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她比神明更貌美 > 第36章 如此貌美第三十六天

第36章 如此貌美第三十六天

    這一變化來的極快, 幾乎也就是在短短幾秒之間,就看到西索的面容有了極大的改變。  21

    周圍的人看的簡直是目瞪口呆。

    是奇跡嗎,哦不, 這是神跡!

    威廉管家忍不住驚訝的叫出聲來, “帝師,帝師!”

    還在埋怨的赫爾曼王子也看懵了, “老師?”

    倒是比威廉管家要更直白一點, 指著夏希不滿的喊著︰“這里有個妖怪!!”

    就是夏希本人,都微微嚇了一跳, 她剛才純粹就是下意識的戳了戳西索的臉, 完全沒有別的意思,怎麼西索一下子從大哥哥變成了大叔叔?

    歲月終于在西索的臉上顯露出痕跡, 卻沒有減少他的半分俊美, 眼角皺紋,純白的長發,讓他添加了幾分睿智和儒雅,更像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西索看到他們的反應也是愣了一下,他剛才之覺得被夏希踫觸過的地方有微微暖意, 可也沒有感覺到其他一場,但周圍的人大驚失色的表情下。

    他才透過夏希清亮瞳孔反射出來的模樣,看到了此刻自己的面容。

    變……

    變老了?

    西索現在的動作倒是看出來智者帝師的痕跡了,有點傻的抹上了自己的臉皮。

    手感跟以前絲綢一般的觸感不同,似乎多了一點糙的痕跡。

    “鏡子, 鏡子!”西索驟然反應過來, 大喊著。

    旁邊的人也知道事態緊急, 不敢怠慢連忙去找鏡子, 很快就給西索捧過來了一面銅鏡, 讓他能夠清楚的看清楚自己模樣。

    剛才目睹一切的看戲群眾,還有聞風而來的吃瓜群眾都紛紛圍繞在周圍,屏息想知道接下來事態會如何發展。

    畢竟這一幕實在是太神奇了。

    瞬間變老,是因為剛才夏希那個小女孩一踫就這樣的嗎?

    夏希手上是有什麼神力嗎,她為什麼要這樣對西索!

    有眾多的疑惑在腦海里涌動,但摒棄掉胡思亂想,還有一部分人……心里頭更多的,其實是幸災樂禍。

    包括赫爾曼在內的一些人,還有一部分完全不了解夏希身份的人,只怕這一刻都覺得夏希肯定是死定了。

    西索是出了名的喜愛自己的容顏,他平常除了沉浸在學習知識之中,最多的就是對著鏡子唉聲嘆氣。

    有傳言西索是著迷自己的容顏,一日不見就茶飯不思。

    他費盡了各種精力想要查探容顏的秘密,可就剛才那一瞬間,多年的努力,全部都化為泡影!

    當帝師發怒,一個小小的天才,哪來還有任何容身之處!

    他們等著看夏希的笑話呢!

    看著戲看著戲,也終于迎來了落幕的時候,大家終于要等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結局,得到了西索的反應。

    他幾乎是顫抖的放下了鏡子,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皮,再次抬頭的時候,眼眶竟然都有些泛紅。

    他顫抖著指了指夏希,手抖的很厲害!

    來了來了,這是帝師發怒了啊。

    伊萬都急死了,他想沖過去幫夏希說話,但是這也是完全不是他熟悉的知識領域,他這這一會都沒想明白,為什麼西索帝師忽然就變了個模樣。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西索發抖,發抖……

    而後沖著夏希半跪了下來。

    西索虔誠而恭敬的行禮,

    “夏希大人,西索衷心的感激您的賜予,感謝您解開我身上的咒語,給我自由。”

    “西索欠下您一個巨大的人情!”

    西索的態度和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的西索,雖然口口聲聲是說沒資格教導夏希,是一起學習,但語氣里分明還是叫著小夏希,還是把夏希當成了一個小朋友。

    帶著一點點戲謔的語氣。

    也許西索是從其他的主教,甚至是從知識之神那邊的得到需要認真對待的夏希的指令。

    可畢竟是知識教會的王牌,一個前所未有甚至皇帝都要鞠躬彎腰的人物,接受指令,和內心是否真正的贊同那是完全的兩碼事。

    這樣的人物已經有了內心的驕傲,那是無數歲月和實力積攢出來的底蘊。

    可是現在……

    西索是真心實意低下來了高貴的透露,真心實意的向夏希奉獻自己的贊美的和忠誠。

    實在是因為……

    剛才夏希那一下的點化,太重要,太逆天了!

    西索的的確是容貌俊美,還是走的嫵媚那一掛的,但有誰知道西索心里的苦?

    真以為他照鏡子是在欣賞自己的美貌?

    他那是愁眉苦臉,每次看到自己年輕的臉龐就恨的牙癢癢。

    在知識教會,甚至是在大陸的人都帶有些微的偏見,那就是一致認為,知識淵博有涵養的人,多半是花白胡子,慈和的模樣。

    而西索這樣俊美的青年人的模樣,走出去說他是知識教會最牛逼的人,別人都當成笑話听。

    所以西索無數次都面對過別人的不信任,每次都要因為自己年輕的面容解釋半天。

    誰能知道……其實西索的真實年紀,已經超兩百歲了?

    一個超過兩百歲的老爺爺,天天頂著一個二十歲的臉蛋,合適嗎?

    當然不合適!

    西索做夢都想要自己變老。

    偏偏,他老不了。

    在年輕的時候,因為得到知識之神的恩寵,他目空一切,窺探了不應該窺探的知識,得到了報復性的詛咒。

    他的容貌會一直停留在二十歲,直到死去。

    信徒的普通壽命的一般是在百歲左右,可是如果能夠得到神明的恩寵,精進自己的學習,不斷吸收更多的浩瀚的知識。

    他們衰老的速度會大幅度延緩,即使百歲,也會如同一般信徒四五十歲的模樣。

    可也只是延緩,不代表他們不會老去。

    一開始西索還沾沾自喜,可越到後面,看著同輩們都變成了花白的胡子,受到信徒的愛戴,尊重。而他走在大街上還市場要被不知道的信徒當成看門的前台。

    那種感受……

    別提了。

    是西索心中永遠的痛。

    他到現在都還掛著一個門童的外號呢!

    要不是同期的那些老東西死的死,閉關的閉關,沒幾個人喊這個外號了,他壓根都不會從圖書館出來。

    是的,西索不愛年輕的貌美,他更想要的,是足以匹配他浩瀚知識的智者模樣。

    可如今鏡子里的模樣,幾乎是完美呈現了西索最理想的狀態。

    頭發花白,眼角有智慧的皺紋,已經褪去了年輕時候的嫵媚,變成沉穩。

    他的魅力沒有減少半分,反而更多的給人一種威嚴、智慧,令人拜服。

    而這一切的得來,他努力了百年都未曾找到破咒的辦法,努力了百年的祈禱,都未曾得到知識之神的解決。

    在今天,卻被夏希輕輕的一點。

    咒語破了。

    沒有人了解此刻西索內心的驚濤駭浪,沒有人了解他此刻的想法是什麼。

    能夠一點點破,連他信仰的神明都難以解決的事情。

    夏希是什麼,夏希背後有什麼,

    了解的越多,西索越明白,有些東西不應該你窺探,那遠遠不是他能夠了解的層次。

    他只是虔誠的半跪下來,虔誠的像,尊敬的,像夏希獻上自己的贊美。

    “西索向您獻上贊美與祝福,贊美您的仁慈,贊美您的美麗,十分榮幸,能夠在這一期的神學院,與您相遇。”

    嗯,西索獻上贊美。

    吃瓜群眾獻上了下巴。

    已掉了一地。

    吃驚嗎你,當然吃驚,眼前這家伙可是西索,他們所有人都得低頭的人,連皇帝見了都得低頭的人。

    在他等盯上最高位之後,除了知識之神,再也沒有讓他低頭的東西了,更別提……半跪。

    可如今,他跪了。

    沖著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女孩。

    阿對,這個叫夏希的小女孩是誰啊,是誰弄進來的?

    為什麼之前完全沒有听說過啊?

    吃瓜群眾的腦海里閃現了無數的疑問。

    這里剛剛進來的人,都是主城神學院新派遣過來的僕人還有一些工作人員,他們會對王城王室貴族如數家珍,但涉及都更深一點教會的隱秘,便沒有再提。

    而且,幸運、知識還有的豐收都行形成了無聲的默契,他們只不過大力推薦了夏希,並且利用了過往的權限,秘密安排。

    並沒有在明面上大張旗鼓。

    畢竟,傻麼他們?

    三個教會競爭壓力已經夠大了,要是再摻和什麼戰爭、什麼愛神,那還有完沒完了?

    所以他們做的比較保密,將夏希的事情盡可能掩蓋。

    當然,夏希的光彩……是不可能被掩蓋的。

    剛來這的第一天,就激起來了激烈討論。

    “這個女孩我知道啊,你們之前沒有在神學院門口迎門吧?那可是盛景啊,那孩子一定是天生的神眷者,她進門的時候,七神的雕像,全部發光了!”

    “七神全部都亮起來了?哦對對,之前我看到好多人圍觀,但是我去的時候主角都不在了,我的瓜都沒吃上。能夠得到七神的認可,那豈不是意味著那個小女孩,能夠得到任何的神的寵愛,是個全能?”

    “絕對的全能!天生神眷者,神明的寵兒。一定是這樣,否則她完全名不見經傳,怎麼可能會進來帝院。而且剛才帝師的反應你們沒看到嗎?你們之前看到過帝師對誰這樣?”

    “難不成她的身上還藏著別的秘密?”

    吃瓜群眾的好奇心都快要爆炸了!

    而身為事件中心的夏希,此刻看著西索的反應,也是覺得……特別奇怪。

    這個大哥哥,噢不對,大叔叔,為什麼在變老之後還要跟他道歉呀?

    現在維克托哥哥不在身邊,夏希是個不懂就問的好孩子,有關于這種神奇的事情,當然就要問神奇的神明大人呀。

    她的腦子里剛剛閃現這個想法,立刻就得到了神明的回應。

    卻是問的另外一個問題。

    “他長得很好看?現在也好看?”

    夏希還真認認真真的思考起來這個問題,以小孩子的審美來說。

    剛才的西索是俊美,是嫵媚的、驚艷的、叫人移不開眼的漂亮。可是現在的西索,卻像是已經成熟的果實。

    成熟、豐收、智慧、穩重,是叫人信賴的感覺。

    已經不叫好看了,已經完全是可以托付的長輩了。

    所以夏希點點頭,又搖搖頭。

    還沒有回答,卻突發奇想的,問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神明啊,剛才西索變老了,是因為你嗎?”

    瞧,誰說夏希不懂事來著,小孩子的第六感總能夠一針見血。

    神明並沒有遲疑,對自己的信徒沒有任何遲疑和撒謊的必要。

    “嗯,是。”

    神明頓了頓,又補充解釋了夏希還沒有問出口的疑惑。

    “不自量力的東西,曾窺探了來自深淵的隱秘,被灼傷了雙目,落下了禁錮。他的臉皮只不過是虛偽的詛咒,蠕蟲爬在他的臉上,一直在吞食他的大腦。”

    “那一下殺死了蠕蟲,解除了禁錮,也算是恢復了他的自由。”

    夏希听不懂神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卻還是能夠听懂關鍵詞,恢復自由,殺死壞東西。

    神幫助了西索!

    夏希特別開心的在內心贊美,“神啊!你可真是一個好神!”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就去幫助人,幫助可憐兮兮被一直吃腦子的西索。

    她信仰的神明真是一個特別好,特別善良的神明呢。

    夏希看著半跪著的西索,眼底也多了一絲同情,她拍了拍的西索的肩膀,奶聲奶氣的開口。

    “你以後就不要窺探深淵了,不然還會有蟲子在你臉上爬的。”

    夏希是把神的話,簡單的傳達了出去,只是想要簡單的提醒一下西索。

    為什麼是簡單的提醒?

    因為夏希並不知道,自己剛才的那句話,涉及了多麼隱秘的知識,她以為神明隨口說出來的,也是大家早就知道了的。

    所以很無意的提醒了一下,純粹是沒話找話。

    主要還是因為西索剛才在認真的贊美她的美麗咩!

    雖然她並不知道西索贊美的是她的內心,下意識就把這樣的贊美統統歸類成是她長的漂亮!

    自戀無比又虛榮心強的夏希,對每一個夸獎好看的人,都格外的寬容,格外的高看一眼!

    就像是現在這樣,她已經迅速將西索劃分為自己哪一派的人了。

    “以後要好好的!要認認真真的,不要被吃腦子了呀!”

    夏希點點頭又補充,“好了,你現在起來吧,別人都在看著我們呢。”

    西索的瞳孔,從夏希開口說第一個字,就是完全的渙散狀態。

    剛才夏希的話語里,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深淵……

    那是一個絕對的秘密,是最高限制級別的隱秘,是他絕對不會跟人說出口的秘密。他當初的確……

    是仗著年輕天分高,不自量力的窺探了禁區,才落下了這樣的下場。

    而他為什麼知道這是詛咒?

    是他用了無數的祈禱,用無數的禱告,和知識之神換來的一個強大的窺探書,那一次,他在鏡子里,看到了爬在臉上的。

    惡心的,透明的,蠕蟲……

    那是來自深淵的污染和詛咒,是他這個等級遠遠不能解決的東西,要想要解決,甚至進一步了解更多的根源,他只能祈求知識之神的神降。

    可知識之神,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神降了。

    他才會那麼在意,甚至……是那麼的絕望,因為這個東西,本身就是令人絕望而無奈的。

    可這個東西,被這麼一個七歲的小女孩,輕輕松松的就說出來了?

    隨隨便便就道破了他的秘密,甚至道破了那些蠕蟲給西索帶來的影響。

    畢竟就算是西索,到現在也並不知道,他的大腦原來一直被吸食,原來自己這些年好像怎麼學習都突破不了。

    是有來源的。

    這是……一次無比寶貴的饋贈,這是珍貴無比的知識啊。

    對于知識教會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知識。

    知識就是力量,西索的力量,自認為已經是全帝國最頂尖之一。

    他所了解的真相,是周圍那些吃瓜群眾就算是敲破了腦袋都無法想象的。可那些真相,也是連他都是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抬頭仰望的。

    但怎麼現在看到這個夏希輕輕松松隨便說出口的模樣,仿佛是……她早已了解深淵,了解蠕蟲,那些令他到現在都無比敬畏的東西。

    只是夏希隨手盤弄的玩意兒?

    了解這個咒術的根源,比一手解開這個詛咒,更可怕,更強大……

    這個夏希,此刻在西索眼中。

    近乎于神!

    神給他解決了困境,神給他帶來了恩賜,神給他指點了……往後的路。

    西索沒起,另外一條腿,也直接跪到了地上。

    他恭恭敬敬的,給夏希磕了一個響頭!

    “無以為報,”

    “以命相許!”,,網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