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黑蓮花女配重生了 > 第484章 485二更

第484章 485二更

    施維目瞪口呆,頓時哭的更加傷心︰“我還哭著,你能不能不要消遣我——”她都要痛苦死了,沒想到到頭來他什麼也不是。

    柳雪飛將自己的手帕給了她。她喜歡她的性格,遇到傷心的事兒會哭。哭完就可以堅強︰“失去你是他的損失。”

    “他未必那麼覺得。”這一點讓她更不甘心。

    而且有過更好的更滿意的,她看誰還會順眼︰“我覺得一切都是假話,根本就是他有喜歡的人。”

    柳雪飛從來沒有和人說過︰“我懷疑項世子也有喜歡的人。”

    施維揚起頭臉上掛著淚痕。

    柳雪飛苦笑︰“可我沒有證據。”

    施維看著劉姐姐劉姐姐和他還不一樣。他也像是訂婚到底,像獅子對他向來敬重,誰不說兩人是金童玉女。

    “可是……”

    “你也覺得不可能是不是。事實證明,我被退婚了也不是外界傳聞那樣他要遠征,而是他不想和我成婚,一定要和我解除婚約。”

    施維不……知道︰“柳姐姐……”

    柳雪飛淡淡一笑︰“我也想開了不就是一個男人嗎,別人笑的,無非是他給予我家的附帶價值沒有了,可不給我就會給她們嗎,除此之外,我的傷心對他來說,除了負擔,一分不值。”

    “可我——還是不開心。”

    “那你撼動得了他的決定嗎,即便靠著權勢讓他妥協了,你們聯姻的意義又何在。”他會真心幫施家。

    施維頓時更氣了︰“怎麼我就不是公主,如果我是公主,我一定壓著讓他娶了我,讓他生不如死。”

    “這大話你也敢說,小心讓人听見治你個大不敬之罪。”

    施維眼淚又不受控制的流下來,她還是心里難受。

    ……

    “他們兩家想解除婚約?”項心慈停下腳步。

    梁公旭點頭。

    項心慈有些不可思議︰“閑的。”

    “我還沒答應,畢竟是我父皇的旨意。”

    項心慈冷哼,他要是決定了︰“他也會天天磨著你,煩不勝煩,把賞賜的宅子收回來不給他了。”放著好好的婚不成,沒事找事。

    “你干嘛那麼多怨氣,他不願意成婚就不成婚。”

    項心慈瞪他一眼,自然是他沒安好心,

    項心慈不散步了轉身去洗涑睡覺。

    梁公旭看著她離開,想起今天明西洛說過的話。

    太子想听真話,他沒有什麼能與人比的,不成婚也只是一個手段,不值一提。

    梁公旭自認當初自己問她願不願意的時候就沒有仗著自己的身份?

    他這樣的身體,到底也是有所依仗的。

    梁公旭跟上她的腳步。

    如果是以前他自然不同意,硬塞也得塞給他一個娘子,但現在他有帝安。

    他也會想,如果明西洛不成婚,沒有自己的孩子,會不會對帝安更好一點。

    即便以後野心養長了,帝安也不過是個女兒而已對任何人沒有威脅。

    何況項家是吃素的嗎。

    項家能制衡明西洛,如果項家做大了,莫家也一樣能制衡項家,九伯再活十年沒有問題。

    所以只要江山穩固,明西洛就需要討好心慈一分。

    “太子,太子,小郡主有點兒發熱。”

    梁公旭腳步立即急了︰“傳太醫。”

    主殿內,項心慈安撫著梁公旭的情緒︰“你別著急。”帝安生個病,他好像要過去一樣,誰沒輕沒重的第一個通知他︰“她又不是第一次了,太醫也說了沒事,現在已經睡了,你去休息吧,我在這里看著他。”

    梁公旭不走︰“我看著她……”

    “再讓他傳染了你風寒。”

    梁公旭仰著頭看著心慈︰“我想在這里看著他。”

    “你……”行吧,“來人,把小君主的床給她拿過來,將小郡主抱到床上去,這里的被褥換了。”

    “你別折騰她。”

    “我不折騰她折騰你。”床騰出來,強硬道︰“上去睡,我們一起陪著她。”又溫柔道︰“你別擔心,好好休息,說不準第二天醒來,她比你還生龍活虎。”

    是啊︰“我是不是很沒用,我感覺的到我身體越來越不好。”

    “會沒事的。”

    梁公旭握住她的手,他知道她想要一個小皇子,但若是三方制衡國泰民安,皇子是不是她生的、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關系。

    可萬一有了變故,孩子是她親生的就成了掣肘。

    梁公旭目光溫柔的看著她他已經自私了一次,帝安生病她何嘗不焦急,卻還要反過來安慰自己。

    一個帝安就好,梁公旭將頭靠向她,這兩年,他越來越感覺到上天對他的厚愛。

    有她、有孩子,現在的他沒有任何遺憾,能多陪他們一天都是賺了的︰“你也睡一會兒。”

    “幫你看看你的小祖宗,睡吧。”

    梁公旭閉上眼,他會休息。因為他想再多陪她們兩年,看著帝安再長大一點,能記住爹爹的時候。

    對不起。

    ……

    梁公旭輕描淡寫的準了兩家的請旨。

    這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還是引起了朝臣們的議論。

    “殿下越來越宅心仁厚。”

    “是啊。”以前這種事兒下面的人連題也不會跟皇家提。

    “皇上當初決定明大人的婚事就比較草率,雖然後來選定了施家也算門當戶對。

    可說到底皇上並沒有問施家的意思,也沒有問明大人的意思。”

    說是皇上神智不清醒,肆意亂指也不為過。如今太子肯將這個錯誤改過來,何嘗不是一個進步。

    “太子自從成婚後,知人世冷暖,憐萬民悲苦了。”

    “太子妃娘娘有福相。”

    “乃旺國面相。”

    “是有福氣之人。”

    “太子這場婚事娶得好。”

    話題一瞬間倒轉了方向,太子妃娘娘旺國、旺家,總之有引人向上,國泰民安之能。

    不過,還是有人私下議論施家為什麼不願意,那可是明大人,說一千道一萬都不如此人蒸蒸日上的權勢。

    施家早有準備。說當時情況突然,皇上堅持,實在是倉促。

    眾人便又覺得不是沒有道理,施家那樣的門第,對子女的婚事一定十分重視卻被皇上胡亂指的,施家不願意也情有可原。

    何況他女兒又不愁嫁,想與施家聯姻的名門望族多得是。

    “施家眼光高啊,連明大人那樣的都沒有看上。”

    “明大人再好,家事上也差了些。”

    “哎,人有不足吧。”

    嘴上這樣感慨,私下里想為明西洛說親的人幾乎踏破了明家門檻。

    施家臉色難看。

    ------題外話------

    出門了,今天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