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40章生日蛋糕加更

第540章生日蛋糕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40章︰生日蛋糕(加更)

    此時,蕭策站直了身板,朝廚房里面走了去,從甦小舞的手里拿過了材料。開始替她做了起來。

    小舞站在一旁,盯著他那嫻熟的手法︰“你,你看起來很熟,你會做?”

    “剛看了一眼教程。”

    “只是,看了一眼啊……”豆大的汗,布滿了小舞的腦門,現在都什麼社會?男的一個個都變成了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的人了,反倒她們,不禁一聲哀嘆。

    莫名其妙的角色互換,蕭策在廚房里幫她做了起來,反倒是她開始打起了下手,不過蕭策只是把最復雜的部分,搞定了後,就一臉很累的樣子,扭頭出了廚房。

    後面的程序,小舞也一頭霧水,就順手接著他的後面繼續做了起來。

    從開始做蛋糕,到做好,大概廢了有一個上午的時間,最後終于算是圓滿的搞定了,三個一樣大小的蛋糕擺在了桌子上。

    其中一個用盒子打包好,那個顯然就是蕭策的了。

    慵懶的眸子輕輕一斜,落在另外的兩個蛋糕上︰“嗯……兩個,這兩個是做給誰的呢?”

    小舞指了指藍色的蛋糕︰“這個是給軒軒的,其實今天是他五歲生日,雖然他沒有能夠在我的身邊,不過生日嘛,還是要過的。”

    還記得軒軒出事的那一天,兒子還蹦蹦跳跳的在她的面前刻畫著要怎麼樣怎麼樣過生日,呵……命運啊,就是這麼世事無常,那個時候答應兒子的,終究是不能夠實現了。

    他現在雖然還在睡覺,但是沒有關系,無論距離有多遠,無論他知道不知道,這個生日,都得過!

    蕭策目光一沉,自然是知道軒軒是誰,便轉移了話題︰“這個呢?”指了指藍色蛋糕旁邊的粉色蛋糕。

    甦小舞臉上的表情,並沒有輕松一下,反而更加的沉重了幾分,看著那個粉色的蛋糕,嘴角僵硬的勾起了一抹笑容︰“這,這個啊,也是今天過生日……的……”眸光沉重,似乎想起了那個人,讓她並不輕松一樣。

    看著她。

    蕭策眯了眯眼楮,幾乎能夠感覺得到,這個小東西身上藏著許多的秘密,她應該經歷了不少的事情,而且,看來有些秘密還藏的十分的深,甚至是不為人知的。【愛書屋】

    笑了笑︰“既然是給兒子過的生日,就該開心一點。”

    他的話,把小舞從沉重的氣氛中拉了回來,立刻點了點頭︰“是,你說的是啊,我是一時間,想太多了。過生日麼,就該開開心心的。”

    大手拍了拍她的腦袋。

    ‘鈴鈴鈴。’

    電話鈴聲打破此時的安靜,甦小舞到處的找起了手機

    “往哪瞧呢?在那兒呢。”蕭策一副無奈的摸樣,盯了一眼沙發的邊緣那兒一直震動的手機。

    她沒有來得及說謝謝,就趕緊去接下了電話︰“喂,紅蓮,什麼事?”

    “小舞姐,有冷爺的消息了。”

    甦小舞瞳孔一閃︰“真的嗎?有冷炎的消息了,他現在人在哪里?”

    “就是上一次我們去過的那個軍用監獄。”

    “是那個監獄……糟糕,那個監獄里里外外的守備多了好幾倍,根本就留不可能再偷溜進去。”甦小舞沉默了許久,電話里又和紅蓮聊了幾句後,她點了點頭︰“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考慮一下的。”

    掛了電話,她整個人無力的坐到了沙發上。

    蕭策拿起了自己的那一份蛋糕︰“那我就不打擾了,回見。”

    “嗯,拜拜。”甦小舞剛點了點頭,突然腦海里想到了什麼,眼看蕭策就要離開了,她立刻像火箭一樣,蹭的站了起身,箭步沖了過去,拉住了蕭策的手臂︰“等等!”

    蕭策停下腳步,扭頭︰“嗯?等等?我可以理解,你現在這是要留我下來過夜麼?”

    甦小舞立刻松開了蕭策的手臂,笑臉迎迎的說道︰“我看現在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你留下來吃個便飯吧?”

    “我只對留下來過夜有興趣。”他慵懶的眼神里,多了一抹趣味。

    甦小舞臉色一僵︰“吃完飯,我親自送您回去,蛋糕,我替你拿,向您這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麼能夠自己拿著蛋糕回去呢?來來來,過來再坐坐。”她點頭哈腰的把蕭策手里的蛋糕給拿了過來,然後放回了茶幾上。

    蕭策坐回了沙發上,懶散的用手支著額頭︰“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有什麼事找我?”

    小舞奉來了熱茶,一臉笑意,緩緩道︰“上次,你不是在軍用監獄的外面救過我一次麼?這一次,我又有一個重要的朋友被抓進去了,可是哪里的守備,比之前多了很多倍……”

    “那個叫冷炎的麼?”他淡淡的說著。

    “你知道?”小舞有些驚訝。

    “知道一點。”

    甦小舞拍了拍手︰“那就太好了啊,我現在想要救他,不知道你能不能夠指點迷津一下,要怎麼樣才可以殺進去救人。”小舞眉飛色舞的說著,手在脖子上比劃了比劃。

    “殺進去,你打算像上次那樣硬闖?”

    “……”

    蕭策任重道遠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東西,你是嫌命太長了吧。”

    甦小舞低了低頭︰“可是握必須救他出來,蕭策,你以前是白虎軍區的將軍,你應該很清楚,軍和軍火商之間的關系,他們一定不會放過冷炎的。”

    “那你怎麼不干脆去求求龍夜天呢?”他托著腮並不在意的說著。

    小舞眸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別的地方,如果有用的話,她現在就不會那麼苦惱了……

    看著她轉移的眼神,蕭策眸光一眯,怎麼會看不出來這神情代表著什麼,必然是求過了,沒有用。

    他語重心長的開口︰“這個世界上,不是事事都能夠逞心如意的,只要你有信心,就算不不能夠成功百分之一百,也能夠成功一半。”

    話總是說的那麼有味道,值得人深深的去體味。

    小舞抬眸︰“我該怎麼救他?”

    “明搶不行,你不會暗盜嗎?”

    “什麼意思?”甦小舞雙眼閃爍著光芒。

    “每個將軍的手里,除了有兵符以外,還會有一些隨身的令牌,平常傳達口令時用的。”他一語點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