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251章吃干抹淨

第1251章吃干抹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51章︰吃干抹淨

    看著短信上的照片,花隱臣的臉色驟變,握著手機的手指加重了幾分力氣,這丫頭在哪兒喝酒喝的面紅耳赤的?!!

    誰給她拍的照片?

    該死的!!

    *

    ‘啊嗝’酒吧的雅座里,隨著舞池中的男女搖擺著身體,重金屬的聲音在耳邊回蕩著,妮兒手里抱著酒瓶子,連連打個好幾個嗝。

    銀千月坐在一旁,單手拖著下顎,微笑的盯著嵐妮︰“寶貝,好喝嗎?”

    “唔嗯。”嵐妮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抱著酒瓶子還不忘又打了一個飽嗝、

    銀千月坐在她的身邊,手指輕輕的卷弄著她的頭發︰“不過,你得記住,不能夠和別人來喝酒哦。”

    “嗯?”妮兒視線模模糊糊的,腦子運轉不過來,完全不知道銀千月在說什麼,只是用力的眨了眨眼楮,視線不清楚,她看著那一頭金色的長發,紅唇微張,那一張模糊的臉和十多年前那張令她日思夜想的臉蛋交錯到了一起︰“爹地……”

    ‘噗……咳!’銀千月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他可不想有這麼一個女兒︰“認錯了。”

    “爹地。”妮兒繼續喊著,眼楮一眨不眨︰“你為什麼不出現呢?爹地為什麼總要選擇獨自承受呢?”

    妮兒滿眼的不解,想起了爹地曾說過的那句‘如果永遠不見,也會很寂寞吧’她不理解,嵐風明明不是那麼無心無情的人,卻趕走她,不見媽媽,明明知道寂寞卻還要承受寂寞,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銀千月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起手掐了掐嵐妮的臉蛋︰“寶貝,我可不喜歡被你叫老爸,眼楮睜大點。”

    千月的聲音在耳邊嗡嗡作響,妮兒慌神中好像有些看出來了,哦……這不是嵐風爹地,是銀千月啊……

    嵐妮開始不說話了。

    千月還是笑著︰“小妮,來,跟我說說花隱臣怎麼惹你不高興了,他要是欺負你,我去給你欺負回來。”

    妮兒嘆了一口氣︰“怪怪的。”不著邊際的說著、

    “怪怪的?”銀千月輕哼了一聲︰“他對你做怪怪的事情了?寶貝……你該不會被他吃干抹淨了吧?”

    “吃干抹淨……吃干……”妮兒開始重復著這個詞。

    “來,寶貝,告訴我,你有沒有和他一起睡過覺。”

    “嗯。睡覺。”

    銀千月腦門的黑線多了一道,繼續問道︰“他有沒有脫你衣服?”

    此刻的妮兒,哪里還有什麼正常意識啊,听著耳邊有聲音,就本能性的回答︰“脫,脫衣服……疼的。一起睡覺很疼的。”

    唧唧歪歪的說著,銀千月沉默了,腦門是閃過了一條黑線,再加上一條黑線,隨著時間的靜止黑線越來越多。

    僵硬的臉上,豆大的汗從腦門上緩緩流下來︰“這個家伙!!”突然就憤怒的罵了一句,他和小妮同一屋檐,朝夕相對都沒有吃了這妮子,花隱臣下手倒是很快啊!!

    妖嬈的眸子里多了一絲銳利,連他這種人都對妮子下不去手,花隱臣到底是有多禽獸?竟然對這麼一個小白兔下手。

    此刻銀千月的表情,就像是自己偷偷藏起來的美食被人給偷吃了似的,別提那個肝痛啊︰“我可憐的寶貝……那個禽獸怎麼可以這麼對你。”

    “千月,喝,喝,喝水!”妮兒的思維邏輯完全就在跳躍,不理會身旁的銀千月,她蹭的一下站了起身,拿著酒瓶子做了一個干杯的動作……

    銀千月眼眸稍稍一柔,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看到從酒吧不遠處,直徑的快步走來了一個男人。

    剛剛溫柔了一點的眼神,瞬間又變成了千萬把的刀子︰“真是遺憾,家長這麼快就來接你回家了……”

    說罷,銀千月卻絲毫沒有打算就此罷手的意思了,反而拉著妮兒坐了下來,大手繞過她的肩膀,將她揉入了自己的懷中、

    花隱臣一雙冰冷的眼楮鎖定了嵐妮的位置後,就大步的朝雅座走了過去,看著妮兒躺在銀千月懷中時……劍眉微顫。

    然而他的表情越是凝重,銀千月的動作就越發的不安分,比如說,摟著嵐妮,另一只手撫摸著妮兒的臉頰,輕彈她臉蛋上的肌膚。

    妮兒試圖的從銀千月的懷中掙脫出來,完全是因為她被抱得憋得慌。

    銀千月低頭,湊到了妮兒耳邊“寶貝,別鬧,我可是在替你報復呢。”在妮兒耳邊親昵的說著,話落後,他的吻落到了嵐妮的耳根上。

    一個舉動,足以讓花隱臣那沉穩的臉色,瞬間變得怒火中燒,幾步的走到了雅座前,眸光一冷,看著銀千月懷中的女人,那摸樣看起來已經醉的差不多了。

    “呦……這不是花氏集團的繼承人,花隱臣,花總麼?你這樣筆直過來,是要賞臉和我喝幾杯嗎?”

    “呵……”花隱臣一笑︰“好歹是目前大陸上最大的軍匪首領,這面子,我可賞不起,我只是來接我可愛的未婚妻回家罷了。”

    “未婚妻?”銀千月尾音一挑,看了看懷中的妮兒︰“是呢,我都差點忘了,你們訂婚了。真是令人……遺憾呢。”

    渾渾噩噩的嵐妮也慢慢看見了站在面前的人,眼楮一眨︰“、花, 花,花……”她嘴巴嘟囔了很久,硬是沒有把名字喊得出來。

    “起來,回家了。”花隱臣繞過了桌子,走到了妮兒的另一邊,並沒有顧忌銀千月,直接把嵐妮從他的手中拉了起來︰“銀先生,失禮了,她喝多了,我們就不打擾了。”

    銀千月並沒有還手,也沒有再去把妮兒拉過來,只是任由的看著花隱臣把嵐妮拉入了懷中︰“雖然是未婚夫妻,不過畢竟是未婚,花總還沒有過嵐妮願不願意走呢。”

    “願不願意也的走,即使是未婚,那也是夫妻。”花隱臣回答的十分痛快,面對銀千月的挑釁,半點也不猶豫。

    銀千月面露笑容,眼中刀子,卻刀刀逼人。

    花隱臣沉穩果斷,眸中思慮深遠,讓人不明覺厲。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