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18章他的朋友內有兌換碼

第518章他的朋友內有兌換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18章︰他的朋友(內有兌換碼)

    平淡的話中,沒有任何的起伏。

    皇甫烈唇角嚼起了一抹笑意︰“幾年了,你變了不少,如果不是龍老爺子去世,我還不知道,原來,你在這種地方開了一個店。”

    “我倒是更加喜歡現在的生活。”蕭策雙手枕在了腦袋後面,一臉隨意的說著。

    “龍夜天當上青龍軍區將軍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皇甫烈緩緩的開口。

    蕭策眯了眯眼楮︰“知道了,也與我無關。”

    “還是這個性格,這點倒是一點沒變。”皇甫烈唇角的笑容勾的更大︰“策,你說以後統治四個軍區的人,會是誰呢?”

    蕭策眼眸多了一抹厲光︰“烈,如果你是來敘舊的話,我隨時歡迎,如果是談論別的事情的話,我可沒有那個興趣。”懶散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認真了起來。

    皇甫烈依舊保持著笑容︰“你現在就這麼的不願意說軍區的事情了?”

    “如果我願意,現在白虎軍區,還會在你手里嗎?”蕭策說罷,多了笑容,隨性而又懶散。

    “呵……”他輕聲一笑︰“最近都在做些什麼?”

    “忙著打理店面。”蕭策打著哈欠說著,枕在後腦勺的手慢慢的放了下來,格外慵懶的樣子。

    平靜的屋子,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風波,就像是多久不見的朋友,坐下來隨口聊著一些這些年來的事情一樣。

    當年,誰人不知皇甫烈和蕭策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可不知道為什麼,幾年前蕭策突然丟下軍區,一走了之,自此之後,白虎軍區由皇甫烈接任,手握兩大軍區,現在的他,幾乎為人匹敵。

    漫不經心的聊著天。

    突然。

    ‘叮咚……叮咚……’門鈴響起。

    蕭策站了起身,朝門口走去,打開門。

    “店長,那個……”站在門口的店員,剛想要說,甦小舞在樓下喝酒,突然見到店長的房間里還有別人︰“店長有客人啊?”

    “說吧,什麼事。”蕭策依舊漫不經心的摸樣。

    牛郎店里的大部分的店員,做事都十分的謹慎,見有外人,便壓低了聲音,小聲說道︰“你的朋友在店里喝醉了,所以說來問您一下,該怎麼處置?”

    “朋友?”

    “就是那位甦小姐。”

    蕭策皺了皺眉頭,小舞?眉宇間緩過神來,對店員揮了揮手︰“行了,我知道了,先照顧好她,我一會兒會過去看看。”

    “哦,好,是。”店員點了點頭,這才匆匆的離去。

    皇甫烈站了起身︰“有事?”

    “是呢……店里整天瑣碎的事情不少。”他眉眼帶著幾分懶洋洋無所謂的摸樣。

    “那麼,我就不繼續打擾了。”

    “走吧,我送你。”蕭策唇角勾著淡淡的笑意。

    和皇甫烈一起下了樓。

    晚上的絕色店格外的熱鬧,客流量極大,穿過長廊,皇甫烈的眼角的余光,突然落到了一邊,目光一眯,嗯?那個的女人……是……

    蕭策的目光也順著皇甫烈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甦小舞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手里還晃著一個酒杯。

    下一秒。

    皇甫烈起步要朝那個眼熟的女人走去。

    卻被蕭策一個側身擋住了︰“烈,走吧,被人看到你在這種地方,可不合適哦……”他提醒了一句。

    視線被蕭策擋住,他也沒能真的看清楚那個女人的摸樣,只是覺得,好像有點眼熟︰“嗯。”沒有再朝小舞那兒走去。

    皇甫烈轉身,走出了大門。

    雅座的地方,小舞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個寧酊大醉,現在手里還抓著一個杯子的邊緣輕輕的搖晃著。

    “哈哈哈…喝嗎?你們,還喝嗎?”徹底醉了的她開始理會起來旁邊的人了,手里拿著的杯子,一晃一晃的。

    一旁的牛郎糾結著,這喝還是不喝呢?店長說一會兒要過來︰“小姐,您先別喝了喝了,一會兒……”

    “咳,咳咳咳。”她突然咳嗽了起來︰“水……水……”伸手,抓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當做是水,灌了一口。

    牛郎們只能夠是在旁邊看著,照顧著,端茶遞水,給紙巾,畢竟好歹是店長的緋聞女友呢,這不怎麼樣也得好生伺候著麼。

    ‘鈴鈴鈴……’

    電話在桌子上震動著。

    牛郎們瞅了一眼︰“小姐,你手機已經響了很多次了,你接個不?”

    “手機?哪?哪?”明明就擺放在面前的手機,她就像是完全看不到一樣,跟瞎子似的,雙手在桌子上摸著。

    “這兒呢,小姐。”牛郎趕緊把電話給她接通放了在她的手心里。

    小舞握住了手機,果不其然,即使不知道牛郎把電話給她接通了,也把手機放到了耳邊︰“喂?誰呀……”

    要知道這些牛郎各個都是有伺候喝醉的人的經驗,對醉酒的人,習以為常不說,還都知道該怎麼做,這不,要是他們沒把電話接通的話,相信甦小舞絕對不會主動去按接通按鈕。

    只听電話里說著。

    甦小舞跟著接話道︰“哈?冷炎?冷炎是誰啊?”

    電話那邊,冷炎的一張臉都肅了下去︰“小舞,你在干什麼?喝多了?”

    “嗨……別提了,就喝了那麼一點點。”她回答倒是回答的很溜。

    “你再哪里?龍夜天呢?”他自然是認為甦小舞和龍夜天在一起,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不用他多擔心什麼。

    “龍、龍夜天?呵……”小舞輕笑了一聲,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整個人都瞬間冷了下去。

    “喂,小舞,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她淡淡的說著,從剛剛那醉酒的語氣,突然變得正常了起來︰“我累了,掛了。”便嘟的一下掛了電話。

    冷炎完全摸不著頭腦,听前面的話,還以為甦小舞喝多了,可听後面的話,又不像是,這怎麼回事呢?

    別說冷炎摸不著頭腦了,一旁的牛郎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位小姐到底是喝醉了還是沒有喝醉。

    掛了電話的那一刻。

    小舞整個人無力的靠在了後面的椅靠上,睜著眼楮,心里就像是堵了的下水道一樣難受︰“哎……”

    *************

    最後一枚兌換碼【愛書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