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長老今年四歲半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顧嵐風你瘋了?!”

    顧瞿原本還在心里想著怎麼和兒子道歉, 讓他把這次的事情揭過,然後跟他去醫院做體檢,結果還沒說幾句, 對方就給安保公司打了電話, 叫保鏢來看著他?!

    “你錯了,我沒瘋, 是你瘋了。  21”顧嵐風掛斷了電話, 上前將顧瞿藏在靠墊下面的資料拿出來,拉了椅子在他對面坐下, 一張一張地翻著那些女人的信息介紹。

    “我這是為你好!你要是不喜歡不接受就是了, 竟然叫人把我關起來,你這是大逆不道!”顧瞿力氣遠不如顧嵐風, 那資料很輕易就被搶走了, 他氣得渾身都在發抖,連之前的恐懼和忌憚都跟著消散了,顫巍巍地站起身,指著顧嵐風的鼻子大罵道。

    “這些女人都在哪里?”

    顧嵐風沒有理會顧瞿,將資料迅速地瀏覽完之後, 轉頭看向站在陽台門邊的管家問道。

    “一部分在這邊,還有一部分……”

    管家原本是想要先走的,這場父子之間的爭執他一個外人不該摻和進來,免得被波及,但是剛想走就被顧嵐風給叫住了, 只能硬著頭皮回答道, 只是回答到一半卻是有些說不下去了。

    “還有一部分在哪里?不需要我再問一遍了吧?”顧嵐風見管家支支吾吾的, 皺眉有些不耐煩地道。

    “還有一小部分已經被我安排下去了, 不過人不多, 就尤萱,白甦,還有另外兩個人……”管家對上顧嵐風帶著審視的眼神,不自覺地低下了頭,不敢直視他的眼楮,顫聲回答道。

    尤萱和另外兩個女人還好,前者已經被顧嵐風給發現了,另外兩人也只是安排在他平時可能接觸到的地方,但是白甦不一樣,白甦是顧瞿提出的意見,要從孩子身上找突破口,顧嵐風要是知道白甦去接近他女兒,可能會比現在更加憤怒。

    “說!”顧嵐風看出了管家眼神里的不對勁,走上前揪住了他的領子,將他整個人拎起問道。

    “尤萱她們是我安排意圖在您上下班路上接近您的,但是白甦去了影視城,是顧老說小小姐在那邊,說不定她會想要一個媽媽,所以……”管家被顧嵐風揪住衣領,一時間額上冷汗直冒,趕緊將所有的真相吐露。

    “劉奇!!”

    顧瞿原以為管家一定不會把他供出來,畢竟他是跟著自己賣命的,離了自己他什麼都不是,可是他說了,因為顧嵐風的一點威脅,毫不猶豫地就把白甦的安排說了出來!

    “砰!”

    顧嵐風听到管家說出這話的一瞬間,直接就將他整個人甩了出去,管家被甩地飛到了遠處的地上,雖然摔得不是特別狠,但是半個身子都懸在了陽台外面,嚇得他趕緊連滾帶爬地抓著欄桿爬了回來,趴在地上渾身冷汗地大喘氣。

    “你,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顧瞿看著劉奇差點被甩出陽台,再看朝他這邊走來的顧嵐風,嚇得直往後退去,“我只是讓人去影視城,踫沒踫到樂樂還不一定,就算踫到了也只是和她說幾句話,你難道想為了這個對我動手?!”

    “我警告過你很多次,你每次都不听,其他的事我可以勉強忍受,但是女兒是我的底線,你現在就觸到我的底線了!”

    顧嵐風的臉色冷得嚇人,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沅沅,就算是言語上的傷害也不行,一個帶著接近他心思的女人,和他女兒說的絕對不會是什麼好話。

    “我是你爹!我生你養你!還比不過一個小丫頭?!”顧瞿紅著臉吼道。

    “你不是我爹,你的兒子早就被你那群私生子害死了,在那場車禍里面死去的,現在應該已經變成了鬼,我是個外來者。”顧嵐風忽然笑道。

    “你,你說什麼……你別說這些故意嚇我,我才不信什麼鬼不鬼的!”

    顧瞿听著顧嵐風的笑聲渾身汗毛倒豎,他兒子怎麼可能死了,當時出了車禍人被送上救護車送去了醫院,因為失血過多,他還讓自己其中一個私生子獻了點血,後來在醫院躺了幾個月都是有人看顧的,他也時常會去看,絕對沒可能中途換了個人。

    就算換個人,原本他兒子的尸體哪里去了?面前這個人又是從哪里來的?身高外貌長相連指紋都一模一樣,就是顧嵐風本人不會錯!

    “不信嗎?”

    顧嵐風不再壓制身上的靈力氣息,透明的靈力從他體內洶涌而出,像是龍卷風一樣圍繞在他的周身,周圍的東西全都胡亂飛舞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

    突如其來的強大威壓將顧瞿壓得直不起身子,幾乎要跪伏下去,一旁剛剛爬起身的劉奇也是再度被壓趴在了地上,完全動彈不得。

    “你從來沒想過你兒子為什麼會忽然性子大變?他從小缺少父母管家,不學無術紈褲風流,什麼本事都沒學到,家里的東西也被那群私生子兄弟奪了個七七八八,命都差點沒了,結果車禍醒來後突然什麼都會了,這可能嗎?”

    顧嵐風看著顧瞿驚恐的神色,嘲諷地笑了一聲,走上前輕松地奪過他向自己打來的拐杖,輕輕一捏整根拐杖就碎成了粉末,不是折斷,是直接碎成了粉末飄散在風里一點都不剩了。

    “是你殺了我兒子!是你!我報警讓警察來抓你!把你殺了為我兒子報仇!”

    顧瞿聞言愣了一瞬,反應過來後眼里瞬間帶上了悲痛和怨恨,對著顧嵐風吼道。

    “可笑,你兒子是你害死的,我是他死後才來了,沒有我他現在就是一具尸體,你應該感謝我才對,至少我把你的錯誤粉飾了起來,外人都不知曉你害死了顧嵐風。”顧嵐風道。

    “不是的,他們的計劃我根本不知道,我不會害死我自己的兒子!”顧瞿臉色微變,有些心虛地避開他的目光道。

    “是不是合謀你自己清楚,只不過現在的顧嵐風變厲害了,所以你才改變態度,沒有阻攔我把你那些廢物私生子送走。”

    顧嵐風懶得在和顧瞿多費口舌,淡淡地瞥了已經承受不住壓力跌坐在地上的顧瞿一眼,然後往樓下走去。

    “你要去哪里!先放開我!”

    顧瞿身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固定住動彈不得,見到顧嵐風離開,離開了著急地扭動著身子朝他喊道,可後者的速度飛快,沒兩秒就消失在了陽台,但是那股力量卻沒有消息,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

    “小劉,這邊你來看著,等下有保鏢過來就讓他們上樓。”顧嵐風下樓之後對著門口的司機小劉囑咐道。

    “顧總您要去哪里?不坐車去嗎?!”

    小劉聞言點了點頭,見顧嵐風說完之後就往外面走,也是忍不住追上去問了一句。

    “我不坐車,就去一下附近的地方,你在門口看著就行,人來了讓他們給我打電話。”

    顧嵐風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老宅,拐過彎後進入了一條沒有監控的小路,然後開了隱身的靈寶,直接御劍飛向影視城方向。

    *

    “沅沅,剛才姐姐真的沒有惡意,你不要誤會了。”

    而此時在影視車,顧沅沅和鶴青時也是跟著馬克去買了許多漂亮的棒棒糖回來,鶴青時很警惕,嘴上說相信白甦,卻一直有意無意地拉著顧沅沅遠離她,白甦耐著性子等在化妝間,趁著鶴青時出去上廁所的時候,快速地湊到了顧沅沅的身邊。

    “哦。”

    小團子美滋滋地舔著棒棒糖,見白甦過來,也沒移動位置,只是坐在椅子上不怎麼想搭理她。

    “沅沅你不想理我了嗎?姐姐要是做錯了什麼和你道歉。”白甦看出顧沅沅靠在椅子上懶得搭理自己的樣子,也是裝委屈地開口問道。

    “姐姐沒有做錯什麼,就是沅沅有點累,不想說話。”

    顧沅沅小眉頭微微皺起,她脾氣一向很好,但是這次也被白甦纏得有些煩了起來,劇組里的其他哥哥姐姐還有叔叔阿姨雖然也很喜歡和她說話,但是不會一直這樣纏著她,說一些奇怪的話,這讓她感到恨不自在。

    “累了?那姐姐抱你去休息室里面睡覺好不好?休息室有折疊床還有小被子,在里面睡覺很舒服。”白甦接著道。

    “沅沅不想睡覺,只想靠在這里。”顧沅沅搖了搖頭,小眉頭皺的更深了。

    “那……”

    白甦還想要說什麼,口袋里的手機卻是忽然響了一下,她將手機拿出來一看,是管家發來的消息,說計劃不繼續了,讓她馬上收拾一下從劇組回來。

    “沅沅,你想要一個疼你,愛你,天天陪你玩,給你做好吃的,睡覺時候給你講故事的媽媽嗎?”

    手機上管家的催促一條一條地發來,白甦握著手機的手指緊了又緊,再又一條催促消息發進來後,忽然賭博似的關掉了手機,轉頭看向面前的顧沅沅,開門見山地問道。

    “你到底是誰?離沅沅遠一點!”

    白甦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坐在椅子上的顧沅沅明顯愣了一下,臉上露出茫然,手里的棒棒糖都不吃了,愣愣地轉頭看向白甦。

    而這時候出去上廁所的鶴青時也是跟著馬克一起回來了,正好听到白甦的這句話,頓時臉色一變,沖上去伸手擋在了顧沅沅的面前,對著白甦凶狠地道。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馬克剛才低頭看手機沒注意白甦說什麼,見到鶴青時反應這麼大,也是收起手機快步走過去問道。

    “我什麼也沒做啊,就是和沅沅聊聊天,小朋友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小小年紀佔有欲這麼大。”

    白甦討厭死鶴青時了,自己說話做事的時候他老是出來搗亂,而且都是在關鍵時刻出來搗亂,要是沒有他說不定自己早就成功了。

    不過她表面上一點都沒表現出來,見馬克進來質問,也是從椅子上站起來,一臉委屈地道。

    “你是誰管的?我看你在這里很久了,下午大家都去忙了,你不做事的嗎?外面的人都忙不過來了!”馬克見白甦透著一股兒白蓮味的神情和語氣,十分嫌棄地皺起眉頭,對著她問道。

    “我是陳妮姐手下的,她說可以休息。”

    白甦聞言臉色微變,咬了咬牙道,陳妮和顧瞿那邊的人認識,她就是直接被塞到陳妮手里的,後者知道她進來有目的也不管她,只讓她低調一些,其他事情隨便。

    所以白甦這麼說也不怕馬克去找陳妮告狀,陳妮肯定會給她幫忙找借口的。

    “她那邊不忙,你就去小王那邊,他缺人手,我們劇組不收吃白飯的。”馬克也沒有告狀的意思,只是將白甦往外面趕。

    “好。”

    白甦躊躇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沒有堅持留下來,低頭快步走了出去。

    “真是奇怪,進來不干活,想白拿工資嗎?”

    馬克一米九的身高,在季雲揚面前性格跳脫,但是在其他不熟的人面前還是很嚴肅的,他這麼高壯一個人嚴肅起來還是挺唬人的,加上季影帝經紀人的身份,白甦被嚇走也不奇怪。

    “沅沅,她剛才和你聊什麼?”

    馬克給劇組的小王發了條短信讓他幫忙管管新進來的臨時工,然後就走上前,收起之前嚴肅的臉色,一臉溫柔地對著顧沅沅問道。

    “她問沅沅想不想要一個好媽媽!”顧沅沅還沒說話,鶴青時就幫忙回答了。

    “什麼鬼問題,沅沅難道想要媽媽難道她還能給她做媽媽不成?”馬克聞言覺得白甦這人完全無法理喻,竟然和一個劇組里面剛認識幾個小時的小孩說這個。

    “沅沅,你別理她,她說的話你當放屁就成。”馬克在心里將白甦罵了一遍,見顧沅沅還坐在椅子上發呆,擔心她被白甦的話影響,也是開口安慰道。

    “馬克叔叔說的對,她是壞人,故意想要你難過才這麼說的,你不用放在心上。”鶴青時跟著附和道,眼里滿是擔憂。

    他知道顧沅沅媽媽,之前采訪上面沅沅自己說過,她媽媽羅雨凝一直虐待她,打她罵她還把她扔到很遠的城市,她被拐也是因為被媽媽扔掉,沅沅雖然年紀小但是記事,這些不好的記憶一時半會兒忘不了,現在被人提起,就像是揭傷疤了。

    “沅沅沒有媽媽,也不想要個新媽媽。”

    顧沅沅此時終于回過了神,她沒有馬克和鶴青時想象中的難過,只是有些迷茫地搖了搖頭。

    樂樂的媽媽不是她的媽媽,她真正的媽媽在她還沒有什麼自我意識的時候就去世了,爹爹會難過,在玄仙門的時候總是拿著畫像緬懷,但是她沒有多少難過,因為沒有這部分的記憶,只是偶爾會好奇,會想象她娘親如果還在會是怎麼樣的。

    ……

    “白甦是嗎?跟我來這邊。”

    而化妝間的外面,看到手機里顧嵐風消息的季雲揚也是暫時中斷了拍攝往這邊走來,正好在門口踫到了從里頭跑出來的白甦,于是直接攔住她道。

    “季哥,馬哥剛才讓我去王哥那邊幫忙……”

    季雲揚身上還穿著古裝,一身白衣,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看上去氣質溫文儒雅很好相處的模樣,可白甦和他對視了一眼卻從他的眼里感受到了一絲恐怖的“殺意”,沒錯,就是殺意,這听起來很荒唐,但是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如此。

    “我會和那邊打招呼,你跟我過來就是。”季雲揚見白甦想要逃離,快速地上前攔住她的去路,語氣和神情都很溫和。

    “好。”

    白甦對上他溫和的表情,心想著自己剛才可能是太緊張出現了錯覺,見他的確是想要找人幫忙的樣子,于是便點了點頭。

    “走吧。”

    季雲揚見白甦不再想逃,轉身在前面帶路,揮了揮手讓她跟上來,而在他轉身的一瞬間,臉上的溫和笑容一瞬間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陰沉。

    “季哥,我們這是要去哪里?這里好像已經出了劇組了?”白甦跟著季雲揚走,可越走越發現不對勁,周圍的人聲都逐漸消失了去,一片寂靜。

    “跟著走就對了。”季雲揚一邊走一邊釋放手心里的靈力制造結界。

    “這里我從來沒來過,怎麼一個人都沒有。”白甦停下腳步,額上滲出了幾縷冷汗。

    現在是下午,別說劇組了,來影視城旅游的游客也很多,不管去哪里肯定都是熙熙攘攘的,但是她跟著季雲揚才走了五分鐘,周圍便一片寂靜只剩下建築一個人都看不見了,這種情況實在是詭異,讓她不敢再往前走。

    “師父,人帶到了。”

    季雲揚回頭瞥了白甦一眼,開口對著面前虛無的空氣喊道,同時收起了手中的靈力,剛才一路走來結界已經完成,現在這里是他制造的一小方脫離現實的世界。

    “你,你在和誰說話?!”

    白甦真的被嚇到了,周圍空無一人就違背了常理,讓她覺得可能是遭遇了什麼鬼打牆,此時再看到季雲揚對著空氣說話,更是嚇得腳底一陣冷氣往上竄,轉身就往外面跑。

    “跑什麼?剛才忽悠我女兒的時候不是一套套的很厲害嗎?”

    白甦剛跑出幾步,面前就出現了一道人影,嚇得她直接尖叫一聲腿軟跌坐在了地上,指著面前的顧嵐風大喊著“有鬼”。

    “雲揚你這結界做得的確有點陰森,這都不用收拾了,她自己就嚇瘋了。”

    顧嵐風趕過來的路上一邊御劍一邊給季雲揚發消息,讓他找到白甦,並且制造個結界把人關進去,等他到的時候再收拾她,讓她長長記性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接近的,她既然對沅沅下手,就該考慮計劃失敗暴露的後果。

    不過事情有點出乎他的預料,人是抓來了,但是直接被嚇瘋了,這一看就神志不清。

    “我上去給她清醒清醒。”

    季雲揚顯然也是沒想到白甦膽子這麼小,進了結界就被嚇破膽了,也是無奈地走上前,將靈力凝聚成手掌的模樣直接扇了過去,將她打飛的同時,把一些不斷彌漫出的恐懼情緒也是打散。

    “你,你是顧總?”

    白甦本來就要被嚇暈過去了,結果那一巴掌打得她腦子清明,又清醒了過來,忍著疼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面前的人驚恐地道。

    “是我,廢話不想多說,我來找你就是想讓你看清楚顧瞿現在的結局。”

    季雲揚那一巴掌用的是靈力,沒有在白甦的表面上造成傷勢,但是卻讓她渾身疼痛難忍,這種疼痛可以持續兩三天,夠讓白甦難受了,顧嵐風也不想在她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只一揮手用靈力在半空構造出一面鏡子,鏡子里顯現了顧家老宅那邊的畫面。

    顧家老宅那邊顧嵐風留下了一部分靈力,可以將那邊的畫面反饋過來,此時他叫的保鏢都已經到了,全都上了陽台,將跌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的顧瞿還有旁邊想逃跑的管家都抓了起來,送回到了各自的房間里。

    顧瞿被人強行關在房間,吃喝都不少,也有人伺候,但是就不允許他離開房間半步,門口十多個保鏢站著,強制性地將他“軟禁”了起來。

    “顧總,求求您放了我,我就是缺錢才被吸引來的,我知道錯了,您別殺我……”

    白甦看著半空中憑空出現的鏡子還有鏡子里的畫面,嚇得渾身都在發抖,十分鐘前她還十分有野心地想要成為顧太太,現在卻完完全全地沒了這個心思,顧嵐風不是人,他是怪物,他會這些可怕的法術,一抬手就能輕易殺了她!

    白甦無比後悔自己今天的行徑,她是缺錢,是想要做首富太太,但是前提是她得有命來享!

    “滾吧!”

    顧嵐風從頭到尾正眼都沒給白甦一個,揮手撤掉了結界,這要是在修真界哪來的這麼多麻煩,他想都不用想就能把人給滅了。

    ……

    “季雲揚,季雲揚會法術,他是怪物!還有顧總,顧嵐風,他們把我帶到沒人的地方想殺了我!”

    白甦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身邊圍滿了人,她撐著手坐起身,發現自己躺在劇組的休息棚椅子上,在看到遠處人群里站著的季雲揚和顧嵐風時,頓時臉色一變,拉著旁邊一人的手就大喊道。,,網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