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傳奇機長 > 第216章 誤關組件

第216章 誤關組件

    秦宗陽在看到兩個組件處在關閉位的時候,整個人瞬間都僵住了,腦子一下子就變得空白了。先前那種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豪氣頃刻間土崩瓦解,轉而佔據大腦的是仿佛機械卡殼的遲滯感。

    在那麼一剎那,秦宗陽甚至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或許由于過于激動了,剛才大聲說話的時候,下意識地手指也按在了通話的發射按鈕上,秦宗陽的聲音一字不差地盡數通過衛星電話,傳到了星游航空的運控中心那邊。

    揚聲器里傳出秦宗陽近乎瘋狂的咆哮聲,半個運控中心都差不多能听見了。音波擴散開來,首當其沖的就是安全總監陳飛。

    “組件關了?!”跟秦宗陽一樣,陳飛臉上最後的笑容猶如被定格了一般,他臉部的肌肉似乎都快不知道下一刻該做什麼表情了。

    剛剛過于震驚之下,陳飛一時呼吸過于粗重,口中的唾液竟是嗆到了自己。不過,也虧得陳飛,那似乎空氣都凝固起來的運控中心最後還是在陳飛急速的咳嗽聲中恢復了些許時間的流動。

    咳得臉上微微有些泛紅的陳飛,在緩過來的第一時間,重新抓起話筒,對著話筒猛地咆哮起來︰“秦宗陽,組件tm怎麼關了!!!”

    飛機的增壓全靠左右兩個組件,要是兩個組件都關了,那飛機的增壓系統當然無法工作,增壓系統無法工作,釋壓不是必然的結果?

    陳飛捂著自己的腦袋,剛才一聲大喝,喊得他自己腦袋都是生疼,可是他也顧不得了。現在事情急轉直下,他們飛行部好像又捅了一個大簍子了。

    秦宗陽的這次飛機釋壓很有可能不是天災,而是人禍啊!

    要是這次飛機釋壓不是由于飛機本身的故障,而是人為原因造成的,那任機組在釋壓處置程序上弄出朵花來,那都是徒勞的。

    甚至于人為造成的不安全事件,其性質比處置不好機械故障導致的不安全事件,顯得更加嚴重。

    在駕駛艙中,還回蕩著陳飛好像要將秦宗陽生吞活剝的暴喝聲。然而,此時的秦宗陽卻顯得詭異的冷靜。

    秦宗陽沉默了半晌,駕駛艙中霎時間陷入了莫名的寂靜當中,只有陣陣發動機傳來的隆隆噪音,以及隔著駕駛艙門,依舊可以隱約傳遞過來的客艙的喧鬧聲。

    看得出來,即便客艙現在秩序基本得到了控制,但是也並非風平浪靜的。

    坐在右邊的副駕駛嘴唇抿了抿,剛才秦宗陽瘋狂的質問聲下,他也發現了飛機的兩個組件竟是不知在何時處于關閉位置了。而在正常運行中,此時兩個組件應該是在自動位才對。

    組件關了,飛機自然就沒有增壓了,那飛機沒了增壓......豈不是就是要釋壓了,所以剛才的釋壓的原因是......組件關了!?

    這個副駕駛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可能性,以致于他的臉色在一剎那間失了血色。

    秦宗陽一句話不說,他的目光越過組件電門,到達上面的兩個再循環風扇的電門上,這時候,兩個再循環風扇的電門都是開著的。

    這一刻,秦宗陽似乎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是短短數秒的時間,他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很多,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被抽干了一般,那個精神矍鑠的飛行部副總經理如今看上去就像一個失了光彩的佝僂老者。

    秦宗陽已經能看到自己的職業生涯的終點了!等一會兒飛機落地,這次航班就是他的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個航班。

    “你關錯了吧?”秦宗陽的眼皮抬了一下,就好像此舉用盡了他所有的力量,他的眼中無悲無喜,仿佛是在述說一個他人的事情。

    “教......教員......”副駕駛說話都在哆嗦了,他也發現了兩個再循環風扇都還在開位,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表明組件電門是被他誤關了。

    之前秦宗陽嫌再循環風扇工作的時候太吵,要求副駕駛將兩個再循環風扇關掉。可現在兩個再循環風扇還是在開位,而就在再循環風扇電門下方的組件電門卻離奇地被關閉了,造成這一詭異情況的唯一解釋就是副駕駛將組件電門誤當成了再循環風扇電門給關了。

    這幾乎不存在第二個解釋了!其實就連副駕駛自己都想不出有其它可以解釋這一切的理由了!他真的做了一件非常非常愚蠢的舉動。

    關了再循環風扇並不會引起飛機釋壓,但是關了組件電門,飛機就會釋壓,上下相鄰的兩處電門的差別就是天與地的差別!

    再循環風扇電門和組件電門上下相距也不過三四厘米,可就是這麼短小的距離,需要他,需要秦宗陽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此時副駕駛儼然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巨大的恐懼感早就是縈繞在他的心頭,根本就無法正常思考了。

    換做是任何一個人,要是自己的錯誤操作導致了一場飛機釋壓的特情,估計沒有人可以保持心態的平穩。

    秦宗陽望著已經失魂落魄的副駕駛,他已經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即便這個答案看起來非常可笑。

    把組件電門當成了再循環風扇電門,這個錯誤放在一個初出茅廬的飛行學員身上都是不多見的,更別說一個已經飛了快兩千小時的四級副駕駛。

    沒錯,就算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的現在,秦宗陽依舊覺得這件事極為離譜。如果在事情發生之前,有人跟他說,一個四級副駕駛會將組件電門和再循環風扇電門弄混了,他會毫不猶豫地嘲笑那個人的無知。

    一個四級副駕駛將組件電門和再循環風扇電門搞混的概念就跟一個成年人回答錯十以內的加減法是一樣的,一樣的難以想像,一樣的脫離現實。

    可它就是發生了,超越所有人的常識下發生了!

    經歷了最初的大腦停頓之後,副駕駛稍微恢復了些思考的能力,他不敢看秦宗陽,只得帶著一些懼意地詢問道︰“教員,我們......”

    “呵!”秦宗陽毫無預兆地笑了一下,就好像剛才那般暢快一樣,他長出一口氣︰“我們完蛋了!”

    我們完蛋了!短短五個字就已經看得出來秦宗陽現在是何等的絕望了。

    之前他想把陸心宇弄成全民航的笑話,可事情還沒有辦成,似乎他要成為整個民航圈子里的笑柄了。

    真是諷刺!

    秦宗陽頓了一下,還是按下了發話按鈕︰“兩個組件都關了,應該......應該是機組誤操作......”

    秦宗陽的聲音不大,卻比任何爆炸音量的嘶吼聲更具有沖擊性,整個運控中心都听到了秦宗陽的這句話,尤其是安全總監陳飛,腦子嗡了一下。片刻之後,他有些神經質地拿起話筒,急促地說道︰“秦宗陽,這話可不能亂說,這可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這一刻,陳飛寧願秦宗陽他們沒有做好釋壓程序,也不願意事情的緣由出自于機組誤操作。

    飛機釋壓的時候,處置程序沒有做好,雖然有些丟人,但還算是可以接受,畢竟特殊情況下,人有些緊張,錯漏啥的,別人不會過多取笑。

    可機組誤操作了組件電門,進而導致飛機釋壓,那基本就無關乎技術問題了。有些錯誤犯了,硬著頭皮,等風頭過了,那還是一條好漢。可有的錯誤犯了,那就是一輩子的污點。

    “我知道的,可事實就是這樣。”這是秦宗陽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陳總......這......這算什麼事情?”應急經理一時語塞,他入行已經多年了,還是第一次听說機組誤操作導致釋壓的,也算是活久見了。

    對于這種做夢都想不出來的特情緣由,應急經理表示壓力很大。

    陳飛扯著自己的頭發,恨不得把自己的頭皮都給扯掉了,光是想想把這事兒上報給局方,局方听到這種荒唐事之後的反應,他就覺著自己的臉面也跟著丟盡了。

    “陳總?”眼看陳飛沒有反應,應急經理又是輕聲喚了一下。

    “我tm怎麼知道?”陳飛煩躁地回應了應急經理,眼楮掃過四周,運控中心的不少工作人員看起來已經在竊竊私語了。秦宗陽這事兒怕是很快就要傳播出去了,擋也擋不住。

    一想到這事兒蔓延開來的後果,陳飛就感覺頭皮發麻,他叮囑應急經理一句︰“這地兒你給我看好了!”

    說著,湊近應急經理那邊,壓低聲音︰“讓這邊的人別亂說,傳出去了,我拿你是問!”

    應急經理直接無語了,耷拉著臉︰“陳總,嘴長別人身上,我可管不著啊!而且,我這級別,別人不一定當回事啊!”

    且不說別人樂不樂意听他的話,就他這個職務級別,對下面的人的約束力根本就不大。他就算正兒八經地跟手下的人說要保密,說不得,下面的人還覺著他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呢!

    “這是你的問題,反正出了事兒,你負責。”陳飛直接發揮了官大壓死人的優良傳統,將燙手山芋扔給別人,自己撇得干干淨淨。

    “我擦!”應急經理臉都綠了,剛鼓起勇氣還想辯上兩句,轉眼陳飛已經溜得沒影了。

    官大的一走,壓著的瓢就起來了,整個運控中心瞬間就活絡了起來,不少好事之人已經將應急經理給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住了。

    他們里面有不少人剛剛只是隱隱約約听到,還不是肯定,陳飛一離開,鎮場子的沒了,那就跟聞到腥氣的貓兒,霎時間都是聚攏過來。

    “哥,剛才說機組誤操作了,是不是真的啊!”

    “6774是秦總在飛吧?”

    “誤操作什麼了啊?是組件電門關錯了?”

    “機組誤操作了,是哪個機組啊?機長,還是副駕駛啊?”

    應急經理周圍嘰嘰喳喳全是來探八卦的,吵得應急經理頭皮發麻。

    “嚷嚷什麼,不用工作了?誤操作怎麼了,你們就沒手抖過?”應急經理被吵得煩了,驅散開圍攏上來的眾人︰“該干嘛干嘛去!還有嘴巴給我緊實點兒,誰給我當大喇叭,我要他好看!”

    別看應急經理聲音狠厲,看起來也是凶相畢露,可心里卻是根本沒個底氣,他也不確定會有多少人能听他的“警告”。

    “沒意思,沒意思!”

    周圍的吃瓜群眾一看應急經理裝凶作狠的樣子,就知道這瓜暫時是吃不到了,一瞬間,全都是興致闌珊的嘟囔聲,對應急經理剛才的警告置若罔聞。

    應急經理面對周遭人員的反應,臉上稍稍有些掛不住,這些人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就算裝一下害怕都不行,所有人都是滿臉的無所謂,這樣對他的威信打擊很大啊。

    待到眾人散去,不遠處露出一個人的身影,應急經理一愣,笑著迎上去︰“小王,陸總是有什麼事?”

    這個小王就是陸心宇的助手!

    助手看著逐漸散去的人群若有所思,只是應急經理已經迎過來了,他也不好不理,便是擠出一絲笑容也是走過去。

    “是這樣的,後天應該是陸總值班,不過陸總臨時有事,你看方便的話,後天值班的事兒你再辛苦一下?”

    飛行部和安監部的部門領導經常都要來運控中心這邊值個班,扮演一下應急經理的角色,之前秦宗陽就干過很多次。

    原本後天是陸心宇過來值班的,可是他臨時有點兒事,所以就讓他的助手過來商量一下頂班的事情。

    運控值班並非就要指定一個人看著,只要能找到合適的人接替自己就行,要求倒是沒那麼嚴格。

    應急經理笑道︰“後天是吧?沒問題,反正後天我也沒什麼事,你回去跟陸總說,後天我過來盯著,讓他忙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這點兒小事,給陸心宇一個面子,還是應該的。

    助手也沒想過應急經理會有不答應的情況,倒也覺得習以為常,點了點頭,就準備回去。可剛轉身,他忍不住又轉回來,跟著應急經理打听道︰“剛才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應急經理臉色一僵,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連忙否認︰“哪有,沒啥事兒!”

    “真的?”助手狐疑地打量了下應急經理的臉,他剛才分明是听到一些事情了。不過,看應急經理嘴巴抿得跟縫上了似的,他也不追問了,帶著一絲疑惑,離開了運控中心。

    一看陸心宇的助手離開,應急經理終是松了一口氣。陸心宇和秦宗陽之間的斗法,他可是一點兒都不想參與的。

    就算陸心宇要知道秦宗陽的事兒,也絕對不能通過他的嘴。

    ......

    運行副總裁洛青辦公室。

    陳飛在離開運控中心之後,一路直奔洛青的辦公室,出了這麼荒唐事兒,再加上近期星游航空一連串的不安全事件,恐怕後面局方對公司的意見會非常大,這時候已經需要洛青來拿主意了。

    “怎麼?秦宗陽手抖了?關錯組件了?”洛青听聞陳飛所說之事後,除了微微有些驚訝,竟是沒有多大的反應,仿佛這都不算什麼大事。

    陳飛︰“他只是說機組誤操作,沒具體說誰,不過我猜應該是副駕駛。”

    正常運行中,像動面板上的電門的活,一般都是副駕駛來干,尤其是跟秦宗陽這種大爺一起飛的時候,估摸著也就是在起飛落地的時候,幫忙通個話,其余時間,秦宗陽都不會上手的。

    而且別看秦宗陽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可是這人精得很,陳飛不行他能關錯組件電門,即便就算是副駕駛關錯組件電門也很離譜。

    “沒有造成什麼影響吧?乘客有受傷嗎?”

    “洛總,他們宣布緊急狀態了!乘客那邊好像都沒事。”陳飛乖乖地回答道。

    宣布了緊急狀態,那就無所謂什麼影不影響了,在緊急狀態下,你就是大爺。

    洛青點點頭︰“人沒事就行,回頭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唄。”

    “洛總,咱們公司前面才出了兩件事,現在又出了一件,局方那邊會不會有意見?”陳飛不安道。

    洛青笑了下︰“你說呢?之前報上去的十二條國內新增航線以及五條國際航線,估計能批下來一半就算是謝天謝地了。”

    收緊對新航線的申請也是局方對航空公司的管制手段之一,短短時間內連出三件不安全事件,恐怕不僅僅是削減航班小時那麼簡單了,新航線的申請都要受到影響。

    陳飛眉頭一皺,這次算是虧到姥姥家了。

    “對了,李川最近情緒怎麼樣?”雖然洛青的職務比李川高那麼一點點,不過對他並沒有什麼約束力,而且營銷總監是要害職位,要是李川因此過來跟他鬧事,洛青也是煩得很。

    “最近他好像在弄那個女飛的事情,之前有風聲說要削減公司航班小時,他那邊也沒啥反應。”

    洛青松了一口氣︰“有個事兒牽著他也好,不然我可是清靜不了了。”

    “洛總,你看秦宗陽出了這事兒,飛行部總經理的位子是不是就算定下來了?”陳飛忽然問道。

    洛青眼皮抬了下,似笑非笑︰“你還對飛行部總經理的歸屬有興趣了?”

    “沒有,沒有,我就是好奇而已。”陳飛連忙否認。

    “飛行部至少是咱們公司明面上最重要的部門,早點兒跟飛行部的一把手打好關系,也不算什麼說不得的事情。”洛青倒是不在意。現在星游航空已經在集團的重點關注下,在這種環境下,還拉幫結派,那是非常危險的舉動。陳飛應該只是單純地想要跟未來的飛行部總經理打好關系,以便將來好辦事。

    洛青的開明讓陳飛老臉一紅︰“洛總,說句不好听的,秦宗陽自己拱手把位子讓出去了,也怪不得別人了。”

    近來,秦宗陽對陸心宇暴起發難,讓得陸心宇根本無力招架。結果臨到事成的時候,自己反倒是出了問題。

    “你這是篤信秦宗陽沒機會了?”

    陳飛一愣︰“這還能翻盤?”

    “靠他自己肯定是翻不了身了,可說不好有人施以援手呢?”洛青笑道︰“你一個安全總監,跟飛行部總經理有沒有直接的利益糾葛,這麼關心干嘛?看戲就行!而且秦宗陽出事了,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陳飛懵了︰“難道還是好事不成?”

    “怎麼不是?之前秦宗陽一意孤行,要召開臨時技術委員會,拉著整個飛行部一起丟臉。現在他出事了,會肯定就開不了了,最後只有他一個人丟臉,這不是好事?”洛青笑道。

    “還能這樣看?”陳飛差點兒要給洛青鼓掌叫好了,這等腦回路,果然常人難以企及啊!

    ......

    陸心宇辦公室。

    助手在離開許久之後,這才氣喘吁吁地跑回辦公室,看得陸心宇直皺眉頭︰“就是讓你去找人頂個班,至于弄這麼久?而且不過就是動個嘴皮子的事兒,有必要裝得這麼累?”

    “陸總,大事,天大的事啊!”助手由于剛才跑動過于劇烈,情緒又比較激動,說起話來都是有些不利索了。

    陸心宇嘴角抽了下︰“能有什麼天大的事?”

    “是天大的好事!不對,對陸總你來說,你天大的好事!”助手緩了一下,才是比較清晰地說出一個句子來。

    “我?”陸心宇愣了一下︰“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剛我去運控中心找人,恰好踫上了一件事。”

    “什麼事?”

    “秦總今天的飛機釋壓了!”

    陸心宇心里一咯 ︰“釋壓了?處......處置得怎樣?”

    要是讓秦宗陽處置得好,那不是要撈上一番功勞?那對自己是大大的不利啊!

    “處置得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助手緩過勁來,臉上卻難掩激動︰“可我後來打听到一件事兒,這次飛機釋壓好像是機組誤操作導致的,不是飛機故障!”

    “什麼!”陸心宇驚得差點兒跳起來︰“此話當真?”

    “當真!”助手道︰“應急經理還告訴我無事發生。可我明明听到有事的,後面越想越奇怪,于是折返回去,在運控中心外摸了好久,等到有人出來,拉過來問的。”

    “當時,陳飛總也在場。好像听說這事兒,陳飛總都氣壞了。”助手補充道。

    “這事要是真的,他當場氣死了,我都不覺得意外!”陸心宇嘴角漸漸揚起來︰“你就問了一個人?”

    “沒有,沒有!”助手忙是說道︰“為了防止有人听錯了,我在那邊等了一段時間,問了五個人。其中有四個人表示明確听到了,還有一個不能肯定,他當時坐得比較遠。”

    “那就是了,那就是了!”這一刻,陸心宇再也繃不住了,放聲大笑︰“老天爺都在幫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