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逆徒整天就想以下犯上 > 第839章 娘要嫁人

第839章 娘要嫁人

    “瑟瑟的父親不同意?”

    神風凌風中凌亂,他什麼時候不同意了,他怎麼不知道。

    “額.......那不是必須的嗎,她們一個夫君尚在,是你不可能嫁給你的!”

    封家主看到神風凌求親,心里震驚無比。

    听到葉瀾山這話之後,連忙附和。

    “沒錯,仔細算起來,她還是我封家的人!”

    當初,休夫的是葉詩錦沒錯,但是他沒答應,自古以來,哪里有女人把丈夫休了的道理。

    此時此刻,封家主唯一的念頭就是,不可以讓葉家攀上神族皇子這棵大樹。

    只要她嫁不了,就會得罪神族皇室,屆時不用他們出手,都有人會對付葉家。

    “你說什麼?”

    神風凌惡狠狠的點頭,這狗東西,還敢提這件事。

    葉詩錦翻了個白眼,“仔細算起來,我覺得你這狗頭可以不用要了。”

    井瑟煞氣騰騰,“你已經被休棄了,沒資格在這亂吠,再嗶嗶,信不信我將你舌頭拔下來!”

    封家主被嚇得一個瑟縮,旁邊的霍家主,心都涼了半截。

    這可是攝政王啊,這節骨眼去找茬,是覺得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想死,也不要拉他下水好嗎?

    神風凌陰沉沉的瞪了一眼封家主等人,重新看向葉詩錦的時候,笑容變得陽光明媚起來。

    “詩詩,嫁給我吧,我會對你們娘倆好的。”

    葉詩錦雙手環胸,“這個嘛,我得考慮考慮,現在這些人在這兒,我心情不好!”

    神風凌頓時就明白了。

    “來人,徹查封家和霍家,肆意挑起神族之地紛爭,以不正當手段競爭,已經違背了神族之地世家貴族的發展原則。”

    皇家不干預世家的發展,那是因為沒有觸及他們的底線。

    封家主嘴巴微張,想要辯解,可對上那些殺氣騰騰的王府侍衛,他噤聲了。

    “王爺,您這般明目張膽的維護葉家,不合理吧。”

    “欺負我妻子女兒,你跟我說合理?滾犢子!”

    再也忍不住的神風凌,揮舞著拳頭,對著封家主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緊接著,一個狠狠拂袖,將他掀飛,扔到了隔壁的小巷。

    “攝政王饒命,我們知道錯了!”

    霍家後悔求饒,一切已經是徒勞,作死的人是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現在知錯,早干嘛去了?

    “滾!”

    話音落下,那些回過神的封家和霍家人,屁滾尿流的離開。

    他們要涼涼了,得罪了葉家,現在就等同于得罪了神族皇室。

    挨打的封家主,呈死魚一樣,平躺在地上,眼底滿是驚恐。

    竟然,葉詩錦的男人竟然是神風凌這個男人!

    那也就是說,當初將他打的下不來床的那個,除了神族之地外的人,便是他了?

    懊悔,害怕,涌上心頭,恨不得有後悔藥,來一顆。

    “都清淨了,詩詩,你的心情好了點沒?”

    神風凌,笑容寵溺而又溫柔。

    這讓眾人看呆,堂堂的攝政王,竟然是這般柔情的鐵漢嗎?

    “好一點兒了。”

    葉詩錦心里甜滋滋的,但是,緊接著她面露為難。

    “但是,我.......”

    她不能答應,雖然嫁去封家,沒有夫妻之實,但是是有夫妻之名的。

    神族皇室,神族之地最有威嚴,最講究規矩名聲的地方,她實在是不適合再嫁。

    “娘?”

    井瑟以為接下來會听到他們倆如願的話,沒想不是。

    葉詩錦輕輕一笑,“目前這情況很好,你會因為沒有成親,就不承認我們娘倆嗎?”

    神風凌想也不想拼命搖頭,“當然不會!”

    他陪伴她幾十年,從未想過放棄。

    這就是他對她的真心和情義,不可能隨意割舍。

    而今女兒妻子相伴,他格外珍惜,想要好好守護這樣的日子。

    “那就行了,其他的我不在意。”

    經歷過生死,明白他對她的感情,成親這種給別人看的形式,她覺得沒必要。

    她不知道的是,神風凌執意要給她一個風風光光的成親大典。

    “詩詩,皇兄答應的,沒有人可以反對,嫁給我!”

    當初,雖然有這方面的憂慮,但他的皇兄也只是說給點時間考慮。

    畢竟到時候需要昭告天下,只是在做這些準備的時候,她離開了,失去了下落。

    一拖,就是幾十年。

    “娘,你忍心讓爹爹失望嗎,他等你等了太久了。”

    井瑟的話,讓葉詩錦一凜。

    是啊,他等自己幾十年,她昏睡的這些日日夜夜,他一個人面對,承受的孤獨。

    她不在意,可他卻是想娶她的。

    “好,我嫁!”

    不僅僅要考慮他的感受和期待,還有自家女兒的。

    她到底是神族皇室的血脈,若是她不風光大嫁,一定程度上,影響她名正言順的地位。

    “太好了,哈哈哈!本王要娶妻了!”

    神風凌笑得很傻氣,像一個討要到了糖果的孩子。

    激動的他,頓時就將葉詩錦給抱起來。

    旁邊的葉族長和葉瀾山傻眼,“所以,攝政王,是瑟瑟的親生父親!?”

    這個答案,有點兒太過于刺激啊

    “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井瑟咧嘴,笑呵呵的看著傻眼的外公和舅舅。

    就知道他們是這表情,哈哈,實在是太逗了。

    葉族長揉了揉自己的臉頰,“這次的眼光,總算是沒有錯!”

    其實,當初葉詩錦也不想嫁封家,只不過是因為她那死去的娘親,跟封家主的母親關系要好。

    加上小時候,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後來就將就了。

    現在想想,果然不能將就,嫁人,那一定是要嫁最好的!

    “恭喜!”

    木靈看著相擁的兩人,守得雲開見月明,真的是令人欽佩的感情。

    “客氣了,走走走,進屋,統統把東西搬進屋啊!”

    井瑟吆喝著,沒想到有朝一日,她還沒嫁人,反而先看自己的母親出嫁。

    放下了葉詩錦,懷抱遮擋她的嬌羞。

    神風凌瞥向自己的手下,“愣著做什麼,趕緊的!”

    “是,王爺。”

    一行人,魚貫而入,扛著那些箱子整齊的進入葉家。

    事實上,這只是表面上的一部分,最多的都在儲物戒當中。

    堂堂攝政王來求娶的聘禮,能差到哪兒去。

    “好啊,走,咱們也進去。”

    葉族長吆喝著自家兒子孫子,一塊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