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變成太陽之後 > 黑暗

黑暗

    訂閱率不足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女人,還滿意你看到的防盜章嗎?  這種枝條細長又十分茂盛的植物,需要大量的水源, 再加上他確定石城周圍肯定沒有這麼大一片的樹林。

    賀啟陽眼底閃過一絲頭疼, 也不知道他爹現在有沒有回家,希望能夠看見他在臥室里面留的信息, 在臨昏迷前, 他一只手伸到倒在地上的背部,狠狠的壓在了地面上, 假如是親爹的話,應該能知道他是被擄走的吧。

    畢竟行跡那麼匆忙。

    想起自家老爹笑眯眯的樣子, 賀啟陽又不是那麼確定了。

    他將這一切放在心中, 隨後目光又放在面前的籠子和籠子外面的黑袍人,現在最要緊的事情還是要活下去。

    他不知道那些黑袍人準備干什麼, 賀啟陽注意到,這批籠子中, 只有他和苗銀出來了,苗青還是在里面。

    還沒等他想清楚是為什麼。

    突然站在面前的黑袍人打開了籠子的門。

    他眯起了眼楮, 黑袍人意思似乎讓他離開?

    不同尋常。

    賀啟陽慢騰騰的從籠子里面站起來,余光瞥向旁邊的籠子,發現苗銀也和他一樣的做法, 只是他的表情更加戲精, 靠在欄桿上面, 一副虛弱的樣子,慢慢悠悠的撐著籠子往籠口走,似乎看見了他的目光。

    苗銀眨了一下眼楮。

    看來他也不確定是不是有詐。

    賀啟陽皺起眉頭,繼續動作, 余光瞥向其他人,發現所有籠子里面的人都醒了,只不過動作不一樣,突然,他看向了一道黑影從眼前一閃而過,沖向身後的叢林。

    樹木因為黑影的動作,發出沙沙的響聲。

    有人行動了。

    賀啟陽立刻抬起頭看向黑袍人,卻發現後者們仿佛沒有看見剛剛那個黑影一般,依舊呆板的站在籠子門口,如同木頭一般。

    過了片刻,叢林中沒有傳來慘叫的聲音。

    接二連三又有好幾個人從籠子里面飛快的出來,鑽進身後的叢林。

    素材總是不嫌少的。

    確認叢林中暫時沒有任何危險,賀啟陽這才從籠子里面出來,也幸好他在家平常訓練就不錯,即使沒有覺醒徹底完畢,他的速度也很快,踩著籠子的頂部,如同大貓一般,動作迅捷的進入了叢林。

    一進入叢林。

    賀啟陽很有目標的在叢林中跳來跳去,他直接穿越過樹葉的縫隙,在一棵樹的差不多有一米粗的枝椏上面停下來,轉過頭,回看剛剛窯洞的方向。

    從這個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見下面發生的一切。

    觀察了四周。

    賀啟陽閉上眼楮,過了片刻,他睜開眼楮,開口道︰“出來。”

    “沒想到你這麼敏銳。”苗銀從不遠處得另一根枝椏上面現身,開口道。

    賀啟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開口道︰“這是最後一次。”

    再有下次被他發現的話,他會直接出手。

    即使現在才覺醒不久,不過他自信自己能動手弄死對方,還不會被其族人發現。

    自從被人跟蹤抓到這里後,賀啟陽最厭惡被人跟蹤,沒有之一。

    “好好,我的錯,我的錯。”苗銀感受到賀啟陽的殺氣,連忙抬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抱歉抱歉,我的錯,我只是想過來問問看你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賀啟陽沒有說話,只是目光繼續看下面的地面。

    嗯?苗銀被他的舉動弄的有點迷惑了,順著目光往下面看。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黑袍人已經站在窯洞口的不遠處地上,他們這個時候才看清楚窯洞,準確的說,這應該是座小山,窯洞在最下面,山尖處不知道被什麼雕刻出一個平台,平台周圍有奇奇怪怪的花紋。

    那個黑袍人動作輕盈的上了平台。

    在平台上面站定後,那個黑袍人就從手中拿出一個骨質的哨子。

    蒼白色的骨哨一出現。

    賀啟陽就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能量,那地上的黑袍人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的確沒有人之後,便沖著上方的黑袍人點點頭。

    “嗡!!”十分壓抑的低鳴聲在上空響起。

    響了一會兒,隨後停頓,停頓過後,地面上的黑袍人繼續行動,回到窯洞里面,又是帶了一批人出來,苗青就在這批人里面。

    隨後,這批人也和他們一樣,黑袍人將籠子打開,讓其中的人出來。

    苗銀也看出了點不對勁,他看了眼自己的表姐,開口道︰“等會兒,我先讓我姐過來,傳個消息給她。”

    只見他手中結了幾個印,仿佛在說什麼,身上的蠍子紋身突然變亮很多,隨後又消失變暗,那籠子里面的苗青正雙手抱胸,目光直視面前的黑袍人。

    突然,耳朵輕輕一動。

    她動作沒變。

    不過兩人知道,她是听見了。

    果然,這批人的情況和他們上一批是一模一樣的,一開始所有人都是慢騰騰的不動,直到有人開始動了之後,大家才陸陸續續的離開。

    苗青是第三個離開的,她進入林子之後,沒有直直的往這邊過來,而是先到不遠處躲藏了片刻,確定沒有人跟隨之後,這才來到兩人面前。

    “你們沒有離開?”苗青見面第一句話就開口問自家弟弟。

    “沒。”

    賀啟陽沒理她,他默默的看著山尖平台上的黑袍人,又再次吹響了骨哨,那個壓抑低沉的聲音很容易擾亂人的思緒。

    然而,他還有疑惑沒有解開來。

    “你不走?”苗銀看他還要繼續看下去的樣子,小聲問了一句。

    賀啟陽有些不耐煩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警告的看了眼苗銀,難得開口解釋道︰“事情還沒有完。”

    “里面還有一批人呢,我懷疑和我們一樣。”

    “可……”

    “我從會說話起,我爹就告訴我一件事情。”賀啟陽打斷了苗銀的問話,他手中輕輕撥開擋在面前的樹枝,輕輕眯起眼楮,道︰“到了絕地的時候,只有了解所有的線索,才能壓上自己所有的籌碼。”

    苗銀好像明白了他想要表達什麼意思,咽下了自己想要開口的話語。

    苗青自然不必多言,從剛剛的一段話,足以讓她明白面前這位十幾歲的少年,骨子里的瘋狂。

    一行三人,默默的蹲在枝椏上面,看著黑袍人吹響骨哨,又拉了一批人出來。

    還是同樣的做法,籠子打開,里面的人出來。

    等人全部都離開的時候,窯洞門口的空地已經擺上了三批人的籠子,山尖頂端台子上的黑袍人再一次吹響了骨哨。

    聲音完畢。

    三聲。

    吹完之後,黑袍人沒有下來。

    賀啟陽目光緊緊的盯住下面的黑袍人,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直覺告訴他,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三人都憋住呼吸沒有說話,周圍氣氛一時間十分安靜,這樣的氛圍之下,即使戲精如同苗銀都忍不住緊張起來。

    他同樣目光緊緊看向黑袍人們。

    過了一會兒,底下的那些黑袍人行動了,其中一位徑直的走向剛剛窯洞的方向,不,準確的說是窯洞口的不遠處,不超過三米的地面,手輕輕摁在山表面,一聲輕輕的轟響,他剛剛摁了地方同樣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窯洞口。

    苗青的看到這里臉色十分難看,她在這里三天,竟然連旁邊有一個一模一樣的洞口都沒有發現。

    黑袍人們也進入這個窯洞口,手中提著一批籠子出來,程序和之前重復的幾次都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籠子里面裝得不是人,而是危險值3-5左右的獸怪們。

    賀啟陽眯起眼楮看著這一切,電光火石之間,突然明白了什麼,臉色一變,下意識就要往森林的方向跑去。

    剛準備走的時候,他余光瞥見了還在懵逼的苗家姐弟倆,兩人傻呆呆的看著他的舉動,眼神滿是疑惑不解。

    賀啟陽停住腳步,想了想這兩個人的背景,萬一活下去,也算是欠他一個人情,指不定以後會有用,難得開口解釋道︰“我們出來的時候,那個骨哨響了幾次了?”

    “三次。”苗青吶吶的開口道。

    賀啟陽听見這樣的回答,冷笑道︰“那你要看看台子上的那個人有沒有吹響哨子嗎?”

    苗青聞言抬起頭看向了台子上面,發現那個黑袍人手中拿著蒼白色的骨哨,目光注視著下面發生的一切,看見這里,她頓時就明白了所有。

    那一瞬間,臉色就白了。

    苗銀的臉色也很難看。

    眼看著這兩姐弟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賀啟陽淡淡的開口道︰“三批人類,三聲哨響,假如我沒有猜錯的話,獸怪應該也有三批,實力也都是危險值3-5左右。”

    危險值3-5是什麼概念。

    舉個例子,剛剛覺醒的這批人類少年,即使覺醒的血脈再怎麼強大,現階段最多危險值2,他們畢竟才覺醒幾天,遇到危險值5的獸怪真的只有逃命一條路走。

    籠子的門就要打開,繼續呆在這里不安全,賀啟陽轉身就離去,臨走之前,只扔下冰冷的一句話。

    “通向森林的不是生路。”

    “再過不久,這里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無比,只供取悅神靈的獵殺場吧。”

    而他們這群人,只不過是一群淪為獸怪獵物的倒霉蛋罷了。

    窯洞外面就是一大片漫無邊際的熱帶叢林。

    樹木十分高大,藤蔓纏繞在樹枝上面,枝條垂落半空,賀啟陽觀察了片刻,確認了自己所在地方距離石城的位置應該很遠。

    石城地處溫熱帶,水源只能說一般。

    這種枝條細長又十分茂盛的植物,需要大量的水源,再加上他確定石城周圍肯定沒有這麼大一片的樹林。

    賀啟陽眼底閃過一絲頭疼,也不知道他爹現在有沒有回家,希望能夠看見他在臥室里面留的信息,在臨昏迷前,他一只手伸到倒在地上的背部,狠狠的壓在了地面上,假如是親爹的話,應該能知道他是被擄走的吧。

    畢竟行跡那麼匆忙。

    想起自家老爹笑眯眯的樣子,賀啟陽又不是那麼確定了。

    他將這一切放在心中,隨後目光又放在面前的籠子和籠子外面的黑袍人,現在最要緊的事情還是要活下去。

    他不知道那些黑袍人準備干什麼,賀啟陽注意到,這批籠子中,只有他和苗銀出來了,苗青還是在里面。

    還沒等他想清楚是為什麼。

    突然站在面前的黑袍人打開了籠子的門。

    他眯起了眼楮,黑袍人意思似乎讓他離開?

    不同尋常。

    賀啟陽慢騰騰的從籠子里面站起來,余光瞥向旁邊的籠子,發現苗銀也和他一樣的做法,只是他的表情更加戲精,靠在欄桿上面,一副虛弱的樣子,慢慢悠悠的撐著籠子往籠口走,似乎看見了他的目光。

    苗銀眨了一下眼楮。

    作者有話要說︰  鞠躬。

    十分抱歉,因為一些事情,山娘出去一趟,原本約定好的1-2更,只能送上一更了。

    不過,山娘盡可能將數字變多。

    謝謝大家訂閱。

    明天9點見!感謝在2020-09-13 09:23:06~2020-09-13 21:16:3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4610093、繪星、月迷津渡、天王蓋地虎、你我本無緣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武兔子? 28瓶;雲時、紫嫣 20瓶;二九十八 15瓶;上官雅頓、墨菱、嗜甜如命、千幻、衣醬、南兮 10瓶;木魚 9瓶;飛魚 6瓶;呆呆、走嗄恕 :紛印    Ф莢媽 7344214、凝淚胭脂 5瓶;殘雪碎梅 3瓶;別仙蹤 2瓶;水宛月、月亮上的垂耳兔、我很想念他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