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36章敢不敢殺她

第536章敢不敢殺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36章︰敢不敢殺她

    “我來!”一個人挺身站了出來。

    冷炎手底下調教的人,一個個都是出生入死的,干這行,早就把腦袋給放在了腰間,根本就不怕死。

    所以眼楮都不會眨一下的站出來了。

    小舞微微一笑,看向龍夜天︰“先把石磊放了。”

    龍夜天一個眼神。

    青蓮立刻解開了石磊身上綁著的繩子。

    小舞這才再度舉起了手槍,槍口對上第二個人,越到後面,幾率就越來越小,從六分之一,變成了五分之一。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那麼幸運的幸運的事情,不可能五個人沒有個人中子彈,肯定會有一個!

    開槍!

    ‘ !’

    一聲空響。

    甦小舞唇角的笑容勾大,龍夜天只是冷冷的看著,青蓮也很識相,在第二個人沒有中子彈的時候,又松開了一個人的禁錮。

    幾率到了四分之一了……

    ‘ …!’

    空響過關,即使連著三個人空響,但這依舊沒有讓在場的人內心的熱情遞減,畢竟面對的幾率可是越來越少了。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下一個人會中槍!

    ‘ !’

    結果還是一聲空餉,四個人身上的禁錮都被解開了,她順利的把他們從龍夜天的手中解救了下來。

    可,現在最後的問題是。

    二分之一的幾率,最後一個人是她,甦小舞。

    “小舞姐,不行,不可以,最後的那一槍,我來!”石磊立刻站了出來,如果小舞姐出了什麼事的話,他以後如何像冷爺交代?

    後面的三個人都爭先搶後了起來,明明不是什麼好事,卻一個個積極的要命。

    “我來!”

    “我來!”

    金燦燦不屑的輕哼了一聲︰“這個時候在這兒裝什麼情深意重?喂,那個女人,你剛剛不是牛逼哄哄嗎?趕緊啊,就剩下你了!開槍啊!”輕笑著,他不信,最後二分之一的幾率,這些人真的有那麼的好運,還是不中那一枚子彈,下一個里絕對有子彈!

    甦小舞冷冷的看了一眼金燦燦,卻沒有理會他,而是手里拿著手槍,輕輕一轉,將槍柄遞給了龍夜天︰“最後了,你來吧……我可不想自殺。”

    龍夜天的那雙眼幾乎完全陰沉了下去,盯著她遞過來的槍柄,遲遲沒有去接過來,抬頭,對上她那鳳眸︰“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這不是賭博游戲嗎?爵爺何必說這樣的話,來挖苦我?”她冷不丁的說著。

    “呵!”陰冷的笑了一聲。

    小舞手里的槍輕輕的一轉,直接把手槍丟給了之前那個找茬的女人︰“爵爺不肯賞臉,那麼你來吧。”

    女人驚慌失措的抓著手槍︰“我,我不會開槍。”

    “小時候沒玩過玩具麼?扣下去不就是了!”她一句話落。,

    女人雙手緊張的抓著槍,誰都很明白,這里面有一個有子彈,會殺死人的子彈,她舉著槍,因為距離非常的近,所以可以瞄準小舞的腦袋︰“那,那我就真,真開槍了啊,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你要是死了,可不管我的事。”

    “這是游戲規則,我當然知道。”小舞點了點頭。

    女人手顫抖的舉著手槍,為了瞄準一點,她朝小舞移動了兩步,用槍對著她的腦門,雙手扣動手槍的扳機……

    一點點。

    扳機一點點的往下。

    緊張的氣氛讓周圍的人都睜大了眼楮,直直的盯著那即將開槍的手,看著那黑幽的槍口,那是對生命的制裁。

    甦小舞一動不動,甚至是直接閉上了雙眼……

    “唔!”女佣自己用力的咬了咬牙,猛地用力要完全扣下扳機時。

    一道黑影站了起身,一把握住了女人手里抓著的手槍!

    女人感覺到自己的手沒勁按下去了,好奇的睜開了眼楮,只見龍夜天站在她的面前︰“爵,爵爺……”

    全都提到嗓子眼的心,因為龍夜天突然起身,而被咚的一下打了下去,一幫幫都疑惑的盯著龍夜天。

    爵爺這是干什麼呢?都要開槍了,怎麼阻止了起來?

    “滾開!”龍夜天握住了女人手中個左輪槍,一點點的將手槍拿了過來,冰冷的臉上,沒有一點的表情。

    閉著眼楮的小舞,一點點的睜開眼楮,看著拿著手槍的龍夜天,心里不禁一酸,甚至覺得他的舉動,讓她心里堵得慌。

    沉澱了心情,紅唇勾起了淡淡的笑容︰“爵爺,又決定親自動手了嗎?”

    “甦小舞!”龍夜天低沉的叱喝出來。

    “嗯?”她輕輕揚起下顎。

    冰冷的帝王身上早已經是憤怒的火焰,他的眸色,黯淡的像是灑了一層灰,把手槍隨手往沙發上一丟,伸手,一把揪住了小舞的領子,將她身子往自己的面前一拉︰“你拿你的性命,跟我玩是嗎?”

    她被拉得上半身幾乎靠在了他的身上︰“對啊,不是早就說好的嗎?這是游戲,龍夜天,你該不會連游戲都玩不起了吧?”

    甦小舞瞳孔顫抖著,從龍夜天起身奪槍的那一刻,情緒就已經累積到了極點,她的內心有著一股無名的火焰。

    似乎非要與他作對,非要說那些偏激的話不可!

    理智早已經被情緒抹消的差不多了,她是傷心夠了,用半個月去撫平自己的傷口,可當看到他的那一刻,才知道,有時候自己做的一切事情,竟是那麼的無力……

    或許別人不懂……

    有些人就是那麼固執的一直刻在記憶里的,即使你忘記了他的聲音,忘記了他的笑容,忘記了他的摸樣,但是每當想起他時的那種感受,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那種刻在骨子里的感受。

    原來就是刻骨銘心……

    兩個人目光對峙著,一個眼底寒光無數,一個某種如火一般,不相上下,電石火光,波濤洶涌!

    “誒,原來這個女人和爵爺認識的嗎?”

    “好像還很熟的樣子。”

    “那個女人膽子好大,竟然直呼爵爺的名字。”

    “是啊!爵爺為什麼丟下手槍,為什麼不殺了這個狂妄的女人呢?爵爺難道真不敢殺了她嗎?”揣測的聲音,很小聲很小聲的在周圍響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