓他恨不得將這她吊起來打一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