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20章喝了它加更

第520章喝了它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20章︰喝了它(加更)

    將她的裙子撩了上去,露出一雙白皙的腿,蕭策目光不轉,將她的腳放入熱水中。

    “啊……疼。”甦小舞下意識的要把腳抬起來。

    可還沒有一秒的時間,蕭策抓住了小舞的腳丫子,直接將她依舊冰冷的雙腳又給按了進熱水里︰“現在知道痛了?大冬天還光著腳在外面走。該!”

    熱水在踫到凍傷的腳時,疼痛感,席卷全身,她幾乎是潛意識的想要把雙腳從熱水中出拿出來︰“疼……疼……”

    “忍著!”

    在甦小舞掙扎了許久,疼痛感慢慢消失之後,她這才安分下來。軟軟的躺在沙發上,後來有感覺有暖和的毛巾敷在了自己肩膀的地方。

    這些皮膚都是在外面受了風的,一些接受熱度,都是疼的,就跟在皮膚上抹了一層辣椒一樣,燒的疼。

    終于……

    在經過了長時間的煎熬後,她總算是熬過來了。心里的悲傷,慢慢的被酒精消逝,情緒也都消失殆盡,顯得異常安靜起來。【愛書屋】

    “起來,把這個喝了。”他走到了沙發前,手里拿著一罐解酒藥,遞到了她的面前。

    小舞還是跟一灘爛泥一樣躺在沙發上,沒有任何的動靜。

    蕭策俯下身,抓住了她的肩膀,將跟沒有骨頭似的甦小舞抓了起來坐著,解酒藥,遞到了她的嘴邊,強迫的塞入管瓶口塞入她的口中,藥往她的嘴巴里強行灌了進去。

    “唔……”好難喝!她立刻表現出不願意喝,搖著腦袋,掙扎著就抵抗藥流進嘴里,奮力拼搏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甩開腦袋︰“苦的。”

    “藥當然是苦的。把它都喝了。”

    “不行,苦。”她擰著眉頭,即使醉了也嘗的出來那個苦澀的味道,令人反胃。干脆倔強的扭過了腦袋。

    蕭策頓了下身,一只手毫不客氣的將她腦袋給擰了過來,還未開口說話。

    只見甦小舞突然臉色一轉,雙眼帶著別的情緒,雙手一把抓住了蕭策的衣領︰“那個……那個……”

    “嗯?”蕭策皺了皺眉頭,恨不得直接把她給打暈了伺候更好些。

    “我,想要……要……”口齒不清的說著,她腦袋昏昏沉沉,腦袋磕到了蕭策的肩膀上去︰“我想要……”

    軟軟的語氣,手指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不禁引人遐想。

    “要?我說小東西,你要什麼?”

    “我要……嘔……”話沒說完,甦小舞趴在他的肩膀上,胃里一陣翻騰之後,直接嘔吐了出來,才磨磨唧唧的道︰“要吐……”

    那一刻,蕭策平淡的吸了一口氣,臉色閃過一抹黑,早該想到了,會是這樣,千算萬算,還是忘了算這個。

    “嘔……”胃里涌動,她肆無忌憚,繼續吐著,完全忘了面前還有一個人在,也渾然不知自己正吐了人家一身。

    後來……

    發生了什麼事,甦小舞完全都是渾渾噩噩的狀態。

    疲倦過後,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具體是什麼事情忘記了,只記得,那麼夢讓她痛心,痛心到不斷的掙扎。只想從夢魘中趕緊出來,趕緊擺脫那一系列的所有陰暗。

    朝霞像千萬把利劍透過樹梢,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映射進了臥室里。當藝術光線落在小舞的眼皮上時。

    這刺眼的光芒,終于把她從噩夢中拯救了出來。

    甦小舞一下睜大了眼楮,清晰的看著屋頂的水晶燈,大喘了氣,總算是醒過來了。咦?這里是哪里?

    扭了扭頭,打量著屋子上下。

    好眼熟的地方,可是只是眼熟而已,她並想不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呃……”腦袋動了動就很疼。

    她記得昨天喝酒了。

    還發生了什麼事來著?

    努力的回憶著昨天發生的事情,從那個臣少家出來後,遇見龍夜天的事情全都記得,後來她就一直走,一直走。

    好像越走越暈,再後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小舞蹭的一下坐了起身,什麼都不記得了,那這是哪里?她是怎麼到這個地方來的?又怎麼會睡在這個地方。

    ‘ 噠’

    這時,臥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甦小舞的目光一下看了過去,落在門口的人身上,只見那個人只穿著一條褲子,光著上半身。

    微卷的劉海搭在眼前,一雙眼楮慵懶的好像是隨時都要睡覺似的。

    “蕭策?”

    “小東西,醒了?”他懶散的站在門口,手里端著一個杯子,身體懶懶的斜靠在門框的邊緣。

    “你怎麼會在這兒?”

    “你好好看看,這是誰的家。”

    甦小舞這才又細細打量了一下周圍,頓時恍然大悟,她就說這里怎麼這麼眼熟了,這是蕭策的臥室︰“可我,怎麼會在你這兒?”

    “喝斷片了?”他帶著懶散的笑意說著。

    小舞抓了抓頭發,是啊,她喝斷片了,只記得,她賭氣的和龍夜天說,自己要去尋歡,難道她還真的就自己跑到牛郎店里來尋歡作樂了嗎?

    一想到這兒。

    小舞顫顫抖抖的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身上,身上的禮服早已經不見了,換上了一身男士的襯衣,吞咽了一口唾沫︰“你的衣服?”

    “不然還能是你的衣服?”

    甦小舞抿著唇,又極其認真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為什麼自己會在蕭策屋子里,還換了衣服?難道她真的……

    眼珠子一轉一轉的。

    蕭策身板打直,緩步的朝床邊走了過去,將手里的杯子放到了床頭櫃上︰“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反正,該做的,都做了。”

    她不禁的打了一個顫栗︰“什,什麼叫做,該做的,都,都做了?我們做什麼了?”她該不會真的來這里尋歡作樂,然後,做了那種事情吧?

    “你說呢?孤男寡女能能做什麼?當然是……”蕭策俯下身,目光往她胸口的地方一點點的看下去。

    小舞下意識的也看了下去︰“不。不會吧……”

    “我也沒有想到,原來你這小東西,平常看起來一本正經的樣子,喝了酒後,是這麼的熱情奔放。”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