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78章昨晚的事情

第1178章昨晚的事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78章︰昨晚的事情

    當他的手指捏起了她的下顎時,神使鬼差,他緩緩的低了下頭,當薄唇快要落到他的嘴唇上……

    兩個人臉蛋的距離近的幾乎呼吸都能夠彼此感受得到,唇于唇瓣的距離只有一厘米,他的腦袋停了下來。

    沒有在吻下去。

    瞳孔極速收縮,他,他到底再做什麼?他想做什麼?!難道是想要吻這個小丫頭嗎?!

    這……這,怎麼可能了呢?呵,難道他還能真喜歡上一個像小孩子一樣的小女孩嗎?花隱臣自己想著都無奈的笑了出來,他大概是太累了,也腦子不清不楚了吧。

    兩指松開了她的下巴,花隱臣平躺在了床邊,有些干澀的眼楮望了望天花板,緩緩的閉了上……

    沒有拉上窗簾的原因,早晨的太陽一露了頭,刺眼的光線就把穿上的睡著的人喚醒……嵐妮迷迷糊糊的動了動身子。

    手腳都搭在了一個人的身上,她能夠感覺的到自己正抱著誰睡覺,誰呢?是哥哥嗎?她努力的撐了撐眼楮。

    只見身旁確實是躺了一個男人,視線繼續向上,看向了他的臉蛋︰“花隱臣……”輕輕喊出了他的名字。

    小妮左右環望了一眼周圍,這里的陳設是酒店?怎麼又在酒店里?對了,昨天發生了什麼事來著?

    努力的想了想,可是記憶就像是被打碎的花瓶一樣,破破爛爛,只有零碎的片段,她只覺得,好熱,記得被他一只手抱著,記得……被泡在了冷水池子里。

    昨天晚上,她是不是吃錯東西了?要不然怎麼會做奇怪的事情,還會一點都不記得了呢?

    “啊啾!”一邊想著,小妮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好家伙,這個噴嚏可不輕,這一打出來,直接把旁邊睡著的人給吵的眯縫著睜開眼楮︰“感冒了?”

    花隱臣沙啞的說著,盡管他困得要命,可隱約听到小丫頭的噴嚏聲,立即想起了昨天把她扔在冰水池子里的場景,便不由的擔心了起來。

    “我,啊啾,啊啾,啊啾!”嵐妮話沒有說完,一個噴嚏接著第二個噴嚏,第三個噴嚏連連的打了出來。

    花隱臣一下坐了起身,眼楮困倦的半眯著,手扶起了她額前的劉海,輕輕落在了她的腦門上,溫度不燙,應該沒有發燒……

    大概是有些受涼了吧。

    小妮眼楮睜的大大的,盯著坐在床畔摸她額頭的動作,這個樣子的他很溫柔,溫柔的就像是一直緊張她身體的家人一樣。

    看著花隱臣的臉蛋,突然,妮兒的目光一轉,視線不禁的落到了他的脖頸上,只見那脖子上到處都是淤紅的痕跡,還有牙印。

    還有……鎖骨上也有,好像襯衣下面也有痕跡,那就像是去鑽了樹林然後被毛毛蟲給攻擊了後抓的一樣。

    “你,你脖子上怎麼回事?”嵐妮眼楮睜的大大的問著。

    “你說呢?”

    “我?我怎麼知道。”

    花隱臣手從她的腦門上放下來,直接就捏住了她雙腮的地方︰“被一只老鼠給啃的!”

    直勾勾的眼神盯著她,妮兒抿了抿唇,腦海中依稀有著一些印象,盡管她不記得怎麼回事,可花隱臣那直白的眼神也能夠隱約的讓她明白過來︰“你說的老鼠……該不會是,我?”

    “不然呢?”松開了她的雙腮。←百度搜索→【愛書屋】

    妮兒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我怎麼會把你咬成這個樣子?”她是得了狂犬病了嗎?!而且他脖子上的東西,叫做吻痕吧?

    心里一悸,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勒了一下似的,她昨天晚上到底都做了一些什麼事情?低了低頭……

    這下又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好像只穿著內衣褲,盡管她一直認為,衣服穿得少沒有關系,只要心里沒有什麼那就沒什麼。

    可……穿得少,睡在一張床上,可就……

    “昨天晚上……我們還做了什麼?”她的 語氣有些吞吞吐吐了起來。

    邪魅的桃花眼稍稍一挑,這個小丫頭,以前總是什麼事情都一副滿不在乎的摸樣,怎麼今天倒是介意起來了!

    也好,也該收拾收拾這丫頭︰“你說呢?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干柴烈火……當然是做了一些男女之間親密的事情。”

    “交配!”嵐妮兩個字脫口而出,音量都比平常要大了一些。

    “呃咳!”花隱臣差點就被她的話給嗆著,腦袋閃過無數條黑線,太陽穴的經脈突突突的跳動著︰“交配是形容動物的!”

    “人類,不可就是高等動物嗎?”嵐妮認真的說著。

    非常有邏輯的話,總是讓他無言以對,用她的思維來說,確確實實是那個意思,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吧。”

    “就像是電視里常演的那樣?”

    花隱臣腦袋的黑線更多了︰“丫頭,你看的是a片吧?”

    “那不是結了婚才可以做的嗎?”

    “誰說的呢?在這樣的一個社會里,只要是你情我願的事情,隨時隨地都可以做那樣的事情,比如說,現在我就可以再來一次……!”說著,花隱臣一個翻身壓到了她的身上。

    昨天晚上被這小丫頭挑釁了這麼久,不好好欺負欺負她都有些說不過去了。

    妮兒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四目相交,腦子的思緒卻還停留在花隱臣剛剛說的那些話里面,難道,昨晚她和他真的做了那樣的事情嗎?

    不禁皺了皺眉頭。

    ‘鈴鈴鈴……鈴鈴鈴……’手機鈴聲突然傳來,打破了此時床上兩個人的親密,花隱臣劍眉一擰,誰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從床頭拿起了電話。

    ‘花總……公司有……’電話里,琳瑯匆匆的說著。

    花隱臣接著電話,眸色變得嚴肅了起來。而這個時候,小妮也悄然的從花隱臣的身子下面滑了下去,在地上到處找著自己的衣服,然後趕緊套在身上。

    等花隱臣接完了電話,扭頭望回去的時候,小丫頭已經皺皺巴巴的把衣服穿好了︰“穿的這麼著急?我們的事,還沒有做完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