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鴻蒙仙緣[穿書] > 血河(七)

血河(七)

    血海驟然減少的血獸讓在血海內的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  不過大家心中都隱約有個猜測,血海是不是出事了?

    之前將顧皎逼到絕境的金冠男子這時已經沒有初遇顧皎時的悠閑,他身上的法衣都碎裂了,  頭上的金冠也沒了,  身上全是傷勢,他感覺到圍攻自己的血獸驟然消失,  他心頭警鈴大作,  也顧不上下界不能用上界法術,想要強行破開血海的結界,  卻不想他身邊憑空顯現一個血色虛影漩渦。

    金冠男子戒備地倒退幾步,謹慎地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漩渦,  片刻之後漩渦中款步走出一名風采卓然的白衣男子。金冠男子瞳孔微縮,  上界到下界的修士之間總有特殊的感應,這白衣男子一出現他就確定這人肯定也是上界修士,  這年頭上界修士這麼不值錢嗎?江忘川神色冷漠,抬手便施展法力朝金冠男子壓去。

    金冠男子見江忘川抬手便是濤濤血海,  他駭然道︰“你已經煉化血河了?你是誰?跟剛才那人是一伙的?”金冠男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天下怎麼會有人把無盡血海拱手讓給別人的?

    江忘川沒有回答男子的任何話,  而是借著血海之力,一擊便將他擒下,男子在血海中掙扎漂浮,  江忘川抬手就要讓血海將他煉化,  霍臻阻止江忘川說︰“把他留下,  我正好少個高階傀儡。”

    他留給顧皎的保鏢實在太無能了,他想給顧皎弄個修為高強些的侍衛,這上屆修士修為雖是陽神,但法身淬煉堪比人仙,  是個很不錯的傀儡材料。

    江忘川聞言默默地收手,或許是元神轉世的緣故,霍臻很早就發現江忘川有了自己的意識。不過依然可以控制江忘川,甚至可以輕而易舉地決定江忘川的生死,也可以隨時知道江忘川心中所想,但這一切都不能阻止第二元神產生自己的意識。

    要是換了別人,可能會選擇第一時間將第二元神意識滅殺,但對向來高傲自負的霍臻來說,第二元神有意識也不是一件壞事。第二元神從本質上就是霍臻自己,現在他有了自己的意識,就能替自己做太多的事了。

    是故霍臻不怎麼跟江忘川見面,甚至都沒怎麼指揮過江忘川,直到他要將黃泉道徹底打趴下才讓江忘川配合自己。無盡血海讓江忘川煉制也是不想讓別人發現端倪,血海煉化之後掌控權是在霍臻手上,他的所有分神都只有使用權。

    霍臻在北瀾洲有四個身份,霍臻算他的真身,江忘川是他的第二元神,當初他主元神和第二元神同時轉世,主元神轉世成霍臻,而第二元神則成為冥族,兩人是在江忘川修煉至金丹,被黃泉道派去冥河宗兩人才見面。

    江忘川沒來陽世時,霍臻有時候需要轉換身份外出,沒有一個身外化身實在不方便,正巧那時方石剛晉階金丹,要殺神霄宗某位真傳弟子的家人作為自己的宗門任務,被霍臻抽出神魂,將他三魂七魄從真靈上剝離,融入自己真靈,將方石煉制成了自己的傀儡。

    方錚用的也是同樣的方法煉成的傀儡,這人修為低弱,霍臻本來也懶得殺他,可誰讓他居然發現了自己跟江忘川有聯系,霍臻就隨手殺了他。本來他也懶得把他煉成傀儡,只是那時方石的作用被桑偉差不多廢了,霍臻正想找個人替代方石,就順手煉化方錚。

    他那會專心陪著顧皎,也沒心思多祭煉分|身,以致于方錚修為不夠,最後竟然被三個小丫頭聯手給殺了。幸好沒人知道方錚是自己的傀儡,不然要被自己那幾個對手知道了,非笑上自己幾千年不成。霍臻心中喟嘆,本來還想讓方石去死,現在只能先暫時用他了。

    血獸退走後,顧皎茫然的四周,只愣怔了一小會就趕緊往核心處走去,她猜血河可能被霍臻煉化了,他說不定馬上就要來找自己了?只是顧皎還沒走幾步,遠遠就听到一聲巨響聲。

    顧皎下意識地就要躲到界石中,卻不料身體被人突然抱住了,她嚇了一跳,她下意識地抬頭,發現抱著自己的人是霍臻,她才身體一松,她不由傳音問︰“你煉化好血海了嗎?”

    霍臻仰頭看著那條巨舟,安撫的輕拍她的背,“已經煉化好了。”

    顧皎這下徹底放心了,她也不提那上界修士的事了,既然霍臻能煉化血海,那麼這位上界修士估計也成了血海的養分,她指著巨舟問︰“那是什麼?怎麼有點像兩界飛舟?”但跟青城宗的兩界飛舟又不完全一樣。

    霍臻說︰“就是兩界飛舟,只不過這艘飛舟為了增加攻擊力對飛舟外觀做了些改動。”飛舟就是低階的破界梭,陽世和冥界也有界膜,但因同屬下界界膜破開相對容易,是故大宗門要帶數量眾多的弟子去冥界時都會有兩界飛舟。

    一般來說兩界飛舟主要用在破開界膜上,攻擊力不大,但有些好戰的宗門會把兩界飛舟改成戰船,直接用于兩界戰爭。冥界和陽世有界膜,無盡血海從本質來說也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如果不是它主動打開界膜,外人想進入也只有動用兩界飛舟了。

    血海目前連接冥界的地方都被青城宗佔領,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從青城宗的地盤入內,還是找到了血海的位置直接破開入內的。霍臻臉上泛起淡淡的笑意,這次北瀾洲的千年大劫越來越有意思了。

    顧皎問︰“這些人不是我們北瀾洲的修士吧?”

    霍臻說︰“不是。”他暗中運轉血河之力,將還停留在血海中的大部分人都排斥出去,而後單手摟著顧皎的腰說︰“我們走。”

    顧皎說︰“這些人你不管嗎?”

    霍臻道︰“不用管他們,等飛舟能量耗盡他們自然會離去。”霍臻壓根就沒準備放這些人離開,血河為了抵御自己的煉化消耗了不少能量,這艘飛舟和里面的修士正好給他蘊養血海。

    顧皎看著這艘巨舟有些擔心,“神霄宗有可以壓制這艘巨舟的法寶嗎?”光看這巨舟在血海里橫行霸道的模樣,就感覺他們不是講理的人,他們要是發現血海被人煉化,他們會不會對北瀾洲的修士下手?

    霍臻明白顧皎的言下之意,她微微一笑︰“你別擔心。”北瀾洲雖只是修行界的滄海一粟,但本身修行水平不弱,不是等閑修士可以輕易佔領的,他現在只是奇怪為何這些人知道這里有血海?難道又是趙琳瑯的關系?

    霍臻帶著顧皎離開血海,他甚至都沒有在冥界停留而是直接去了陽世,兩人甫到陽世就感覺氣氛不對勁,霍臻是帶顧皎直接回神霄宗的,不想他只能瞬移到神霄宗外,不能像之前一樣直接回到自己洞府,因為宗門看開了護山大陣。

    “霍師兄回來了!”兩人剛剛站定,在山門外輪值的弟子遠遠瞧見霍臻,歡天喜地地一面通知長輩,一面朝霍臻奔來,“霍師兄你終于回來了!血海被壓制了嗎?”

    霍臻說︰“具體我也不清楚,我是被血海送出來的。”他看著在陣法外巡邏的宗門弟子,“發生什麼事了?為何宗門要開護山大陣?”

    弟子撓撓腦袋說︰“霍師兄,有宗門從外洲乘坐巨舟過來,想要佔領我們北瀾洲!”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第一更依然在下午兩點半

    .

    總結一下,套娃在北瀾洲有三個分|身,霍臻是主體、忘川是第二元神(有自己意識)、方石和方錚才算他真正的小號,方錚已經領盒飯了。

    .

    感謝在2020-09-15  14:30:03~2020-09-15  22:26:4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63304、稚栗  20瓶;我愛小甜梨、可可  10瓶;25692207  6瓶;千顏花開、小喵喵  5瓶;星辰  3瓶;妖月、之靈、8888888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網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