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266章狠毒歹毒

第1266章狠毒歹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66章︰狠毒歹毒

    到了車上,嵐妮什麼都沒有說,看著車窗外,花隱臣一直在和一些穿著黑衣的屬下交談著什麼。

    交談完後,只見那些屬下一個個都進了酒店,如果錯的話,應該是去酒店里面處理那兩個壞蛋了。

    花隱臣上了車子他回到了車上。

    嵐妮半眯著眼楮,眼楮只帶著平淡了,看得出來,他還很生氣,妮兒伸出了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臉蛋。

    “小丫頭,怎麼了?”

    妮兒搖了搖頭,純淨的臉蛋上,帶著柔和,緩緩的把手放了下來,唇角的笑意帶著彎彎的弧度。←百度搜索→【愛書屋】

    她的笑容,柔和而又親切。

    仿佛一切事情都事過境遷了一樣。

    可花隱臣怎麼可能當做事過境遷了,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他再也不想要看到這個小丫頭那麼可憐的摸樣。

    大手摸了摸她的小手︰“累了就歇息一會兒。”

    “嗯。”妮兒收回了手,忘記了剛剛的痛楚,此刻的她,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坐在了車椅上。

    當然了,妮兒也沒有去和花隱臣說多那些想要害她的人是誰,這個答案,隱隱的已經在心中,多說無益。

    車子一路呼嘯,回去了公寓,上了電梯,妮兒直徑的走去了自家房門口,可花隱臣的腳步卻停在了601︰“丫頭,過來,去我家。”

    妮兒眉頭皺了皺,心里可跟明鏡一樣的清楚,他的家里可是有鄭阿姨和冢 獯聞 穌廡┤慮櫚模 恰 br />
    “發什麼呆,過來。”花隱臣拿出了鑰匙,打開了門。

    嵐妮沒有再多說什麼,他不想要這件事情不了了之……緩緩的走到了他的身邊,花隱臣抓起了她的手,拉著她走了進去。

    屋內,鄭文雅正和顧諫撤か縴鄧敵πψ擰br />
    听到開門的聲音,鄭文雅臉上帶著笑回頭望去︰“隱臣,你回來……了……呀。”可看到隱臣時,目光又落到了身旁狼狽的嵐妮身上。

    思緒一轉,是已經完事了,嵐妮自己回來了嗎?她去隱臣那兒告狀了嗎?還是說……出了什麼事?

    想著時,花隱臣已經拉著妮兒走到了沙發一側︰“母親好閑情啊,此刻還有心情在這兒悠閑的坐著!”

    “隱臣,你這是說什麼話?”听出了兒子口吻不對,而且帶著一些不恭敬,鄭文雅立刻就肅然起敬了起來。

    “呵,說的什麼話?您做了什麼卑鄙的事情,難道還需要我來一句句的說清楚嗎?”語氣再度加重。

    介時,顧玖似鶘恚 孀派絲冢骸俺幾綹紓 閽趺炊園 趟禱罷餉蔥祝堪 探裉煒墑腔估閑量 土Φ母闋雋撕靡歡僂矸埂!br />
    “你上去。”花隱臣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樓上。

    “呃……”顧緩淺獾你讀艘幌隆br />
    鄭文雅放心的拍了拍顧氖鄭骸 閬壬先ヲ傘6硬蛔穡 易勻揮邪旆 芙獺!br />
    車牡S牽 庖膊緩盟凳裁矗 戳絲椿ㄒ己橢N難牛 鐘醚勱強戳絲瘁澳藎 獠盼弈蔚納狹寺ャbr />
    鄭文雅依舊是淡定的坐在沙發上,雙手環抱在胸前︰“怎麼,是嵐小姐,和你說了什麼我的壞話,讓你能回來指責自己的母親?哼呵……隱臣,我辛辛苦苦的把你養大,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而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

    花隱臣面不改色,眼中的憤怒從進來就沒有減少過,拉著嵐妮,銳利的眼楮絲毫不減鋒利度︰“壞話?我親自去把她從酒店里接了回來,還需要她說只言片語嗎?您是長輩,怎麼可以對一個小女孩做出這種恬不知恥的事情?!我可真沒有想到,我的母親,是這麼歹毒陰狠的人!”

    毫不留情的話直接斥責的過去,盡管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母親,他理當尊重,可有些事情,絕對不能夠縱容。

    站在旁邊,妮兒明白花隱臣的一番苦心,什麼都沒有說,也沒有勸阻。只是靜靜的站著……

    鄭文雅听的都傻了,她哪里想過兒子會對她說出這麼一番話,那每個字都在敲擊著她的心髒,搖了搖頭︰“恬不知恥?!歹毒?!陰狠?!”說著,激動的就站了起身︰“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啊!啊?我不都全是為了你嗎??我的良苦用心,如今卻換來你這的這種話!我都是一心為你著想而已。”

    “哼呵……為了我?為了我你就去傷害一個小女孩?”說著,花隱臣將嵐妮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抓起了妮兒的手臂,撩起了袖口,把手腕上被麻繩勒出的血痕遞到了鄭文雅的面前︰“你好好看看,這些都是拜你所賜!她的雙手,雙腳,還有無數的傷痕!!她是你未來的兒媳婦,是我未來的妻子,你竟然找男人去侮辱他?怎麼,母親這是想讓給我臉上抹黑嗎?”諷刺的聲音落下。

    鄭文雅看著嵐妮手上的血色痕跡,心里一顫,她可沒有想到那些人會下手這麼狠,還有侮辱?這是什麼意思?她可從來沒有叫那些人侮辱她啊!

    “我……”支支吾吾的說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可以屢屢無為,可以游手好閑,卻不可以有一顆歹毒的心腸,她做錯了什麼?要你讓男人去玷污她的清白?!還是母親您和她有些血海深仇嗎?!”

    鄭文雅身子微微顫抖,剛剛的氣勢此刻早已經被磨消了大半了,詫異的看著兒子,玷污清白?

    沒有啊!!

    她只是想讓那些人把嵐妮的衣服脫去些,拍一些露骨的照片出來,然後她好將這些照片給龍家,好讓龍家的人知恥而退罷了!

    如果龍家再不罷手的話,她再將照片公之于眾,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想過讓那些人傷害嵐妮!只是拍幾張很照片,毀了她的名聲而已!

    到底中間出了什麼亂子?是那些打手擅自更改了?還是……嵐妮故意把事情夸大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