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乃捉鬼大師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三大旗主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三大旗主

    “牛啊,賽亞人變身啊這是”柳俊眼前一亮,情不自禁脫口而出。

    白雲差點沒控制好情緒,直接放凶獸咬死這貨。

    看著沖下來的宮殿護衛隊,白雲猛的抬頭,一道紅光從他身上迸射而出,化作一頭似牛非牛,滿嘴利齒,赤紅著眼楮,身長六七米的凶獸。

    泥人普遍身高一米八以上,但面對這個凶獸,還是有些渺小。

    只見凶獸左一爪子又一口的,緊緊十幾秒,剛剛沖出來的宮殿守衛隊被拍成一堆碎泥。

    沒有了目標後的凶獸,自動回了白雲身上,剛剛黯淡下去的紋身,再次活神活現起來。

    只是白雲的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身體虛弱到了極點,看樣子這個大招,威力大,後遺癥也不小。

    車熊趕忙過去扶住白雲“白哥,沒事吧?”

    “沒事,消耗大了點,趕緊走”白雲擺擺手,車熊直接把他背了起來,快速往台階上跑。

    “快到宮殿前面去,那里是皇城的範圍,沒有始皇帝的命令,這些衛兵是絕對不敢靠近的。”安能上了台階以後,轉頭一看,泥人士兵還在窮追不舍,趕忙指著不遠處的大殿說道。

    眾人壓根不敢停留,急忙沖進宮殿,果然,所有的士兵都在宮殿前面站住腳步。

    片刻後,剛剛戰車上的指揮的將軍,走到宮殿前面,拿出佩劍,遙指柳俊他們。

    “爾等擅闖皇陵,本就是死罪,還敢闖入宮殿,應受車裂之刑,現在出來,給爾等一個全尸”

    “呸,你有本事進來啊,在外面瞎喊什麼”劉老四二話不說懟了一句。

    這名將軍也不跟劉老四對罵,大手一揮,數百士兵將宮殿團團圍住。按照軍隊的陣形整齊的排列在了一起,刀斧手,弩弓手,騎兵嚴陣以待,那架勢,只要柳俊等人走出宮殿的範圍,瞬間剁成餃子餡,或者扎成刺蝟。

    看著面前富麗堂皇的宮殿,劉老四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之前的恐懼被貪婪所佔據著,這可是始皇帝傾盡全國之力建造的大殿啊,里面肯定財寶無數,這下發財了,喜形于色絲毫不加掩飾,嬉皮笑臉的問道“安哥,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進去?”

    “進不去,這地方,要麼得用始皇玉璽,要麼得是”安能話還沒說完,就看見柳俊推了一把大門,大門應聲而開。

    那些守衛的士兵,齊刷刷跪了下來,一副恭迎帝王駕臨的樣子。

    現場寂靜萬分,片刻後,柳俊抬頭“我說我是始皇帝你們肯定不信,請叫我玉璽”

    眾人翻了個白眼,壓根就沒想著柳俊跟始皇帝會有什麼關聯,始皇帝要是柳俊這性格,別說統一六國,管好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都算不錯了。

    大門打開的一剎那,燦爛耀眼的金光從里面照射出來,放眼望去偌大的宮殿堪比兩個足球場,更為讓人驚嘆的是地板,牆壁都是瓖了金的,而柱子上瓖嵌的赫然便是寶石,夜明珠,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柳俊跟劉老四眼都直了,這些要是拿出去,那可是真的發財了。

    不過更加吸引人注意的,還是宮殿正中央,那一口至少七八米長,金燦燦的巨棺。

    一看就是通體黃金打造,價值連城,如果不是實力不允許,柳俊都想扛著走了。

    不過現在的情況不是他實力允許不允許的問題,而是這黃金巨棺那里,有一群人正在祭拜,似乎在做什麼儀式。

    都是黑斗篷裝束,認不出來誰是誰,不過柳俊估計,陰十肯定就在其中。

    大殿內一股睥睨天下的威勢傳來,讓所有人神經不由得緊繃起來,那種氣勢的來源正是黃金巨棺。

    “那里面便是始皇帝麼?”白雲望著巨棺喃喃道。

    “奢侈啊,太奢侈了,鋪張浪費”柳俊恨不得自己躺進去,當然,他想的是自己死了以後,能躺在這麼奢侈的地方。

    “不虧是始皇帝,這里的布局很有學問,我跟你們說”白雲打量一下四周,嘖嘖稱奇,大有一副大講特講,講一天的沖動。

    柳俊卻不想听,這些祭拜的人,要不是文谷組織要不就是黑蛇教,不趁著他們祭拜的時候砍了他們,研究個屁的布局,這玩意又跑不了。

    “ 賂銎  沉慫恰繃÷氏韌 迦ャbr />
    安能他們緊隨其後,都想趁著對方祭拜,砍了他們。

    最前面幾個黑斗篷祭拜的,听到柳俊他們的聲音,絲毫不為所動。

    只是靠後那些人,站了起來,迎上柳俊他們。

    這些人論實力,要比校場那一百多黑衣人強橫很多,柳俊他們直接被攔住。

    廝殺了好一會,柳俊等人才算把這些黑斗篷放倒在地。

    而此時人家已經祭拜完了,最前面那幾個人轉過身,靜靜的看著柳俊他們。

    “我要是沒猜錯,除了最右邊那個,都是文谷組織的,分別是百合,玫瑰,滿天星三個旗主,還有一個黑蛇教的陰十”柳俊眯著眼楮,壓低聲音。

    “你咋知道的”車熊站在旁邊好奇的問。

    “你看她們胸口”柳俊捂著嘴小聲說。

    除了陰十戴的面具,文谷組織的三個旗主都戴的面紗,看身材,是三位女性,她們的胸口上方,分別繡著百合玫瑰滿天星。

    “安局,等了你們好久,終于來了啊”領頭的牡丹開口道。聲音婉轉動听,語氣卻很滄桑。

    “牡丹,你知不知道復活始皇帝,會導致天下大亂,生靈涂炭”安能眉頭緊鎖。

    “知道,但,跟我們又有什麼關系?都死絕了不是更好麼”牡丹噗呲一笑,仿佛安能講了個笑話一樣,

    “我一定會把你們跟黑蛇教連根拔起的。”安能目光堅定的說。

    安能說這話的時候,柳俊明顯的看到陰十不屑的撇撇嘴。

    “哈哈,連根拔起?你應該知道我們組織跟黑蛇教的龐大程度吧?別說黑蛇教,就光是我們明面上的公司就遍布世界每一個角落,這麼多年來,可以說歷朝歷代的財富都集中在我們這里,以我們現在的財力,足以擾亂整個市場經濟,只要我們願意,能夠瞬間讓一個大地區的經濟崩盤。”牡丹神色陡然一冷說道。

    柳俊听的眼前一亮,能夠讓一個大地區的經濟崩盤,這是多麼恐怖的財富實力,自己要是搶過來,這輩子都不用愁了。

    安能面色鐵青,難看到了極點,咬著牙死死瞪著牡丹,拳頭被攥的發白,這麼多年文谷這個組織盜墓得來的財富數不勝數,再加上他們明面上公司的盈利,不少知名的國際公司都有他們的股份,全球一百強的企業之中,就有不少的公司他們都有參股,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安能絲毫不懷疑牡丹這話的水分,他們有能力做到這些。

    黑蛇教其實沒有太多財力,這兩個組織,可以理解成,一個負責牛批,一個負責提供財物讓那個組織持續牛批,而文谷組織跟黑蛇教就是這樣的運行模式,真正主導位置的還是黑蛇教。

    “哈哈,以往殺伐掠地,為的是土地,是人口,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錢麼?現在,整個大秦國,甚至其他朝代多年積累的財富全在我們的手里,毫不夸張的講,我們手里掌握了全球經濟的大動脈,只要我們這里有任何的閃失,其他人全部完蛋,我看誰敢動我們。”牡丹得意的笑道。

    這就是她的依仗,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里還有個不喜歡考慮後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