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234章峰回路轉

第1234章峰回路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34章︰峰回路轉

    “嗯。”妮兒悶悶的哼了一聲,在他的懷中呆了一會兒,她撐了撐身子︰“那我現在可以去找千月了嗎?”

    花隱臣並沒有松開她,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當然……不可以!!”絕情的話直接說了出來……

    “你,你……”妮兒心中一顫,沒想到,他是騙她的。

    花隱臣起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小丫頭,給你上一課,什麼叫做,男人本性。”在她的耳邊呢喃出這句話。

    男人本性,騙字當首?

    妮兒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那你剛剛說的話,都不作數了?”

    “對啊。”花隱臣輕松地笑了笑,盡管剛剛他並不是想要騙她,但,那樣的危險情況下,無論用什麼辦法,就算真的放她去銀千月那兒,也必須保住她的安全。

    那麼……接下來,既然安全了。然而銀千月那兒依舊是危機四伏,自然又得考慮她其它的安危問題。

    權宜之計,當然只能夠委屈這小丫頭了。

    在他的懷中,嵐妮不急也不生氣,只能夠是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嘆息了一聲,這一課真是上的徹徹底底的,怪也只能夠怪她那時不夠堅定了。

    她心里清楚,從剛剛就能夠感覺的出來,每一分鐘,每一秒鐘,花隱臣都是在關心著她的安全問題。

    “你現在束縛住我,我還是會想辦法走,即使你綁住了我的手腳,那麼我會拼命掙脫繩索,即使你把我再度關了起來,那麼我還是會選擇第二次從上面下來,就算你把窗戶鎖起來,那也可以撞碎玻璃。可能我的執著很讓人覺得可笑,但只要有一點的可能,我就不會放棄。如果我不去試一試的話,我沒有辦法死心。”她淡淡的說著。

    花隱臣皺眉,這小丫頭哪里來的這麼深的執念?從昨晚到現在,他幾乎感覺到了她壓根就不是在開玩笑的!

    “丫頭,只要有一點的可能?那,如果我讓你絕望呢?”花隱臣說著,寬大的身體幾乎是擋在了她的面前,說時遲,那時快……

    不知不覺,大手已然到了她的身後。

    ‘啪’的一聲,手刀落下,妮兒眼楮一怔︰“你……”只感覺從後脊梁骨傳來了刺痛感,隨之整個人酸軟無力的倒了下去。

    接住了她柔軟的身子,花隱臣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早該把她打暈了……

    *

    偌大的床上,妮兒翻了一個身子,疼,只感覺到脖子背後有些疼痛,睫毛顫抖,腦海中有些畫面在不斷的閃過著。

    “爹爹!”突然,妮兒睜開了眼楮,置身于熟悉的臥室,她猛地坐了起身。

    左右環望了一眼,這里是花隱臣的臥房?對了,她記得在公寓下面的時候,被花隱臣打暈了!

    等等,現在幾點了!心里一緊,妮兒猛地扭頭朝窗戶的地方望了出去,暗暗的黃昏,能夠看到橙紅色的金光。

    傍晚了?

    妮兒幾步從床上下來,有些急促的跑去了窗台處,望著天邊的天色,這確確實實是傍晚了……

    銀千月約的是她中午見!

    “醒了?”隨著咯吱的聲音,低沉的男性嗓音傳來。

    嵐妮轉過了身子,靠在窗台上,眼楮有些泛紅的看著門口進來的花隱臣︰“為,為什麼?為什麼要攔著我?為什麼要打暈我?如果我連這個機會都失去的話,我真的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夠找到他。”

    情緒堆積的太多,這是她第一次帶著些憤怒的朝他宣泄,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無所謂,可唯獨,嵐風爹爹的事情不可以。

    “事過境遷,你說什麼都已經晚了。這件事,就當做事翻過一頁。”

    他冰冷的聲音傳來。

    妮兒搖了搖頭,幾乎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往屋外跑了出去,當跑到門口和他擦肩而過時,花隱臣一下抓住了她的胳膊︰“已經快七點了,這個時間,你還想要去哪里?”

    “山上。”

    “已經過了你們約定的時間,你現在去山上還有什麼用?”無情的話敲打下來。

    她知道,因為知道才會那麼的傷心,可也正因為知道,又會那麼的不甘心,想著,妮兒用力的甩開了花隱臣手。

    頭也不回的往外面跑了出去,快速的跑下了樓梯……

    花隱臣緩步走出屋子,看著那嬌小的身影急促的往外跑去,眼中也多了一些情緒的起伏,緊跟著追了上去。

    嵐妮的動作很快,從公寓里跑出去後,就在路邊攔了的士,一路直奔初次見面的山腳,到了這兒,是車子不能夠上山的。

    所以只能夠下車步行上去。

    夜幕降臨,這里是屬于偏僻的山林,兩邊的路上根本沒有任何的照明物,只能夠接著星星月光上山。

    她走在前面,沒有回頭去看一眼,盡管知道花隱臣一直走在後面跟著,也沒有停下腳步……

    山路前面一段平坦,到了後面的時候變得崎嶇了起來,她艱難的往山上走著,爬了太久已經蹲下來喘氣了……

    “你這丫頭,到底執著些什麼?”花隱臣走了上前,看著她氣喘吁吁的摸樣,不忍的俯身,伸手將他抱了起來。

    “放我下去。”

    “乖乖呆著。”花隱臣沉了一口氣,手用力的抱著她,不給她任何溜走的機會,帶著她輕輕松松的上了山頂。

    這里除了樹木之外,只有一個小木屋,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人影了……

    花隱臣這才把妮兒從懷抱中放了下來︰“現在,你死心了嗎?”

    嵐妮雙腳落地,山頂空蕩蕩的,她最後的期望也在這一刻落空了,深吸了一口氣︰“死心……一天找不到他,我就不會死心的。”

    “他?又是嵐風……丫頭,真的有那麼重要嗎?”花隱臣長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問著,聲音中帶著沙啞。

    嵐妮沒有回頭,而是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山頂上,望著天際上掛著的那輪彎彎的月牙,往事如煙,頃刻在腦海里再度上演。

    *

    十多年前。

    那是一個下雪天,北都的院子里,嵐風站在院子里,那年,嵐妮還沒有被小舞帶走,還跟在嵐風的身邊,小家伙幾步的走到了嵐風的身後,踮起的腳尖抓住了他冰冷的大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