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是廢土巨人 > 第321章 回歸

第321章 回歸

    杜剛嘆了口氣,“我是真沒想到,你這家伙,真的是藝高人膽大啊,高跟鞋竟然在自己門口響起……”

    他可沒忘記,在第一天夜里,高跟鞋第一次出現的位置,就是1號門口。

    當時1號還誣陷給了他。

    而他當時也覺得1號不可能是狼人。

    現在看來,這就是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來替他洗清嫌疑。

    “不簡單!”

    杜剛感慨了一聲,“你真是不簡單,計中計,故意身處局中,讓我誤以為狼人不會這樣做!”

    听著這一系列有理有據的分析,傅陽夏愣住了。

    杜剛這一系列分析,听起來邏輯鏈條非常連貫,仿佛跟真的一樣。

    就連他自己听了,都要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拿了狼人牌。

    可是,這又怎麼可能呢,他拿的,真真切切是女巫!

    5號聶飛在一旁不由得鼓起了掌來,看向杜剛的眼神帶著一絲崇敬,“厲害,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不愧是一開局就敢說自己擅長推理的家伙……”

    傅陽夏張了張嘴,還是沒能說出什麼,他試圖找杜剛話中的漏洞,但找不到。

    邏輯太完整了,就好像一切真的是他做的一樣。

    突然,他想到了中間騙6號投票的環節,激動道︰“等等,當時提議說互相投票的是梁儲啊,並不是我啊……”

    杜剛搖頭,“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你完全可以在投票開始之前,私下找到梁儲,將你的辦法告訴他!”

    “而以梁儲的性格,完全會在從你這里得知這個辦法後,主動在會議室中提出來!”

    確實,梁儲一開始就是一副大哥大的模樣,不管是什麼,都是他帶頭說話,所以這一點也完全沒問題。

    傅陽夏再次愣住了。

    他看向杜剛又看向5號,眼神中充滿了懷疑。

    杜剛淡然一笑,“怎麼,你還懷疑狼人在我們兩人之中?”

    “梁儲死在夜里,他是預言家,我們兩人都是他查過的人,都是平民!”

    5號聶飛也笑了起來,“傅陽夏,你別掙扎了,今天下午,你死定了!”

    傅陽夏卻是看著兩人,不停地搖頭。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他嘴里喃喃自語著,充滿了悔恨。

    “昨天,我就不該毒死他……”

    “是,你昨天應該空刀,讓大家以為你是真正的女巫,這樣才能活命!”

    杜剛淡笑道︰“可惜了,你太著急了,梁儲與你拼命,讓你失去了分寸,讓你失去了理智,再加上當時你已經要行動了,所以在第一時間將梁儲殺害了……”

    聶飛點了點頭,“確實如此,如果不是梁儲跟他拼命,讓他失去了方寸,昨天晚上他真的有可能空刀坐實他女巫的身份,到時候被投票出局的可能就是梁儲了,畢竟真的女巫已經去世了!”

    “而等梁儲白天一死,你在夜里就能再殺一個,然後白天就只剩兩人,一人一票,必定平票,你必贏!”

    “可惜啊!”

    聶飛搖了搖頭,嘆息道︰“功虧一簣,棋空一招,你還是太過于大意了,最關鍵的驗證自己身份這一點沒做,而是著急將梁儲殺害了……”

    傅陽夏此刻的神情卻是有些古怪,他看了眼聶飛,又看了眼杜剛,最終將目光鎖定在杜剛身上。

    “杜剛,是你吧?!”

    “狼人是你吧?!”

    杜剛翻了個白眼,笑道︰“你說說看,我想听听,你怎麼在這種情況下給我安上一個狼人的身份?!”

    聶飛也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傅陽夏卻是搖頭冷笑。

    “梁儲說過,他跟李青之前就認識,對吧!”

    “沒錯,這有什麼問題?!”

    “呵呵!”

    傅陽夏再次冷笑一聲,緩緩道︰“事實上,與李青、梁儲相識的,還有一人,就是你杜剛!”

    “哦?”

    “你們三人是朋友,共同組隊……”

    “在得知你是狼人後,他們兩人都非常重情義,直接決定犧牲自己,保你活命……”

    “朋友?”

    杜剛淡笑道︰“你難道忘記開局時候大家報過的場次嗎?”

    “你覺得,以我場次,跟他們兩人之間誰的感情更深?”

    他嗤笑道︰“李青與梁儲都是經歷了7次任務世界的人,而我只經歷了1場,你覺得,我跟他們兩人的感情,一下子就超越了友誼?”

    聶飛也笑了起來,“傅陽夏,你別負隅頑抗了,就剩三個人,真相已經大白,你還想拉我的票嗎?”

    “對不起,我不傻!”

    傅陽夏皺起了眉頭。

    他也覺得杜剛說的對,一個共同經歷1場的人,怎麼會讓其他兩個一起經歷7場的人赴死呢?

    很快,他又想到了一個可能。

    “也許,你們在現實中認識,他們兩人是你杜家的家僕,他們的家人都在你杜家掌控之中,你威脅過他們,你一死,他們家的人必死……”

    杜剛聳了聳肩,“越來越離譜了,你說我是杜家人?那你告訴我,南荒有沒有一個杜家的勢力?”

    “不說神族勢力,就說王族或者候族,里面有沒有一個姓杜的!”

    他說著,看向聶飛,笑道︰“說來也巧,我跟著傅陽夏在同一個地點進入這里,那里剛好有一株幽陽草現世……”

    聶飛點頭,“所以你們兩人都是南荒人!”

    傅陽夏有心想編造一個杜姓的大家族,但最終還是沒開口。

    他絕望了。

    他知道狼人就在杜剛與聶飛之中。

    可問題就在于,他不知道這兩人誰是真正的狼人。

    藏的太好了!

    他堅信,這兩人中有一個是狼人,同時也是梁儲與李青的朋友,他們做這麼多,就是為了讓狼人贏!

    傅陽夏一屁股坐倒在地,眼神來回在兩人中循環。

    “我死了,游戲不會結束,你們兩個人中,一個平民,一個狼人,到時候,平民的那個家伙,你會後悔的!”

    “你會明白我現在的心情!”

    杜剛與聶飛對視了一眼,聳了聳肩,“別掙扎了,沒有意義!”

    傅陽夏明白,這兩人已經徹底不會改變主意了,已經百分之百堅信他是狼人了。

    “呵呵!”

    他苦笑了一聲,“到時候看吧,你到時候哭吧!”

    說完,他就地一坐,躺在了地上,眼神迷離,開始回憶起自己的過往一生。

    而杜剛見此,則是小聲給旁邊的聶飛說道︰“小心他狗急跳牆,你去隔壁取把匕首,我在這里看著……”

    “好!”

    這種生死關頭,不存在什麼憐憫之心。

    傅陽夏不死,死的可就是他了!

    一直到聶飛離開,傅陽夏都沒有任何舉動,仿佛真的認命一般。

    就這樣,兩人把守著門口,而傅陽夏則一直躺在地上,眼神迷離,不是還發出一聲怪笑。

    “杜剛,咱們是不是太殘忍了?”

    聶飛在這個時候,卻是有些不忍心,畢竟都是同類。

    杜剛嘆了口氣,“殘忍?真正殘忍的是這個世界,不是我們!”

    “你要是嫌殘忍,那你替他死如何?”

    聶飛聞言聳了聳肩,“那還是算了!”

    終于,時間來到了最後的半個小時,投票公決終于開始。

    杜剛與聶飛返回了會議室,而傅陽夏卻是沒有過來。

    他自知死路一條,已經徹底放棄了。

    對于他而言,被投票死,和沒按照時間到達指定位置而死的區別沒什麼不同。

    “九個人,最後只活下來咱們兩個人,百分之二十二的存活率!”

    聶飛嘆了口氣,“這一次的死亡率可太低了……”

    他還不知道紅色世界的真實死亡率。

    而杜剛,則是淡笑了一聲。

    這個死亡率,相比于紅色世界百分之九十五已經很不錯了。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也沒有什麼話聊的,就這樣靜靜坐了半小時,終于等來投票的時刻。

    【投票公決開始,請在10秒內投票!】

    緊接著,頭頂的機器再次垂了下來。

    杜剛與聶飛二人,全都按下了1號按鍵。

    【投票結束,投票結果如下︰】

    【2號、5號→1號】

    【1號兩票,本次公決為1號玩家,1號判處槍斃!】

    【1號身份是女巫,游戲繼續,請所有玩家在30秒內返回各自房間】

    【倒計時︰29秒】

    “啊?”

    當投票結果顯示出來的時候,杜剛與聶飛全都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

    杜剛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聶飛,“難道,你才是狼人?”

    聶飛更是驚慌失措,“不是我,不是我,為什麼游戲沒有結束?”

    這一刻,他想到了傅陽夏之前說過的話。

    梁儲、李青可能與杜剛早就認識,他們互相打配合……

    “杜剛!”

    聶飛這一刻,心中的狠厲也涌了上來,手中的匕首抬起,猛地暴起,朝著杜剛狠狠的刺了下去。

    “嗖!”

    杜剛的注意力全都在聶飛身上,對于這一刀自然看到了,控制著身體急速後退,將這一刀躲避開來。

    “別沖動!”

    根據聶飛這個反應,以及目前的情況,杜剛終于算是明白了。

    他的推理,是建立在一個錯誤的模型之上的!

    聶飛哪管這些,紅著眼,再次抬起匕首,朝著杜剛劃了過去。

    杜剛眼疾手快,一巴掌打過了他的手腕,同時另一只手迅速跟上,抵在了聶飛的脖頸處。

    【倒計時︰25秒】

    死亡之音再次響起。

    杜剛卻是出奇的意識恍惚了一下。

    在他將整個推理推翻了之後,得出了一個讓他震驚卻非常合理的結論。

    這時,聶飛卻是不甘心,趁著杜剛分神的剎那,手中刀子再起,直直地朝著杜剛刺來。

    見此,杜剛將自身要害避開,硬是靠背部硬接了這一刀。

    同時,他抵在聶飛脖子處的匕首稍微用了點力氣,將其劃出一道血痕。

    “別動,听我說!”

    這一刻,杜剛大腦飛速運轉,很快就有了一套說辭。

    “我要是狼人,現在殺了你都沒問題,但我不是!”

    “聶飛,咱們都上當了,8號不是獵人,6號那個家伙才是真正的狼人,他是假死!”

    “假死,你明白嗎?!”

    【倒計時︰15秒!】

    “回去,現在先回房間,我們還有機會!”

    “啊?”

    聶飛有些茫然,他不懂杜剛所說的是真是假。

    但是,杜剛沒殺他確實是真的。

    不僅如此,杜剛還將手中的匕首放下,迅速離開了會議室,朝著他自己的房間跑去。

    聶飛下意識跟了出去。

    “回你自己的房間,咱們還有機會,6號是假死,明白嗎?!”

    听著這話,聶飛又有了生的希望,頓時一咬牙,跟著跑了過去。

    很快,他就到達了自己的5號房間,一頭鑽了進去。

    而杜剛,也是迅速回到了2號房間。

    幾乎剛剛躺在床上,頭頂的電子音就響了起來。

    【天黑請閉眼!】

    【狼人請開始行動!】

    “應該沒問題吧?”

    “應該是他死吧?!”

    這一刻,杜剛整個人都有些癲狂。

    完全不再去看門縫的位置,而是躺平在床上,瞪大了眼楮盯著天花板的位置。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過去,足足三分鐘,電子音才再次響起。

    【狼人已選擇目標】

    【女巫請行動,狼人選擇殺死的人是他,是否使用解藥?是否選擇毒藥?】

    賭對了!

    杜剛緩緩松了口氣。

    “所以,聶飛死了嗎?”

    他這樣說著,但一顆心髒卻還是提在嗓子眼處,一聲不敢吭,就這樣等待著電子音的播報。

    【女巫行動結束!】

    【預言家請行動,請選擇你要查看身份的玩家!】

    【預言家行動結束,今夜活動結束,晚安!】

    終于,等待了四五分鐘後,所有電子音播報結束。

    “活下來了!”

    這一刻,杜剛露出了笑容。

    這一次,他真的活下來了!

    在傅陽夏死亡的剎那,游戲沒有結束的時候,他之前所有的推理,全都被推翻掉了。

    這些推理,全都建立在這游戲,是一個正經游戲的情況下。

    但如果,游戲一開始就不正經,那他再怎麼玩,也是沒有辦法的!

    所以,在那一霎,他就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為什麼所有人進來游戲時的編號都是按照場次多少以及進入這方世界的順序來排列,而他和一號卻恰恰相反。

    為什麼狼人已經鎖定,剩余的人都是好人,游戲還沒有結束?

    這一切,都是因為,狼人從來都不是他們九個人中的任何人!

    狼人……是這世界意志!

    世界意志自己制定了游戲規則,但是他隱瞞了一個最關鍵的事情。

    那就是狼人就是他!

    所以,他們在里面打生打死,都沒有意義。

    “我之所以是2號,傅陽夏之所以是1號,這是天庭給我們的提示嗎?”

    “告訴我們,進入這個世界之後,游戲規則,並非是他所說的那樣嗎?!”

    杜剛在一瞬間,想到了很多東西。

    “這個游戲,其實不是偵探游戲!”

    “而是一個……逃脫游戲!”

    天庭真正給我們發布的任務,是逃脫!

    而狼人殺,是世界意志給我們發布的,他假裝成天庭,甚至重來一遍……

    當然,天庭也並非完全沒有發力,狼人殺的規則,其實就是天庭留下的可回旋余地,就是給他們留出來的時間。

    世界意志,只能在晚上,以狼人的形式,一次殺死一個人。

    其他時候,他只能旁觀,或者動些手腳,但不能殺人!

    這也是為何,他在最後,騙聶飛返回房間的原因。

    若聶飛沒回去,就會死在規則之下。

    這意味著,狼人還能夠在晚上殺一人。

    到時候,只剩下杜剛一人,自然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他在當時用騙的方式,將聶飛騙回了房間,目的,就是讓他替自己擋一刀。

    “賭對了!”

    在當時,杜剛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明白這些東西後,他就在想活下去的辦法。

    最終,他只是覺得,自己在夜里,可能運氣比聶飛好,不一定會死,然後就選擇了騙他。

    確實賭對了!

    “世界意志殺人,可能是根據實力強弱,也可能是根據進入世界的場次……”

    “更可能,是他想看我崩潰的樣子!”

    杜剛覺得,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這個世界意志是變態的,看著人們在這里勾心斗角,他很快樂。

    人類的情緒波動越劇烈,那他就會越爽。

    所以,留著他這個騙人的家伙,最後吃!

    就好像一個擁有一堆玩具的小孩,在得到這些玩具之後,把最好的留在最後。

    因為他害怕,先玩了最好的,其他人無法讓他產生快感。

    事實證明,他賭對了,不管是運氣也好,還是其他方面也罷,他活下去了。

    死的人,是聶飛!

    ……

    ……

    就這樣,在狼人殺游戲只剩下杜剛一個人的時候,他失眠了!

    一整宿,他都在思索逃離這里的辦法。

    【天亮了,所有玩家可以自由活動!】

    “所有玩家嗎?”

    杜剛搖頭苦笑。

    九個人進來,目前就剩下他一個人!

    “該離開了!”

    死者已逝,活人還要繼續活著,再多惆悵都無濟于事。

    杜剛離開2號房間後,最後看了一眼走廊,接著就朝著二樓走去。

    一直走上二樓的陽台,迎著里面那股強烈的吸引力,推開了那扇在其他人看來,如同惡魔一般的大門。

    “轟!”

    隨著大門洞開,原本漫天紅光映照的情況突然發生變化。

    無盡紫色光芒,在這一刻將所有壓制在他頭頂的紅光全都射穿。

    “嗡!”

    僅僅一剎,杜剛就被這股紫光包裹在了其中。

    下一秒,他就隨著這股傳送之力,返回了自己的獨立天庭空間中。

    【任務結算中……】

    【本次任務為逃生模式,獎勵1點功德!】

    【你的基礎獎勵為1點功德!】

    【恭喜你,獲得丁級之上評價,開始數據分析……】

    【定級成功,你本次任務完成評價為甲上等,獲得額外百分之九十功績點獎勵……】

    【你的最終獎勵合計為︰1點功德9000功績點。】

    【本次任務結束,你將擁有一個小時暫留天庭時間,請在一個小時內完成兌換。】

    【下一次任務發布時間為三至六個月不等,屆時請及時接收任務並進入天庭。】

    “結束了!”

    杜剛嘆了口氣。

    他活了,但有八個人,卻是永遠的留在了那里!

    不光是他們的肉身,更是包括他們的靈魂,以及他們的神!

    “呼!”

    他深深呼出了一口氣,將心中的郁郁之氣吐出,然後稍微調整後,開始查看起自己所擁有的功績點。

    【叮,您的功績點余額為︰22397】

    “足夠提升兩次!”

    杜剛現在所缺少的,不是其他功法,而是他的修為!

    如果有時間,他自然可能慢慢修煉,但他缺的就是時間。

    “天庭,給我將功績點轉化成功德,我要提升修為!”

    【叮,您當前修為︰三劫神靈,可花費2點功德提升至五劫神靈,是否提升?】

    “是!”

    隨著他的一聲肯定,整個天庭空間頓時閃爍了起來。

    一道紫色光華,從天而降,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

    “嘩嘩嘩!”

    “刷刷刷!”

    這一刻,杜剛仿佛看到了整個世界的運轉,仿佛化身為天道。

    窺探到了整個世界的奧秘!

    無數真理從他眼前飄過……

    可惜,這種感覺沒有持續多久,他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再一看,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五劫神靈的階段。

    “終于五劫了!”

    杜剛再次露出了笑容。

    五劫神靈,這意味著,他的基礎神力技上限達到了1500納爾神力。

    再乘以他百分之四的功法進度,他的基礎神力技上限達到了6000納爾的程度!

    如果,再加上皆字秘十倍戰力加成,他的戰斗力將達到恐怖的6萬!

    當然,只能持續十秒鐘。

    但就這十秒,已經足夠他應對神靈階段的大部分敵人了!

    “這還不是終點!”

    “我吃了幽陽草,神靈級階段的功法進度上限最多能夠達到百分之六的程度!”

    “也就是說,還能有更多加成……”

    “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與人榜上的強者相比,相差多少?”

    會有那麼一天的……

    修為提升完之後,杜剛又在天庭的兌換框中選擇了一些價格便宜但實用的道具後,就選擇了離開這里。

    他可沒忘記,在外面,還有那麼五個人在等著他……

    “陰陽五子,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