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第一婚寵葉小姐 > 第六百二十章 小粉絲

第六百二十章 小粉絲

    在這里不過幾天,葉眠眠已經配合沈子胥參加不下三場誤會。

    累感疲憊,不得不向沈子胥提出想要休息的請求。

    也不知道是她太過疲憊的模樣,讓人心疼,還是沈子胥已經參加完全部的誤會。

    他竟然想也沒想,直接同意。

    知道沒有事情,葉眠眠直接鑽進被子,一覺睡到大中午,這才緩緩睜開雙眼。

    看著空曠的房間,她只是再次縮進溫暖的被窩。

    就在葉眠眠馬上要再次睡著的時候,房門被人有節奏的敲響。

    “請進。”

    “葉小姐,甦小姐想要和您聯系。”

    看到那不熟悉的手機,葉眠眠伸出手,便將那部手機接到手中。

    對著保鏢禮貌一笑,這才將手機接通。

    听完甦覓的膠帶,她剛因為睡飽而展開的眉頭,再次皺成一團。

    “什麼意思?”

    他沒有離開這里?!到底在想什麼!

    葉眠眠猛地站起身,還想在說些什麼,就主意打到已經繃直身體的保鏢。

    知道自己依舊沒有辦法離開,她又一次的嘆氣。

    “我這一次,還真是將我這輩子的嘆氣,都給用完了。”

    “眠眠,你也不用太擔心,我已經讓人幫著找他,很快就會沒事。”

    葉眠眠知道甦覓所說的很快,絕對不會超過一天,這才安心的倒回床上。

    突然想起那天的飛機票,又是一聲嘆息。

    “我估計還需要一個星期才能回國。”

    “設計上有任何問題,你直接撥打這個電話,他們會來找我。”

    那頭隨意的應了幾聲,就因為其他事情,不得不將電話掛斷。

    又一次變得無所事事,她還想看看四周,就被突然出現在哎門口的人嚇呆。

    “怎麼樣,是不是很驚喜?!”

    “O,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里?難道是我哪位好友告訴你?”

    O搖了搖手指,又看向不遠處的電梯,無奈的跑了過去。

    不明白他這一套動作的意義,葉眠眠還想追上前,就被擋在門口的手擋住去路。

    “我不下樓,就去那邊看看。”

    “抱歉。”

    知道沒有辦法,也沒有反抗,等待那頭將人拉到身邊。

    兩人站在一邊,同時審視起死死貼在牆壁上的女生。

    葉眠眠不明白情況,還想用眼神詢問O,就听到一個幾乎听不清的聲音。

    “我是歐拉,是您的粉絲!”

    “我和媽媽出來旅游,踫巧看到姐姐在同一層,就……就想要個簽名!”

    看著她身上精致的公主裙,葉眠眠微微一笑,輕柔的握住那只伸來的手。

    和自己的偶像握手,歐拉發出一聲又一聲的驚叫。

    為了安撫她激動得心,葉眠眠緩步走回房間,將一個小禮盒拿了出來。

    “我是第一次有小粉絲,這個送給你當做見面禮可以嗎?”

    歐拉並沒有接,反而將視線投向O,希望他幫忙解釋。

    但這個沒用的進發男人,只是露出更為燦爛的笑容,看著她。

    等到最後,葉眠眠直接將禮物塞到她懷中。

    “這只是我心設計的小衣服,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

    “葉設計的衣服?!這對我來說已經是最珍貴的禮物,我可以打開看看嗎?”

    注意到歐拉時不時看向房間的視線,她點了點頭,將人放進房間。

    但她卻沒有立刻進去,反而看著站在門口的保鏢。

    “這個孩子和我住同一層,可以麻煩你和她的母親打聲招呼嗎?”

    “可以。”

    保鏢的話語十分簡短,對著旁邊的同伴投去一個眼神,便快步走向另一邊。

    不久,便看到一個和歐拉很像是的成年女性,走向他們的方向。

    “您好。”

    “媽媽?這個是葉給的禮物,我可以收嗎?”

    女人注意到女兒手中可愛的連衣裙,對著葉眠眠禮貌一笑,這才點了點頭。

    “那我,可以在葉這里玩一會嗎?”

    “我保證不搗亂。”

    葉眠眠看到歐拉那小大人的模樣,嘴角微勾。

    似乎是早就猜到女兒會提出這種請求,她從背後拿出一個背包,就對著葉眠眠微微彎腰。

    “我這邊正好突然有工作,特意過來也是希望葉小姐幫我照顧她到下午四點。”

    “四點?”葉眠眠思考一番,確定不會讓她和沈子胥踫上面,這才點頭,“當然可以,您可以留他們的電話,要回來就能和他們打電話。”

    歐拉的母親點了點頭,立即和其中一個交換號碼,又是一番叮囑,這才快步離開。

    三人回到房間,O卻皺緊眉頭,看著空蕩蕩的房間。

    “他怎麼了?”

    “這段時間一直借住在我那里。”

    原來在他那里,怪不得沒有人找到。

    葉眠眠嘆了口氣,還想解釋,就被人一把抓住手指。

    順著那力道看去,就看到一張被嬰兒肥擠成一團的小臉。

    “歐拉,想要做什麼?”

    “姐姐,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姐姐幫忙,不知道可不可以?”

    歐拉說著說著,就打開背包,將其中一個被繃帶包扎的嚴嚴實實的小熊抱了出來。

    但似乎是擔心葉眠眠看不清,又將懷中的小熊地了過去。

    “這個熊熊是一個哥哥送給我的,我有天晚上睡覺不小心,扯到一條線頭,醒來就……就……”

    她似乎是想到那天晚上的場景,滿眼淚水地看著葉眠眠。

    察覺到歐拉的期望,她更加沒有辦法拒絕,小心翼翼捧起脖子斷裂的小熊,認真地思索修繕的可能。

    可能是覺得葉眠眠有辦法,她不再哭泣,乖巧的蹲坐在一邊。

    兩人太過全神貫注,竟然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被人從外面打開的房門。

    “他們是誰?”

    听到沈子胥的聲音,她也沒有抬頭,只是說了句朋友,就再次看向笑容。

    歐拉對大人的情緒十分敏感,注意到沈子胥有些不滿,立即將自己縮成更小一只。

    就在她更加坐立不安之前,葉眠眠突然抬起頭,看向他的方向。

    “這個?”

    她看到想要的東西,沒有多想,點了點頭。

    “我回去重新給你做一條。”

    葉眠眠接過領帶,調整好長度,便立即將斷裂的脖頸和它一同縫合。

    等到她將線咬斷,剛剛還歪著脖子的小熊,已經恢復成原本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