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在年代文里當極品 > 反饋

反饋

    甦錦繡想了半天沒想起來, 干脆不想了。

    “海晴,鶴硯……”

    宋清衍呢喃一聲,隨即就想明白了這名字所包含的意義, 他頓時笑了︰“只是名字而已, 輩分不輩分的,自己心里知曉便行, 況且, 這兩個名字很好听。”

    “八兩九兩, 還不趕緊謝謝大伯父,他夸你們的名字好听呢。”甦錦繡蹲下來,一手攬著一個,下意識的聲音甜了三個度的用童稚的語調和八兩九兩講話。

    這是她從前世帶來的習慣。

    早已習慣了媽媽只要和自己講話就會蹲下來,八兩九兩十分有禮貌的道謝︰“謝謝大伯父的夸獎。”

    宋清衍愣了一下, 隨即忍不住笑了。

    他看著眼前養的白白胖胖, 一看就很健康很禮貌的佷子佷女, 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的兒子,眼中不禁劃過一絲黯然, 他忍不住的感嘆︰“你們夫妻倆將他們教的很好。”

    “他們都很听話, 也很懂事。”

    听到宋清衍夸獎自己的孩子,甦錦繡忍不住的咧嘴笑。

    心情極好的站起來招呼宋清衍︰“大哥放心吧, 圓圓我看著就好, 你去和清華說話吧,你們兄弟倆這麼多年沒見, 一定有很多話要說。”

    “那麻煩你了弟妹。”宋清衍客套的點頭。

    甦錦繡笑笑, 領著兩個孩子去了廚房,先給宋家兄弟泡了茶,然後取了本書又回到了圓圓睡覺的小房間, 原本平躺的圓圓不知不覺間翻了個身,瘦小的身子蜷成一團,甦錦繡知道,這是沒有安全感的姿勢。

    因為剛剛甦錦繡提醒了雙胞胎的緣故,這會兒他們也不鬧了,而是兩個人頭踫頭的趴在床邊,兩雙眼楮緊緊的盯著圓圓看。

    他們也不理甦錦繡,只兩個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甦錦繡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英語單詞書,一邊背單詞,一邊時不時的抬頭朝雙胞胎那里看一眼,一旦看到他們誰的手指往圓圓那邊伸,就輕輕的咳嗽一下。

    就這樣,外頭宋家兩兄弟敘話家常,說著這些年藏在心底的話,甦錦繡在小屋子里帶孩子。

    一時間竟有些歲月靜好的味道。

    只是很快,這份歲月靜好被打破了。

    沈燕的哭聲從門外傳了進來,听到沈燕的聲音,雙胞胎立刻站直了身子,轉身手拉手跑了一出去,一邊跑一邊喊︰“太太,太太你別哭,我們來啦……”

    甦錦繡也連忙起身,剛出房門就看見沈燕抱著宋清衍,使勁兒的嚎哭。

    “青衍,你可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個死孩子,早該回來了……”一邊哭,一邊還不停的攥著拳頭砸著宋清衍的後背。

    “我給你寫了那麼多信,發了那麼多電報,你這孩子怎麼能這麼狠心嗚嗚嗚……”

    “對不起奶奶,我出任務了,才回來沒多久。”

    宋清衍這會兒也憋不住他的男兒淚,緊咬著牙關,涕淚橫流,聲音哽咽著回答。

    沈燕將臉埋在大孫子的懷里狠狠的哭泣。

    壓抑多年的思念此刻瞬間爆發,宋清華站在旁邊也紅了眼圈,手虛虛的扶著沈燕的背脊,生怕老太太哭出個好歹來,好在沈燕這幾年身體養的還可以,除了哭的抽泣的臉發白之外,倒是沒有其它哪里不對的。

    她的手緊緊的拉著宋清衍的手,目光緊緊的黏在宋清衍的臉上,不錯眼的看著。

    雙胞胎剛剛被沈燕的哭聲給嚇壞了,這會兒正一人抱著甦錦繡的一條腿。

    “媽媽,太太怎麼哭了?”九兩拽著甦錦繡的褲子,小聲的問道。

    甦錦繡蹲下,將他們抱在懷里,解釋道︰“因為太太很久都沒見到大伯父了,太激動所以哭了。”

    “這樣啊……”

    九兩小大人一般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八兩就沒那麼多想法了,看見沈燕不哭了,松開甦錦繡的腿就沖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太太——”

    人還沒到,就被宋清華給拎起來了。

    “我不是告訴過你麼?太太年紀大了,不要亂撲。”

    沈燕這才發現自己的一對小重孫似乎被自己嚇壞了,連忙喊道︰“八兩九兩,快到太太這兒來,見見你們大伯父。”

    八兩九兩之前就已經喊過宋清衍了,這會兒是一點兒都不認生。

    宋清華怕兩個孩子累著沈燕,連忙搶了個九兩在懷里,再一看,八兩已經自覺的爬到宋清衍懷里去了,可謂是相當的自來熟。

    甦錦繡沒有打擾他們,而是出了大門,招呼小方︰“大哥帶來的包在廚房,里面多是些特產,你去整理一下,我暫時不得空,得去看著點孩子。”

    “G。”小方立刻點點頭,就往廚房去了。

    甦錦繡這才回了小房間。

    又看了會兒書,宋清華進來了︰“怎麼樣?還沒醒?”

    “沒有。”

    甦錦繡放下書,抬頭看向宋清華︰“奶奶和大哥呢?”

    “兩個人正說話呢。”

    宋清華自顧自的坐到床沿︰“奶奶哭的厲害,今天晚上怕是要頭疼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這麼多年大哥一個人在部隊里面,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再加上妻子又……奶奶不難受才怪了。”

    宋清衍是宋玉陽留下來的唯一的兒子,在沈燕心里,和宋清華一樣重要。

    只是宋清華常年生活在身邊,難免對宋清衍更加掛懷些。

    “我听大哥的意思,這次是特意請假送圓圓回來的。”宋清華回頭看了一眼蜷縮成一團的圓圓,比起自家健壯的雙胞胎,四歲的圓圓看起來有些瘦弱的過分了,宋清華嘆了口氣︰“圓圓有些不大好。”

    甦錦繡一愣,連忙坐直了身體,關心的問道︰“怎麼回事?”

    “圓圓的媽媽是在圓圓四個多月的時候犧牲的,之後圓圓就一直是隔壁軍嫂照顧,那軍嫂本身自己就有三個孩子,雖說沒什麼壞心,但是孩子間哪有不鬧矛盾的,再加上吃的方面多少偏著自己的孩子……”

    “怪不得圓圓這麼瘦。”甦錦繡蹙起眉頭,忍不住的心疼。

    “再加上之前大哥出了個任務,有小半年時間……”

    多余的話不用說,甦錦繡也能想象出圓圓的處境。

    不至于多壞,但肯定算不上好。

    自己就有三個孩子就已經很累了,還要帶一個戰友的孩子,就算宋清衍付生活費,人家也不一定真的心甘情願,自己親生的氣起來還挨打呢,更何況不是自己的呢。

    “大哥也是沒辦法,不然絕對不會抱著孩子回家的。”宋清華提起這個就忍不住的生氣︰“他那狗脾氣,小時候就這樣,倔得很。”

    當初宋玉陽犧牲,常桂蘭帶走撫恤金改嫁的事刺激了宋清衍,以至于宋清衍在當兵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都像是刺頭一樣的存在,也是因為宋家後來遭了大難,宋清衍才漸漸沉穩了下來。

    “哎……”

    甦錦繡除了嘆氣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宋清華坐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回頭看圓圓︰“他睡了多久了?”

    “不知道,反正進門後沒醒過。”

    “弄醒吧,睡太久了晚上該睡不著覺了。”作為奶爸,宋清華還是很懂小孩子作息的,要是不想一夜陪著孩子玩,白天就堅決不能讓他們睡太多!

    甦錦繡聞言,立刻合上書起身,走到床邊彎腰輕輕的撫摸著圓圓的小臉蛋,然後輕輕的喊道︰“圓圓,圓圓?”

    床上的小孩子先是蹙著眉頭,用臉蛋蹭了蹭枕頭,然後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楮。

    沒睡醒的小表情有些懵。

    他呆呆的看著甦錦繡,看了好一會兒,突然開口︰“媽媽……”

    甦錦繡一愣,下意識的回頭看宋清華。

    “媽媽。”圓圓伸出小手,握住甦錦繡的手。

    甦錦繡連忙回過頭來,用最輕柔的聲音說道︰“圓圓,我是你的嬸嬸,不是你媽媽。”

    “嬸嬸?”

    “對。”

    甦錦繡伸手,一把將圓圓抱了起來,圓圓順勢伏在甦錦繡的肩膀上,然後就看見站在甦錦繡後頭的宋清華,陌生的面孔讓他環著甦錦繡脖子的手猛地一緊,然後身子就扭了起來,哭出了聲音︰“爸爸,我要爸爸——”

    圓圓本身就四歲了,就算瘦小也有些重量了,這一掙扎,差點沒從甦錦繡懷里掉下去。

    宋清華連忙伸手將他抱過來,輕聲拍著後背︰“不哭了不哭了,我帶你去找爸爸。”

    一邊說著一邊抱著他往外走。

    許是听到了哭聲,出門時就看見急匆匆往這邊走的宋清衍︰“怎麼了?”

    “我看圓圓睡得太久了,怕晚上不睡,就讓繡兒把他喊醒了,結果就哭了。”宋清華抱著嚎啕大哭的圓圓還真有點沒辦法,雙胞胎都沒有起床氣,基本拉起來醒了就醒了,這還是頭一次遇見鬧覺的。

    許是听見了自家爸爸的聲音,圓圓哭泣的聲音小了下去。

    他撐著宋清華的肩膀,回頭張望著,看見宋清衍,嘴一癟,伸手求抱。

    宋清衍伸手將他抱到自己懷里︰“哭什麼,男子漢,不流淚知道麼?”說著,用手去給圓圓擦眼淚,只是他的手心有厚厚的繭子,圓圓的臉蛋子一下子被搓紅了。

    甦錦繡連忙掏出手帕遞給宋清衍︰“用手帕擦吧。”

    “謝謝。”宋清衍道了謝,才接過手帕。

    擦干了圓圓臉上的眼淚,宋清衍才回頭看向一臉愕然的沈燕︰“奶奶,這是我的兒子,宋元霆。”

    “清,清衍啊,你結婚了?”沈燕有些的看看宋清衍,再看看他懷里的圓圓,然後站起身來︰“那你媳婦兒呢?這麼久了,怎麼沒見到啊。”

    宋清衍看了看圓圓,然後湊到沈燕耳邊,小聲說了一下孩子母親的事。

    沈燕一听,眼淚立刻就下來了。

    她捂著嘴,哭的壓抑極了,卻不敢讓自己的哭聲嚇到圓圓了。

    宋清華攔著沈燕的肩膀去旁邊安慰去了,八兩九兩原本坐在墊子上玩玩具,這會兒看見沈燕又哭了,也跟著跑了過去,反倒是甦錦繡被留下了。

    甦錦繡看看那邊亂成一團的樣子,想來晚飯是沒心情弄了。

    她自己也不會做飯,沒辦法,只好招呼小方去請秀萍嬸子,自己則是在家里準備食材,也是因為家里亂糟糟的,她做些小動作也沒人會發現。

    先去地窖,將肉啊菜的,該復制的都復制了不少,然後拿到廚房里改刀。

    等秀萍嬸子過來的時候,甦錦繡已經切了一堆肉片,肉絲了,蔬菜也摘好了,旁邊的簍子里還有宋清衍帶回來的特產臘肉之類的,還有許多菌子干。

    “喲,都準備好了?”秀萍嬸子一看頓時笑了︰“那感情好,我直接做就行了。”

    “麻煩嬸子了。”

    甦錦繡見秀萍嬸子來了,立刻撒開手,將位置讓給專業人士︰“要不是我這手藝不行,說啥也不麻煩嬸子。”

    “說啥呢,要是你手藝好的話,嬸子我不得喝西北風啊。”

    秀萍爽快的笑笑,接過甦錦繡手里的刀就忙活開了。

    有了秀萍嬸子這個專業人士的加盟,廚房里很快就傳來了香味兒,甦錦繡在旁邊打下手,順便偷師,剛問了句煲湯怎麼才能更鮮美,就听見外頭叮叮咚咚的腳步聲。

    緊接著,八兩九兩就沖了進來。

    “媽媽,好香啊,寶寶肚子餓了!”

    “媽媽,我肚子也餓了。”

    兩個孩子沖進來,一左一右的抱住甦錦繡的兩條腿,動作那叫一個熟練。

    甦錦繡被撲的趔趄了一步,頓時臉一沉︰“媽媽有沒有教過你們,不要到廚房來?”

    眼見媽媽快要發火了,姐弟倆齊刷刷的手一松,轉身又飛奔了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喊︰“爸爸,救命啊,媽媽發火啦——”

    听得甦錦繡滿腦袋黑線。

    她自認為是最溫柔的媽媽,從來都不打孩子,怎麼就到要喊‘救命’的地步了!

    秀萍見她一臉郁悶的模樣,一邊掄著鍋鏟一邊笑道︰“我還記得他們還是奶娃娃的模樣呢,一眨眼的功夫啊,都長這麼大了,對了,繡兒啊,你家兩個小的快上幼兒園了吧。”

    “還不行呢,得再過一年。”

    甦錦繡搖搖頭︰“過了年才四歲(虛歲)呢,再加上本身生日就小,估摸著得六歲才能上。”

    “該上學的,一定要上學,上了學才能考大學,以後才能當個大學生。”

    秀萍嬸子一邊念叨著,一邊手腳麻利的往鍋里倒了一點水。

    甦錦繡站在旁邊,看看和幾年前沒什麼區別的秀萍嬸子,不由得嘆了口氣,想當初,她過繼了個兒子,從寧可讓孩子來宋家幫忙照顧雙胞胎,也不願意讓他去念書,到現在也就一年多的時間,觀念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已經知道了知道讀書的好處。

    現在想想,時間過的還真是快。

    “行了,等湯好了就能吃飯了。”秀萍最後把砂鍋的蓋子一蓋,才舒了口氣。

    “謝謝秀萍嬸子了。”

    甦錦繡一邊說著,一邊塞了個紅紙封到秀萍的手里。

    秀萍也沒看,直接把紅封塞褲兜子里了,然後才起身︰“我得回去了,家里剛做了一鍋甑糕,得回去看著火候呢。”

    “不著急啊,甑糕要做多久咱們都知道,留下一塊兒吃個晚飯吧。”甦錦繡連忙拉住她。

    “不了不了,下次過來。”

    秀萍也不是沒眼頭見識的人,眼瞧著主家今天家里來人了,她還留下,那就叫不識數了。

    “行吧,那下次過來玩。”甦錦繡送秀萍出去,臨走前,還招呼小方︰“送嬸子一趟。”

    “知道了,嫂子。”

    小方推著自行車出去了,剛剛他就是騎著自行車把秀萍給馱回來的。

    吃晚飯的時候,宋清衍就被這一桌子菜給驚到了,圓圓似乎也很喜歡吃家里的飯,抱著小碗頭也不抬,一口氣吃了一碗飯,還喝了一碗湯,吃的小肚子溜圓。

    八兩九兩就更別說了,從小家里人就沒愁過他們餓肚子。

    吃完飯,甦錦繡給他們三個人一個人泡了一杯奶粉。

    看著雙胞胎一人捧著個寶寶水杯喝水,捧著搪瓷杯的圓圓一邊喝奶,一邊時不時羨慕的看過來。

    甦錦繡扯了扯宋清華︰“我明天去百貨商店找找看吧,說不定有的賣呢?”

    宋清華點點頭︰“行,別和奶奶說,你直接去就行了。”

    “嗯。”

    甦錦繡點了頭。

    晚上沈燕張羅著給宋清衍鋪床,甦錦繡也跟著忙前忙後的,一直到了將近十點鐘,宋征軍回來了,他臉上帶著疲態,看見宋清衍時神情也是激動的。

    他比沈燕內斂,只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不過,當听說他可能要上戰場後,宋征軍臉色就變了。

    他也沒換衣服,只一個人坐在飯桌便吞雲吐霧。

    床終于鋪好了,爐子上的水也熱了,甦錦繡先給三個孩子洗,洗完了後又燒了水把熱水瓶灌滿了,自己才洗漱了上樓睡覺,臨上樓前,甦錦繡看見宋征軍將宋清衍叫進了書房。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院子里就傳來說話聲。

    甦錦繡迷迷糊糊的醒來,下意識的伸手摸,卻摸到身邊只留溫熱余溫,顯然,宋清華已經起床了。

    連忙起床穿衣服。

    雙胞胎還在睡,躡手躡腳的下了樓。

    到了樓下才發現,家里除了她和孩子們,都已經起床了。

    甦錦繡︰“……”

    她已經起的比平時早了,這些到底怎麼回事?!

    “繡兒。”

    正尷尬著呢,沈燕從廚房里出來了︰“你這麼早起來干什麼?”

    “沒事兒,睡不著。”

    甦錦繡挽袖子︰“奶奶早飯做什麼呀?”

    “小米粥,煮了幾個雞蛋,還做了些蔥油餅。”沈燕樂呵呵的說道。

    “再攤點兒雞蛋餅吧。”甦錦繡跟著後頭進了廚房︰“吃完早飯後我得出門一趟。”

    “去哪兒啊?”沈燕愣了一下。

    “出版社,新書的貨剛剛鋪下去,想去看看回饋,也不知道銷售情況怎麼樣。”說起自己的新書,甦錦繡還真有些忐忑,畢竟這一次的題材很大膽,甦錦繡怕老百姓們沒興趣。

    沈燕一听立刻點頭︰“是該去看看,對了,你上次給我的樣書,我已經寄到海城去了,那邊應該收到了。”

    海城那邊就是沈燕請來幫甦錦繡寫序的老朋友。

    “要是有反饋的話,奶奶可要記得告訴我啊。”

    “她肯定喜歡,別說她了,我看了都稀罕的不行。”

    樣書送回來,沈燕第一時間就看了,比起之前只是一些設定圖,有了故事為基礎的漫畫看起來更加的引人入勝,尤其是林小可和自己的‘父親’小虎之間那些啼笑皆非的對話。

    才二十多歲,正青春靚麗的奶奶,還有英俊帥氣的爺爺,加上嫌棄自己嫌棄到不行的親爸,一下子,濃濃的市井氣息撲面而來。

    而且里面的奶奶正是紡織廠的一名工人,紡織廠內景一看便知道,是京城紡織廠。

    因為這件事,牛廠長和莊主席收到樣書後還特意打電話來感謝了。

    最讓沈燕喜歡的,就是最後突然出現的八卦城全景。

    要知道,之前在林小可的敘述中,或者她的電腦里,呈現的都是非常細節的東西,譬如未來的生活,那些汽車,漂亮的高樓大廈,只有在最後,電腦中突然出現黑洞,將那間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給吸進去後,他們的視角突然轉變到了空中,這一下子,直接窺視了八卦城全貌。

    那種撲面而來的恢弘感,才是最讓人震撼的。

    他們一行人,仿佛土包子似的狼狽的站在一個小巷子里。

    壞人趁機掙脫抓捕,逃跑了,警察們身上穿著舊式的警察制服,站在巷子口,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看著那些穿著光鮮亮麗的人們走來走去。

    唯一一個不慌的反倒是小學生林小可。

    她因為回家了而歡呼,可歡呼過後,她才發現,十分照顧她的那些警察叔叔們成了黑戶,她有些忐忑的問道︰“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在這里沒有身份證可是寸步難行的喲。”

    警察叔叔們怔忪了半晌,最後,大隊長抹了把臉︰“報警吧。”

    他說的很輕松,一如當初林小可剛到小虎家時一樣。

    他們選擇相信國家,相信警察。

    首尾相呼應,讓人直呼過癮。

    災後重建的鳳凰城,這座因為當初的一部防災電影而少死了許多人的城市,對甦錦繡的書是最推崇的,當她的新書出了後,他們就立刻定了,然後全城鋪貨,就連鄉下的小縣城的書店里都上了貨。

    《來自未來的少女》的第一冊,就這樣出現在許許多多的孩子手中。

    孩子們看完了,也被家里的家長拿去隨手翻了翻,最後都被里面的劇情給吸引了。

    “爸爸,我們的國家以後也會這麼好麼?”小孩子抱著書去找正在意潦找艋陌職幀br />
    爸爸用袖子擦了擦汗︰“什麼?”

    他正忙著自學無線電,希望能將這門手藝吃透,以後等收音機之類的東西多了,他也能在縣城里找一份修理無線電的活計。

    小孩子將書給爸爸看。

    爸爸瞥了一眼,然後就看見書中,一個年輕的女人,手里拿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長方塊,旁邊的氣泡里寫的是女人說的話︰“喂,你打電話給我干什麼?帶菜回家?你直接在網上訂不就行了?怕不新鮮啊,行,我馬上去超市一趟。”

    “這是什麼?”爸爸有些懵的看著這玄幻的一面。

    小孩子看了看下面的注釋︰“上面寫著,手機︰無線通話工具,可隨身攜帶。”

    “這也是無線電?”

    爸爸接過書,也不理兒子,自顧自的開始翻看了起來。

    兒子原本只是想來和爸爸談一談國家的未來的,結果書卻被順走了。

    欲哭無淚。

    他的未來裂掉了呀!

    作者有話要說︰  繡兒︰我要揚帆起航了。

    —————————————————

    頸椎病犯了,昨天到現在,不停的暈眩,還想嘔吐,心里泛泛的難受,正好在醫院,今天一早就掛號看病去了,拿了藥,下午去點滴,早上就這麼暈著碼字,寫完我就放上來了,下午看情況,要是能寫的話,我就再寫點兒……可能是這些日子勞累的原因,以前犯起來沒這麼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