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285章絕望

第1285章絕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85章︰絕望

    再度陷入了絕望之中,鄭文雅身體靠在了牆壁上,苦澀的眼淚直往下流︰“沒有想到,谷徽餉春菪牡畝暈頤牽 欽嫦肴夢宜臘   br />
    妮兒冷靜的摸了電梯,腦海中回憶著平常跟著媽媽去軍區里時听到的東西,電梯的結構……

    對了!

    “阿姨,把你的衣服上的胸針借我用用。”

    “嗯?”鄭文雅愣了一下,也不敢耽擱,趕緊把衣服上的胸針取了下來,遞給妮兒…

    嵐妮接過胸針後,就在電梯的控制面板上,用尖銳的部分,衣服擰開控制面板,密閉的空間中。

    氣氛越發的緊張,鄭文雅在旁邊盯著,也是大氣沒有出一聲,深怕自己多吭聲時,打擾到了她的動作。

    沒有一會兒的時間,嵐妮竟然活生生的把電梯的控制面板給拆了下來,控制按鈕下面有著許多個操縱線路。

    妮兒認真的看著這些線路,直接用胸針的去挑動里面的東西。

    “會不會觸電啊?”

    “不會。”

    就在妮兒折騰來折騰去的時候,電梯突然有了反應,顯示的表面上,開始有了數字的跳躍。

    沒有一會兒的時間‘叮’電梯抵達第三下層,門也緩緩的打開。

    鄭文雅欣喜若狂的看著打開的電梯門︰“開了,開了,開了!”

    “快進去。”

    鄭文雅捂著傷口兩步走了進去,可這時,電梯門開始緩緩的關上,鄭文雅愣了一下︰“小妮,怎麼電梯門要關上了,你快進來。”

    ‘啪’一個手機從快要關掉的細縫里丟了進去︰“必須要有一個人在這里操縱著,阿姨,你拿著手機出去,找到有信號的地方,再叫人來救我。”

    冷靜的說完,電梯的門已經緩緩的關上。

    ‘   ……   ……’鄭文雅不斷的拍打著電梯門︰“小妮,小妮……你怎麼不早早的告訴我。、小妮……”

    鄭文雅忍不住直接就哭了出來,她哪里想得到,那個丫頭竟然一聲不吭的做了這樣的事情,在下面萬一遇到了什麼危險怎麼辦?

    眼看著電梯在慢慢的上升,她也不知道嵐妮能不能听到,扯起了嗓子喊了一聲︰“小妮,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帶人來救你的。你乖乖的在下面等著。”

    地下室的回音很大,妮兒在電梯口的地方,隱隱的听到了鄭文雅的聲音,不禁的唇角勾起了淺淺的笑容。

    看著電梯抵達一樓。

    妮兒一直用胸針操縱的手這才緩緩的放了下來,有些無力的靠著背後冰涼的牆壁蹲坐到了地上。

    緩緩的撩起了衣服,看著腰上的一道大口子,這是剛剛酒架倒下來時,被碎掉的玻璃瓶子劃傷的……

    ‘呼……’妮兒大喘了一口氣,人的意志力大概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吧,以她的體質,怎麼可能撐到這種時候。←百度搜索→【愛書屋】

    又是受傷,又是吸入了大部分的煙霧,體力嚴重透支,卻有一種一定要把阿姨送出去的信念。

    這樣才不會後悔。

    疲倦而又無比的閉上眼楮,妮兒那張白皙的臉蛋上,蒼白無力,唇瓣干澀,她喘氣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

    腦子渾渾噩噩,也到極限了。

    莊園外面,鄭文雅捂著傷口,鮮血淋灕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嵐妮的手機,還好的是,傷口麻醉效果雖然越來越不如之前,可也能夠咬著牙忍忍。

    狼狽的往莊園外面跑去,眼楮一直去看手機屏幕的信號格,沒有信號……還是沒有信號……

    鄭文雅喘著粗氣,她感覺自己也快不行了,可一想到嵐妮還在地下等著她,就咬著牙往外面的大馬路跑去。

    沒辦法再顧忌腹部上的鮮血,流的多厲害,她不能夠讓自己這把老骨頭毀了一個年輕的生命。

    一邊跑,一邊看手機。

    鄭文雅咬著牙不知道跑了多久,雙腳一軟,啪的一聲膝蓋跪到了地上,舔了舔唇角,看了一眼手機。

    信號!

    有信號了!!

    顫抖的手指,趕緊的拿下了手機上的按鈕,憑著自己的記憶,撥打兒子的電話。

    公寓外面,花隱臣調查母親的行蹤到一半,也不見了那小丫頭的身影,這個時候,那丫頭跑去哪里了。

    “臣哥哥,我去附近找了,也沒有找到,她們……”這時,顧潛返吶芰嘶乩礎br />
    花隱臣的目光朝她看去,只見她狼狽異常,手掌上還沾滿了鮮血︰“你怎麼弄成這樣?”

    顧驕駁乃底牛骸芭叮 潛哂懈齬嗄敬粵鄭 遺瀾Х恕D閼舛侶淞寺穡俊br />
    冰唇輕啟,剛要說話時。

    ‘鈴鈴鈴。’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花隱臣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嵐妮那小丫頭,立刻接起了電話︰“喂……丫頭!”

    一旁,顧蹲×耍 釵艘豢諂 己孟裰喚行︿菔茄就罰 墑牽 譜 歉齙胤劍 澆啥濟揮行藕牛 趺純贍艽蟯 緇啊D訓朗撬橋虡G戳寺穡坎弧  ㄒ壞穆芬丫 環饉懶耍 趺純贍虡G矗br />
    心髒就像是被懸掛到了喉嚨口一樣,緊張的仔細盯著花隱臣。

    花隱臣握著電話,剛喊完,只听電話里只有喘氣聲,皺了皺眉頭︰“喂?”

    ‘臣……是,是我……’電話里傳來了沙啞滄桑的聲音。

    花隱臣一下就听了出來︰“母親!您在哪里?嵐妮的電話怎麼在您這兒?”

    “臣,快,快來救我們。”

    “你在哪里,你慢慢說。”花隱臣的表情從急切變成了沉穩,他听得出來,母親那邊的情況好像不太對勁,她應該快沒有力氣了。

    “我,我們被,困在一個酒莊,小妮想辦法讓我先出來的,她還在酒莊的地下酒窖里。”電話那頭,鄭文雅已經是哭著說的了,她腦袋眩暈,說話口齒都開始不清晰了起來。

    天知道此時,花隱臣的臉色有多麼的難看︰“你現在,在哪兒,你知道嗎?”

    “我剛剛看到了路牌,好像是……是……廣、廣寧……寧……”鄭文雅話沒有說完,實在是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電話還沒有掛斷,花隱臣急促的喊了幾句︰“喂?喂喂?!”

    除了風聲外,依然沒有了回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