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唐棠雙腳懸空,  掛在空中,頸骨咯咯作響,踢蹬的雙腳幅度越來越微弱。

    她臉色泛青,  拼盡最後一絲意識,說︰“你……殺了我……也不會找到她……”

    “她……一定會死……”

    握著她脖子的手驀地一松,唐棠跌坐在地,  大口喘息著,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因為強烈的恐懼,身子微微發著抖。

    這個人太可怕了!

    她甚至開始懷疑前塵珠的景象是假的,怎麼會有人,  明明從前對她如此溫柔,  如今卻冷血無情,  六親不認,  甚至連求證都不用,直接就要殺了她!

    明明是可以感知到魂魄的……

    唐棠驚恐地看著他,拼命地往後挪去,  青燁一步步靠近她,  彎下腰來,漆黑的長發順著肩背流瀉到鬢邊,  隱在黑暗里的瞳仁泛著猩紅的光。

    那只手抓住了她的頭發,  唐棠慘叫一聲,被迫抬頭看著他。

    他陰惻惻道︰“她在哪里?”

    唐棠驚恐道︰“我、我只知道……她被我師兄關起來了,她背叛師門,協助魔族,正在受罰……”

    “被關在何處?”

    “是……是廣虛境……”唐棠慌亂道。

    “廣虛境是什麼地方?”

    “廣虛境在幽澤深處……”唐棠說︰“被關在里面的人會被清洗每一寸經脈,痛苦不堪……”

    那雙眼楮越發冰冷,  仿佛融著刺骨般涼的雪,冰封千里,唐棠只感覺頭發越來越痛,痛得她哭了出來,又哀求道︰“我不想害她的,不是我要傷她的,求求你……不要殺我!我才是與你最親密的人啊……”

    青燁冷冷扯了一下薄唇。

    他說︰“你不是。”

    說著,他抬手在她天靈蓋上輕輕一拍,一縷黑色的魔氣順著涌入她的體內,掌下的女子痛苦地蜷縮起來,青燁輕蔑地看了她一眼,“妄想取代小白,那她受了什麼苦,我便同等回報給你。”

    他這人睚眥必報,遇到讓他不快之人,必殺之而後快,但殺人于他,不過是最簡單的處理方式,青燁素來怕麻煩,但今日,只想留著她慢慢折磨。

    一想到小白此刻居然被那群人欺負了,他眉心便流露一絲焦躁。

    狂躁,暴戾,又夾雜著一絲說不上來的情緒。

    居然敢動他的人。

    青燁將唐棠用魔氣捆縛起來,手指一抬,便從虛空中抽出一把冰冷的長刃出來,鋒利的刃鋒刺破指尖,刀刃染血,嗡鳴不止。

    這把原是魔域里把蟄伏的凶劍,凡是握劍之人,都會被魔氣侵染失去理智,最終發狂而死,唯有魔氣如此純淨,本身戾氣與凶劍匹配的青燁,才能駕馭這把劍。

    青燁的毒血,正好喚起它的殺氣。

    他握緊手中的劍,振衣揚袂,整個人浮空掠起,一襲黑袍如烏雲蔽月。

    順著山門一路往上,所過之處,所有人一寸寸灰飛煙滅,空中的火焰還在不斷墜落,將天空映成一片橘色,映入他漆黑的眼底。

    他一路往前屠殺,血紅色的劍影伴隨著魔氣,所過之處百草凋零。

    只是單方面的虐殺,無人能攔他。

    身後的唐棠狼狽得如同一只狗,被他拖拽著,痛苦地尖叫著,她的哭泣聲只能讓他更興奮。

    青燁走上玄靈派的主峰,站在那恢弘氣派的大殿前,看著緊閉的殿門,忽然回身看了一眼身後狼狽的女人。

    他笑著,眼底卻全是陰郁之色,“怎麼?堂堂玄靈派,看到自己的弟子快死了,原來也都是一群縮頭烏龜。”

    “千年前圍剿我的氣勢呢?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你們盡可傷害小白,看是她先死,還是我先屠盡玄靈派。”

    青燁的聲音帶著某種癲狂,一字不落地傳進殿中諸位長老的耳中,他們看著窺靈鏡外的魔頭,眼中紛紛露出驚懼之色,有人忍不住道︰“他實在是太強了……”

    “我派昔日卷宗中有記載,純元仙藤,天性純淨,受天道點化,修為精進異于常人,一日千里,登頂至尊之位,原是天道定下的仙,渡劫指日可待。”有人嘆道︰“只可惜,卻因為一個魔修走上邪魔歪道,而且一意孤行。”

    “是玄靈派培養了這個最強大的敵人。”

    “就怪時機不對,他在玄靈派清修數百年,清心寡欲,孤高矜持,仙藤天生無情根,誰知他早就暗中生出了情根。”

    “師祖當年與諸位前輩合力剿除他,只可惜那時他失去理智,修為已非常人,誰也無法殺掉他,反倒是我們死傷無數,三百年內無力對抗魔族。”

    “……”

    說到此,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們當年都未曾出生,那段傳說,只記載于少數幸存的宗門的卷宗之內,但僅僅只是看著那些冰冷的文字,也仍舊讓人覺得心驚。

    “唐棠分明是那魔修的轉世,為何對他無效?”唐棠的師尊終于忍不住上前,看著畫面中滿身是血和泥的女子,不忍道︰“便這樣不救唐棠麼?”

    “師弟不必擔心。”坐在主位上的掌門忽然開口,微微一笑道︰“這魔頭記憶丟失大半,師祖之前也考慮過這個情況,我們還留有後手。”

    “便讓他去找那個白秋。”

    “廣虛境能進,可不是那麼好出來的。”

    -

    廣虛境內,白秋看到青燁掐住唐棠的脖子之時,便終于支撐不住,再次昏迷過去。

    她之前是強撐著意志,不肯向這痛苦妥協,可看到他不曾辜負她的期待,不曾踐踏她的真心,她便真的不在乎了。

    疼就疼吧。

    要殺要剮,悉听尊便。

    白秋不在乎,她這人又倔又感性,只吃軟不吃硬,知道她喜歡的人不曾拋棄她,她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就算是死,她也知道,他一定會為她報仇的。

    不像從前,就算死了,也不會有人在乎她,她就活該是低賤的外門弟子。

    此生遇到這樣一個人,就算是魔又怎麼樣?

    她閉上眼,臉頰貼著冰冷的鐵鏈,只感覺渾身上下的血液像是要被凍住了一般,直到听到一聲巨響,鼻尖襲上一絲熟悉的冷香。

    香氣混著濃烈的血腥味,白秋遽然清醒。

    她瞪大了眼楮,看向來人。

    ……正好對上青燁血紅的雙眸。

    她看著他,他也正看著她,一眼便看到她此刻正在受著怎樣的折磨,身後的長發無風自動。

    黑色的衣袍不染一滴血,手中的凶劍卻滴著血,血混入泥土里,冒著絲絲黑氣,幽澤之氣似乎感應到了有魔的闖入,朝青燁撲去。

    ——小心!!

    白秋張了張嘴,嗓子卻啞得根本發不出一絲聲音,她看到那股無形的氣流刮向青燁,他手中的凶劍更快,無數道劍氣割裂了所有的氣流,發出嘶啞的破空聲。

    那些幽澤之氣無孔不入,被凶劍抵擋片刻,卻順著劍柄躥入青燁的指尖。

    他動作微微一滯,殺氣卻驀地大增,將周圍的幽澤之氣粉碎。

    他晃了晃身子,一道黑色的紋路順著脖子,緩慢地蔓延上來,那些焦黑的藤蔓在他身邊蠢蠢欲動。

    ……這是舊疾發作的征兆!

    白秋一瞬不瞬地看著他,卻看他重新抬起眼來,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他的動作微微一滯,腦海中剎那閃現陌生的一幕。

    有誰趴在池子里奄奄一息,看不清臉,周圍的氣息卻讓他感到如此自然和親切,她從頭到尾都如此貼合他的心意。

    那人在哭,在慘叫,在掙扎,眼淚混著刺骨的池水,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青燁,青燁,我沒有殺人。”

    她是這樣跟他說的。

    他那時在做什麼?

    青燁不記得了,這一剎那,眼前的一幕與過去重疊,模糊的臉有了清晰的容顏,是小白的臉,她疼哭了,滿眼含淚地望著他,像是委屈到了極點。

    他朝她走了過去。

    回憶中,他走了過去,現實中,他也走向了小白。

    然後他做了什麼?

    ——他親手斬斷了這鎖鏈!

    白秋看著他一步步走過了過來,越是靠近這寒池,他的狀態似乎越來越差。

    她死死瞪著他,想要用眼神阻止他,他卻一言不發抬起劍,手中刀鋒一轉,白秋只感覺手腳上纏繞的鐵鏈一松,整個人順著池水滑落的剎那,被他抓著手腕,拉了出來。

    他輕蔑一笑,是一如既往地高傲自信,“小白,你以為這些能奈何我麼?”

    她太輕了,他一只手就能撈出她,另一只手將劍插入泥土里,騰出手摟住她的腰肢,把她騰空抱著,緊緊地按進了懷里。

    這是一個冰冷的懷抱,于她,卻極其溫暖。

    她一抱到他,便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拼命地抱緊他,努力往他懷里蹭去,越是熟悉的懷抱,越是控制不住壓抑已久的委屈。

    滾燙的眼淚便齊齊涌了出來,滴落在他的手背上,讓他微微一僵。

    可她還沒來得及表達這半日之內的害怕,便聞到了一絲焦糊之味。

    白秋愕然低頭。

    她滿身是水,那些水觸踫到他之時,發出黑色的煙霧和“滋滋”的聲響,像是火遇到水,發出劇烈的踫撞。

    白秋看得心驚,想起這水的特殊之處,用力掙扎了一下,想要從他懷里掙脫出來。

    卻被他用力按著後腦,他的手指異常用力,骨節泛著青白,暴露了些許難受,卻還是盡力按住她,用手指摩挲著她柔軟的發。

    他垂目,看著她濕漉漉的發落在他的指尖,接觸到水漬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

    他扯起一抹諷刺的笑來,“雕蟲小技。”

    身後傳來男子冷淡的嗓音︰“雕蟲小技?這里的幽澤之氣,可殺世間所有的魔,你即使是渡劫期的魔,在此地,被幽澤之氣的影響之下,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青燁眸色一沉,轉過身來。

    白秋听到江文景的聲音,就開始掙扎,卻被青燁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背脊。

    “別動。”他低頭對她道︰“還嫌傷得不夠重麼?”

    白秋在他懷里老老實實不動了,低頭吸了吸鼻子,鼻尖紅紅的,不知是哭的,還是痛的。

    江文景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又瞥了一眼那狼狽的唐棠,倒是頗為出乎意料。

    他說︰“你會變心,我倒是沒想到。”

    當年他為她入魔,震動整個修真界,放棄所有人夢寐以求的飛升,誰也無法理解他。

    江文景那時也極為震撼。

    在玄靈派,即使青燁化形之時,江文景早已有了兩百多歲,可在天資之上,他望塵莫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修為大增,一路扶搖直上,成為一劍震爍八荒的頂尖劍修。

    無論是學什麼,他都是極快的。

    從妖修、法修、符修、到劍修,得此天道眷顧,世間一切不過是為他鋪路而已,這樣的強者卻落于玄靈派,各大仙門只能對此望洋興嘆,羨慕嫉妒不已。

    就是這樣的人,唯獨無情。

    仙藤無情,所以一開始,他是修的無情道,可他六根不全,道心未滿,無法飛升。這件事被所有人知曉之時,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惋惜,江文景還記得那抹孤冷的白衣身影,站在那兒,誰也無法觸踫到他。

    他能動情,便是違背天道。

    連江文景都曾想過,此人當年他高攀不上,望塵莫及,偏偏自甘墮落,混到如此田地,為了一個情字,成了不人不鬼的魔靈,也只是咎由自取。

    所以他如今居然對唐棠棄之如敝履,江文景是真沒料到,不過他卻笑了笑,絲毫不曾心虛,看向他懷里的白秋,“你倒是得贏了這一局,不過,和魔靈在一起,可沒什麼好下場。”

    “魔靈永世不得超生,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救他,讓他恢復記憶,得到救贖。”

    “你不是覺得唐棠是假的麼?還如此喜歡這魔頭?”江文景笑道︰“不如讓他恢復記憶,讓他得到救贖,不再受這痛苦折磨。”

    他極為懂得攻心。

    白秋被青燁按在懷里,看不清江文景的表情,可她知道,他是在跟她說話。

    她的確是想救青燁的。

    白秋閉了閉眼,努力平復胸腔內滌蕩的心魔,她感覺此刻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只要听到江文景的聲音,她腦內仿佛衍生出了第二重人格,在瘋狂叫囂著“殺了他”。

    殺了他,殺了他。

    白秋雙眼微微泛紅,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原來入魔的感覺,就是成為強者的感覺,報仇的殺意可以給予人從未有過的力量,甚至讓她產生可以報仇的錯覺。

    她按捺不住殺人的**了。

    白秋驀地從青燁懷里掙扎出來,甚至想拔青燁的那把凶劍,被他抓住手腕。

    他皺眉看著她,察覺到了她的不對,抬手在她後頸一按,“凝神。”

    白秋喘息一聲,努力凝神,眼中恢復一絲清明。

    操。

    她在心里罵了一聲,轉過身來,第一次氣急了忍不住罵人︰“關你娘的屁事,真吃飽了撐的,臭煞筆。”

    江文景︰“你!”

    白秋冷冷瞪著他。

    青燁看她如此,顯然是差點一腳踏入魔道,他越發暴躁。

    他費勁給她奪寶,怕傷著她,這麼費心思不讓她入魔,哪里來的蠢貨,把她逼到了這個地步?

    青燁幽深的目光一劃,落在了一邊的唐棠身上。

    他直接抬手,唐棠尖叫一聲,被魔氣拽了過來,青燁抓著她的脖子,朝她體內注入一絲魔氣,直接將她丟進了身後的寒池之中。

    進去吧你。

    “嘩啦”一聲,是落水的聲音,伴隨著尖叫聲。

    白秋︰“……”她沒料到青燁說出手就出手,一下子看呆了。

    “唐棠!”江文景微微一驚,沒想到青燁這麼卑鄙,面色冷了下來。

    青燁朝他抬了抬手指,懶洋洋一笑。

    “下一個進去的,就是你。”

    作者有話要說︰  兩個人都會慢慢想起來的,其實回憶除了最後一點虐的地方,大多數是甜的。

    回憶也只在他們的感情里面佔據一部分,男女主都是比較看中當下的人,所以也不會全是為了回憶的劇情,也有現在的互相溫暖。

    感謝在2020-09-09  00:44:06~2020-09-15  23:13:5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萬惡的聖光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萬惡的聖光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萬惡的聖光  2個;pig  er、47541190、雪鴨子、32978537、森淼、溯雪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星星點點入夢來  77瓶;!!!!!  60瓶;珠圓玉潤、m我是鹿的高音m  50瓶;森淼、且听風吟  40瓶;就不喝稀飯  30瓶;雪梨霜、猿小美  20瓶;萱城、宋蓁~、江思余的未婚妻、左東右西  15瓶;南城雨落  12瓶;lynne、中二的味道、鹿野梨、?  暖暖的暖色調?、是風動是幡動是我心動、連酌  10瓶;po的親親女友  8瓶;熊熊  6瓶;38459538、清歡、阿蓁蓁、小仙女  5瓶;10001w、煙雨迷蒙  3瓶;微微紫、小阿倦R、痞花兒、致遠、eninei、以涼、d.w  2瓶;鈴蘭花、帝二杯雅嘉半價、娑婆10086、29420177、666666666666666、喵喵喵喵喵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網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