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541章龍夜天的破天荒

第541章龍夜天的破天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41章︰龍夜天的破天荒

    甦小舞雙眼的光芒更甚,她就知道,如果問蕭策的話,一定多多少少也能夠問道一些東西,令牌?如果有了那個令牌的話,就能夠假扮士兵混進去,嘖,這個辦法不錯,風險小,勝率大︰“嗯,那你還有令牌嗎?”

    “我不過是一個小店的店長,能有那東西嗎?”他淡了她一眼。

    小舞的眼里閃過了一抹失落,先不想往後的計劃,要得到那個令牌又談何容易呢?

    蕭策這才又說道︰“小東西,去龍夜天那兒偷一樣東西對你而言,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他微微一笑。

    她眸光一抬︰“你的意思是……”

    “做飯吧。”他卻沒有再說下去了。

    不過一切盡在不言中,該說的,該點明的也都說清楚了,龍夜天現在是青龍軍區的將軍,所以他的身上必然又令牌,所以要她去龍夜天那里偷嗎?

    小舞眸光一轉,自己細細的琢磨了起來,一邊自己琢磨,一邊去廚房折騰了起來。

    *

    伯爵家。

    花沐臣坐在沙發上,雙腳搭在了一邊,隨便的樣子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樣︰“無聊啊,夜天,你家真的好無聊啊,要不,我找幾個人來開派對吧?”

    作為派對達人,花沐臣,人如其名,就跟一只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到處翱翔著,不過,到龍夜天家里,就難免覺得有些冷清了唄……

    一個人自言自語著。

    花沐臣從沙發上起身,我靠,夜天搞毛啊?家里好歹來幾個佣人跟他聊聊天也好啊,安靜的跟有鬼似的。

    “夜天……你還要在廚房呆多久?”實在難忍寂寞,花沐臣只好去了廚房的地方,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奶油味。

    再仔細一看。

    龍夜天優雅的站在櫥櫃旁,面前放著一個精致的蛋糕,而他手里拿著奶油,一臉漠然的正在裝飾著那個蛋糕。

    花沐臣趕緊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楮,什麼都沒有說,直接過去摸了摸龍夜天的腦門。

    “干什麼?”龍夜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沒發燒吧?自己憋在廚房里這麼久了,做蛋糕?”花沐臣一副你有病,你絕對有病的表情看著龍夜天。

    “怎麼了?”他卻理所應當的回了花沐臣一句。

    花沐臣拍了拍自己的腦門,不是龍夜天發燒了,就是他發燒了,自己親手下廚房做東西,被什麼的東西給刺激了麼。

    正納悶著,好像想起了什麼,花沐臣一副恍然大悟的摸樣︰“哦……我知道了,你也覺得無聊了,所以做蛋糕,想開派對了是嗎?等等,我這就去給我的貝比們打電話。”說著,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出去召喚貝比。

    還沒有走出幾步,就被龍夜天一只手拉了回來︰“想開派對,你回家去開。”

    花沐臣一臉失望︰“不開派對,你做蛋糕干什麼?誰生日?”難道今天是他生日,夜天給他一個驚喜?

    不對啊。

    算算時間他生日還早啊!

    想了想,花沐臣道︰“你寶貝前妻生日?”

    “我兒子生日。”他冷不丁的說著,把奶油放了下來,面前的蛋糕也完工了,看著蛋糕,他眼里多了一抹的溫柔。

    花沐臣這才安靜了下來……

    天下父母心,果然都是一樣,即使是冷情的龍夜天,也不外如是,但誰又知道,這份柔情,只是因為軒軒是他的兒子呢?還是說,軒軒是他和她的兒子,才能夠得到這個冰冷男人的溫柔?

    從冷炎被抓起來到現在,已經有大半個月了。

    泄露出來的消息也越來越多,當得知的消息越多後,小舞這邊也不再是安靜的觀望,而是開始采取行動了。

    天氣越來越冷。

    每日早晨,天氣都跟蒙上了一層水霧一樣,中午的陽光灑在人的身上,也不覺得溫暖,總是寒風一吹,就冷的刺骨。

    陽光斜照,皇城里,庭院闃然,離離疏影……

    皇城的某個宮殿的臥房里。

    春色無邊,兩個身影交纏在一起。

    “嗚……烈,你好棒。”女人細細的聲音,纏纏綿綿的在屋子里起伏著。

    男人不斷的沖撞著女人的身體。

    “烈,我要到了,不行了。啊……唔啊……”女人大喘著氣,臉上翻著潮紅,雙手背在枕頭上,死死的抓著枕頭,不斷難耐的咬著下唇。

    屋子里,正在上演著激烈的事情,門外,一道身影把耳朵貼在門口小聲的停了一聲,大白天的就在做這種事情啊……

    還以為,這個時間,皇甫烈應該不在宮殿里呢,看來是算錯了。

    既然臥室里有人,她去找找書房吧。

    甦小舞踮著腳,十分小心翼翼的在走廊上走著,一身休閑的衣服穿梭在走廊上,不斷的左顧右盼深怕被人發現她的行蹤。

    書房,書房……

    這里的房間太多了,但是唯獨讓甦小舞慶幸的是,宮殿的構架和皇甫御宮殿的構架差不多,所以要找起來,也並不算太難。

    憑著記憶和直覺,小舞小心翼翼的摸進了一間屋內,書房……

    是這兒沒錯了吧。

    一進去,小舞看著書房里的擺設,桌子上堆放著許多的文件,一旁的架子上,還掛著皇甫烈的軍裝。

    一看他就經常在這間屋子里辦公。

    沒有敢太浪費時間,甦小舞趕緊利利索索的找了起來︰“令牌,令牌……皇甫烈會把令牌藏在什麼地方呢?”

    回憶前幾天和蕭策之間的話。

    想要蒙混進軍用監獄,再用硬闖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夠暗度陳倉!但是這個前提就是,她必須找到一樣能夠保證自己可以暗度陳倉的東西。

    將軍的信物,令牌,有了這個東西的話,她就能夠有把握混進去監獄里把冷炎救出來了……

    回憶……

    “對了,蕭策,如果我偷了龍夜天的令牌,去救冷炎的話,東窗事發,龍夜天會受到牽連嗎?”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關心他的死活?”

    “……”甦小舞沉默了。

    從回憶拉回現實,只要是將軍,就會有令牌,所以說,皇甫烈這兒也一定會有令牌!雖然說,去龍夜天那兒偷對她而言,確實是比較容易一些,但與其最後害了他,不如把這個鍋丟給皇甫烈。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