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227章背道而馳

第1227章背道而馳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27章︰背道而馳

    不對,千月說,是帶她去見她想要見的人,不是消息,千月找到嵐風爹爹了!!

    心中起伏巨大。

    不知不覺的,嵐妮已然被花隱臣拉娶了他的公寓里,到了客廳里,花隱臣這才松開了對她的禁錮︰“不早了,今天你就在我這兒睡覺。明天跟我一起去公司,不可以離開!”

    那是絕不容許拒絕的語氣。

    嵐妮一直在走神,直到這一刻才稍微回神過來,心中依舊像是捏了一把汗一樣︰“不行,明天我有事。”

    她可以不計較花隱臣剛剛把她強行拉了回來,但是誰也改變不了明天她必須,一定要去找銀千月的決心。

    “你沒得拒絕。”花隱臣眼中帶著厲光,盯著她,似乎她只要再繼續說下去,明天就拿條鐵鏈把她給拴起來。

    妮兒搖了搖頭,她眼中非常的堅決,如果來東城無法去找嵐風爹爹的話,那她起初來東城是為了什麼呢?

    花隱臣第一次從這小丫頭的眼中看到了無法改變的堅決,眉頭深鎖︰“無論,你和銀千月之間有什麼樣的約定,但是,你明天想去哪里都可以,唯獨是不能夠去見他。”

    妮兒不問為什麼,只是繼續執著的搖了搖頭。

    “小丫頭!不要挑戰我的耐心!你真想要我用鐵鏈把你綁起來麼?”話語中濃濃的威脅。

    “我非去不可。”

    “真是倔強的女人,你和他什麼關系我不管,上一次你怎麼替他打掩護,也可以事過境遷,但……你知道銀千月是什麼人嗎?他隨隨便便幾句話,你就要听他的跟他走?”

    “是什麼不重要!”

    “哼,不重要?”花隱臣輕笑了一聲,走到了茶幾處,拉開了抽屜從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隨手丟去了嵐妮的身前。

    妮兒接住了文件,看了一眼文件上的內容,這是……銀千月的資料?盡管很少……但有些東西也記載的很明白。

    花隱臣冷漠的說道︰“這個世界,有白就有黑,有軍,就有軍匪。軍和軍匪,勢不兩立,大陸上最年輕的軍匪老大,銀千月,年僅25歲,就已經是這片大陸上屈指可數的軍匪首領!小丫頭,你可知道這其中利害?”

    嵐妮看著資料上的報告,銀千月,25歲,軍匪首領,這些字眼在腦海里快速的閃過,她沉默不語。

    花隱臣繼續說道︰“如今,四國之中,唯有東城軍區最薄弱,軍匪也更加想要在東城擴大勢力。而一旦花氏集團和軍區成功合作,軍區的強大,對于軍匪來說,是最大的不利。盡管有些事情,不可能和嘴巴上說的那麼簡單,但……小丫頭,你應該很清楚,你和他之間是什麼關系吧?”

    妮兒面無表情,眼神更加是一片死寂︰“敵對……關系。”

    大陸上最強的軍匪集團,那是比黑道還要更加徹底的存在,有多少軍火商靠著軍匪養活,軍匪,軍閥的宿敵。

    她的父母是軍,而他是軍匪,她和他,注定只能夠成為陌路人,或者是敵人。互相利益的關系,又怎麼可能有半點的走近呢?

    妮兒的手微微顫抖……手中的文件緩緩掉落到了地上,心碎寫在了臉上︰“可是……”她總想要再找些借口。

    “沒有可是!身為軍匪首領,卻在你身邊呆了整整一個月,他圖謀什麼,你難道不清楚嗎?如今,南都可是軍區最繁榮的國家!!他對你的身份有多麼的感興趣,小丫頭,你應該清楚。明天你要是去了,會落得什麼樣的後果?軍匪,對軍,從不會有半點的手下留情。”花隱臣一字字一句句都刺痛著嵐妮。

    妮兒只覺得,心髒有些疼呢,一個月的相處,那些歡聲笑語仿佛還在耳邊,千月不一般,她知道,千月的目的絕不是那麼簡單,她也心知肚明。

    可卻萬萬沒有想到,是軍匪。適合她身份最背道而馳的人。

    所以……千月有所圖謀嗎?

    眼眸顫抖著︰“如果千月有所圖謀的話,那一個月里,他什麼都可以做了,何苦等到今天。千難萬險……都攔不住我去找他。”

    妮兒說著,搖了搖頭,千難萬險,都攔不住,她去找嵐風,十多年來,她真的好像他……

    花隱臣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竟然這麼的執著︰“是誰讓你這麼的執著?明知道危險還要去,丫頭,你瘋了?”

    “對,我可能真的瘋了,從我決定來東城的那一天,就是一個瘋狂的決定。我要找我的爹爹,我要找嵐風爹爹。他的一點消息我都不想放過,世界這麼大,東城這麼大,我怕我失去了這個機會,就找不到他了啊!”嵐妮從未那麼激昂的說出過這麼長的一串話,那像是將心中所有的感情統統宣泄出來一樣。

    雙手緊緊握著,身子微微顫抖。

    花隱臣愣住了,第一次見她這麼的激動,發瘋,第一次見到這個小丫頭發瘋,竟是這樣一副場景!

    或許是心疼了她這幅摸樣,他緩緩開口︰“你來東城,就是為了找他?”

    “嗯。”妮兒點了點頭︰“以你的地位,你也應該知道的,他的行蹤,是連我母親都找不到消息的。我要去試試,我不想要放棄任何的機會!”

    從5歲那年,媽媽把她從北都帶走,最後一次見嵐風爹爹,是在雪地里,和媽媽一起偷偷的躲在樹後面,偷偷的望著嵐風爹爹的身影。

    那一幕,在腦海中,一直在腦海中,真的好想念爹爹啊……

    她從四歲那年就一直在等待著長大的那一天,等待著可以獨自離開南都,可以履行諾言去看望嵐風爹爹的時候。

    她一直在等待啊,整整等待了13年……

    花隱臣眸光一冷,這丫頭的逆反,讓他眉頭皺的更深,為什麼,偏偏那個人是銀千月呢?兩種情緒交雜。

    一種是不放心這小丫頭的安危,另一種是…憤怒。憤怒她非去不可,非要卻別人的身邊,伸手,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有千萬個理由,都不行!小丫頭,記住,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不允許你離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