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319章番外04回憶錄,心痛

第1319章番外04回憶錄,心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319章番外04︰回憶錄,心痛

    那天,晚上很晚甦小舞才回來,當然了,冷炎親自把她送回來的︰“很晚了,早點睡。”

    “嗯。”甦小舞跳了下車。

    ‘啪’的一聲,冷炎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看著她手掌上的創口貼︰“今天一天,你的手都躲躲藏藏的,怎麼了?怕你哥哥看到你手上的傷嗎?”

    “呃……”甦小舞趕緊收了收手︰“沒有,我哪里有躲躲藏藏的。”

    “怎麼弄的?”

    “昨天,去攀岩弄得。”甦小舞撒謊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臉不紅,氣不喘的摸樣……

    “是麼……”冷炎肯定不相信嘍。

    “是!當然是!”

    “小舞,我們認識了多少年?你騙的撩我?說,是不是龍夜天對你用家暴了!”說到這兒時,冷炎的眼中,蹭的已經開始竄起了怒火,那是只要甦小舞一點頭,他就要進去跟龍夜天拼命的摸樣。

    見他比她還激動,小舞趕緊擺了擺手︰“他要是家暴,我早離婚了。哎呀,跟你說了就是了,我是做飯被弄得。”

    “做飯?你做什麼飯?家里的佣人呢?這要是被瑾風知道的話……”冷炎的激動的話沒有說完。

    小舞趕緊踮起腳尖捂住了他的嘴巴︰“我就是想給他做麼,你別告訴我哥哥。”

    “……”

    “冷炎……”

    “行了,行了……”

    “嗯。那我先回去睡了。”她這才心滿意足的擺了擺手,篤篤篤的跑了回去家里,剛想上樓,肚子突然咕咕咕咕的叫了起來。

    摸了摸肚子,有些餓了呢,對了!今天早上做的蔬菜卷,用微波爐打熱的話,應該還能夠吃。

    想到這兒,她興沖沖的跑去了廚房……

    黑色的垃圾桶里,沒有別的垃圾,只有今天早上她做的蔬菜卷,那一刻,甦小舞一下無力的蹲了下去,抱著垃圾桶,眼淚唰的一下落了出來。

    為什麼呢……

    為什麼他又倒掉了呢?

    到底,是哪里弄錯了?到底,是他的心太冷,還是她哪里做的還不夠好?

    二樓。

    書房。

    ‘叩叩叩’女佣叩門進來︰“爺。”

    “什麼事。”

    “夫人回來了。”女佣畢恭畢敬的說著。

    龍夜天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抬了抬眸子︰“嗯,她回房睡了嗎?”

    “沒,夫人她……”

    “她怎麼了!”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眉宇間也變得認真了起來。

    “夫人她一回來就去了廚房,好像在廚房……里……”女佣的話變得吞吞吐吐了起來……

    龍夜天雙手撐在桌上,便站了起身︰“說。”

    “好像听到廚房里,有哭聲……”

    女佣支支吾吾的說完。

    龍夜天眼眸一怔,遲疑了許久,這才揮了揮手,示意女佣下去。

    一個人站在書房,他臉色冷沉,走到了窗口,望著外面吹過的夜風,低頭,看向了無名指上的婚戒……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龍夜天一個人從二樓走了下來,夜了,客廳里的佣人也都幾乎去休息了,整個客廳十分的安靜。

    他緩緩的走到了廚房,起手推開廚房的房門。

    燈還亮著,一雙冷眸望了進去,只見廚房的地上,一個小身影抱著垃圾桶靠在牆壁上。

    黑眸一怔,龍夜天走近了她,蹲下身,只見她腦袋歪著,哭的有些紅腫的眼楮閉著,像是已經睡著了。

    “呵,這樣也能睡著?”低語了一聲,他垂眸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蔬菜卷,又看了看他臉上掛著的淚痕。

    眸中多了一些的深沉。

    伸手,緩緩的將她懷中的垃圾桶拿開,又將她那柔軟的身體橫抱了起來,大步朝樓上走去……

    “嗯唔……”小舞舒服的悶哼了一聲,感覺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經常被哥哥這樣抱著走來走去,自然也早已經習慣的往懷抱里鑽了鑽,唇邊,還一邊夢囈著︰“為什麼呢……是我,不夠努力嗎?”

    她淡淡的低語。

    龍夜天眸光垂下,落在了她的身上時,多了一絲冷沉,看著她的睡顏,他的臉色也異常的冷了下去。

    呵……

    他是怎麼了?竟會,有那麼一絲的心疼?這真是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心情,到底是怎麼了……

    次日。

    陽光灑在床單上,甦小舞翻了一個身子,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她猛地坐了起身。

    咦?

    怎麼會在床上?她記得昨天……昨天好像是在廚房里睡著了的啊,對了……隱隱約約好像還記得,是不是有人在她睡著的時候抱過她。

    難道是龍夜天??

    想著,甦小舞蹦了下床,穿著拖鞋篤篤篤的就跑了出去,隨手抓過一個女佣︰“誒,昨天晚上,是誰把我抱上樓睡覺的?”

    “好像是兩個佣人把您抬上來的。”女佣斯條慢理的說著。

    “呃?”小舞愣了一下,揉了揉太陽穴的地方,佣人把她給抬上來的?可為什麼她的身體感知卻是感覺有個人把她給抱起來的?

    那種感覺就跟平常哥哥抱她一樣的。

    難道是錯覺啊?

    甦小舞一個人定在原地。

    而女佣趕緊低著頭離開了,爺吩咐過,如果夫人問起的話,只能夠那麼回答。雖然誰都不明白爺到底有什麼樣的用意……

    小舞站在走廊上,愣了很久,腦海中的感覺和女佣的話交錯著,想了很久後終究是化作一聲嘆息。

    哎……

    一個人走下樓,一眼就看到龍夜天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盯著他那絕冷的側顏,甦小舞悶哼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少女漫畫看多了,竟然會喜歡上這麼一個冰山臉。

    明明每天被她虐的要死要活的,到底她是蒙了心嗎?為什麼偏偏就執著與他呢?該死的……

    月老爺爺,您老人家多久才能夠開恩,讓龍夜天這座冰山,稍微融化一下呢?

    結婚已有半年有余,她和他盡管天天都生活在一個屋檐下,距離卻沒有拉近多少,他的心里,終究還是沒有她。

    “你起了?”突然的,龍夜天放下了手中的報紙,扭頭問道。

    甦小舞猛地一下抽魂出來,一下對上龍夜天的視線,她是听錯了麼?龍夜天可是很少主動叫她的。

    興奮倒是沒有,反倒是讓她有些不安了起來。

    這大概就是,反效應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