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480章 兩個相同的玩偶

第480章 兩個相同的玩偶

    趙白安怎麼都想不到,竟然連一支看上去非常普通的筆都要三百四十五塊錢。

    她突然之間有了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身邊的浪漫仙境霎時間變成了浪漫陷阱。在這個地方,無論是誰,都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所以她直接拉著森山出了商店。

    “你怎麼出來啦?”直到出了商店之後,森山這才詢問趙白安。

    趙白安因為要面子,所以沒有告訴森山她因為嫌貴,她只是說自己其實只是想過過眼癮而已,而現在自己已經感覺足夠了。

    森山為此並也沒有多想,只是一听而過。

    兩個人自然沒有忘記他們這次出來的最初目的——他們將手中的袋子打開看看禮物。

    趙白安在剛拿到的時候還沒什麼感覺,而此時則有了一種急迫想要知道的心情。

    她迫不及待的在商店門口打開了禮物。

    本為出現在眼前的會是一份驚喜,可是卻沒想到發現自己拿到的竟然是……

    史!迪!仔!

    回想剛才,趙白安真的是要被那個自信滿滿的自己給氣笑了,她連連感嘆︰“唉!怎麼會這樣!真的是不想要什麼就來什麼。”

    不過她立刻又想到了森山之前說過的話,雖然她當時拒絕了,但此時自然是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森山手中的袋子上。

    她目光炯炯地催促著森山︰“你快點打開呀。”

    森山挑了挑眉,不過沒有多家嘲笑趙白安,只是打開了自己手里的袋子,結果他拿到的……

    也是史迪仔!

    對此結果森山也是多少有點失望,不過他看著猶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的趙白安半開玩笑地調侃道︰“看來你剛才的決定還是對的,我們果然不用交換。”

    趙白安抿了抿嘴,有氣無處撒,只得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嫌棄的將自己手中的東西重新塞回了袋子里。

    森山看著她那個樣子,在心中偷笑,但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地安慰道︰“好啦,其實你想想這樣的概率也不多呀。”

    “雖然覺得這樣看來有點怪怪的,但是凡事換個角度想,你不覺得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樣的事情只能證明我們很有緣分,不是嗎?”

    說完之後,森山為了讓趙白安高興,還特意的把趙白安手里的玩偶也拿了過來,然後將兩個玩偶擺在一起遞到了趙白安的面前。

    趙白安知道森山是好心好意,可是她其實真的不喜歡,所以還是覺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自己運氣一向都很好,不應該如此啊。

    以前無論是做什麼事情,雖然不能說是次次都隨心而行,但是每次也都是非常讓她滿意的。但是這次她卻非常的意外,所以趙白安考量著,為什麼會這樣。

    想了半天,她只能考慮出一個不算是理由的理由,自己這麼衰,或許是已經把好運已經用在了別的地方,比如說就是她把所有好運氣都用在了森山邀請她兩個人一起出來玩的事情上了。畢竟今天的約會,是她想都不敢想象的,她甚至連做夢都不敢夢到。

    趙白安是個一直相信運氣守恆論的人,所以如此想來,她的心情頓時好了很多。

    她看著森山手里兩個一模一樣的玩偶,一瞬間有了一種這是命中注定的錯覺。

    這史迪仔好像也沒有那麼的讓人不能接受嘛,甚至可愛了起來。

    這大大的眼楮和咧開的嘴巴看起來突然變得喜慶了起來,樂呵呵的,還挺憨的嘛!

    她把玩偶香包從森山的手里接了過來,然後真正的重新放回了袋子里,或許自己依舊不能好好對待史迪仔,但至少也不會將其壓箱底了。

    森山在一旁看著趙白安突然間的轉變,以為是自己勸說成功,不自覺的也在心底高興起來。

    之後,兩人結伴同行一起離開了位于市區的迪士尼商店門口,向著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期間兩人一起聊天,話題大多都圍繞著過去的一些日子。

    不知不覺之中,他們已經來到了地鐵站。

    一前一後,兩人一起入了閘機,一切都那麼順利,但趙白安知道,這樣的舉動中包含了她內心的傷疤。

    她始終都記得,在初中的最後那段時光里,曾經和森山的一次出游是怎樣的不歡而散,她始終都記得,她站在閘機內側看著森山在外側的身影就這樣意欲離開,就這樣說著再見,而她被擋著無法出去。

    她始終都記得,她也始終都害怕,所以她養成了最後一個檢票的習慣,只有這麼做,她才能安心。

    但是這樣的原因只要放在心里就好了,她期待著或許有一天自己的這個心結就會被慢慢解開。

    趙白安朝走在前方的森山淺淺一笑,然後快步跟了上去。

    不過完美之中總會摻雜著那一絲絲的不完美。

    趙白安和森山兩人等到地鐵後,卻發現空位並不多,而且全都是單個的座位。

    森山對眼下的這個結果失望透頂,如果兩人分開落座的話就不能肆意聊天了,可是如果站著的話他也知道趙白安很累了。

    但這股情緒最後只化成了對眼前的無奈,趙白安亦是如此。

    不過她並沒有想這麼多,先行坐下了。

    趙白安旁邊的是一個帥氣的男生,不得不說是那種讓人一看就眼前一亮的類型。

    而森山身邊坐的則是一個比較粗獷的中年男人,外形自然看上去很跎,穿著和打扮也非常老氣。

    兩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森山一下子就感覺不太好,他並不是嫌棄身邊的這個男人,而是嫌棄趙白安身邊的那個小帥哥。

    不知道是不是男性荷爾蒙作祟,他竟莫名其妙的嗅到了一股不好的氣息,雖然只是一個陌生人,可不爽之情卻抑制不住的迸發而出,讓他毫無招架之力。

    森山在這種心情的驅使下,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這還導致坐在後排的趙白安抬頭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不過森山並沒有多管,他與趙白安之間只有一個障礙物,而且這個障礙物讓他有些眼熱,他恨不能現在就把這個障礙物趕緊挪開,因為他發現這個障礙物貌似正試圖跟趙白安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