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最佳豪婿 > 2307.第2307章 魈族

2307.第2307章 魈族

    他為什麼那麼震驚呢?

    公元兩年來算的話,過了也就兩千年。

    魈界可能還存在。

    不過,如果按照另外一種公元的紀年方式,那可就不一樣了。

    江寒給他看的就是另一種紀年方式。

    以第一個修行者出現為公元第一年來算。

    至今已是過去了十萬年。

    一個瀕臨崩潰的世界,能撐十萬年嗎?

    “嘖嘖,看來你的想法是要泡湯了!”

    江寒賤兮兮的把手機收了起來。

    投影猛然瞪大眼楮。

    “你騙我,一定是你騙我!”

    “我騙你干嘛?你的世界已經崩潰了,十萬年時間,整個世界都可以重過一個輪回,你覺得你的世界還存在嗎?”

    江寒說完,稍微有些內疚。

    看著投影那眼中的絕望,他也有些不忍心了。

    這恐怕就是真正的死不瞑目吧?

    江寒輕咳了一聲,隨後告訴那投影。

    “這樣吧,我再破解一個石碑,你試試看能不能看到你說的魈界,順便也看看你們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崩潰了!”

    投影趕忙看向江寒,搖頭說︰“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看來,他是不敢看了。

    江寒也不是啥狠心的人。

    “行,你不想看你就別看吧,我繼續破解石碑,估計大概率你的魈界已經是沒了!”

    投影瞬間出現在了江寒面前。

    伸出手,仿佛是要抓江寒的脖子。

    只可惜,他只剩下了投影,想抓也抓不到。

    “你就別白費力氣了,安靜的在一邊等著吧,沒準魈族還有人呢!”

    江寒說著,將手放在了石碑上面。

     ……

    一聲脆響,如同玻璃碎裂。

    江寒的眼前出現了一道裂縫。

    這就是空間裂縫嗎?

    長呼了一口氣,江寒轉過臉告訴那虛影。

    “已經有裂縫了,你還是最好先看看你的魈界吧!

    倒不是江寒好心,而是因為他也沒把握魈界的人是否還活著。

    反正這虛影也傷不了他,如果這虛影發現魈族都還活著。

    那江寒就停止破解。

    如果看到投影絕望的表情,那就繼續破解。

    反正怎麼樣都不會虧。

    投影听到江寒的話後,眼中閃過了一抹希望的神色。

    隨後便消失不見。

    估計是通過裂縫去了魈界。

    江寒隨便找了一塊石碑爬上去坐下,靜靜的等待這那投影從裂縫中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周圍安靜的可怕,那投影也不曾回來。

    江寒實在閑的無聊,索性就練起了剛才在石碑上面學到的功法。

    隨著靈氣在那些不知名的經脈和穴位中游走。

    江寒感覺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

    舒服中,帶著一個安心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離家數十年的游子突然回到家中,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蓋著老母親縫制的被子。

    這種感覺,太讓人著迷。

    江寒一口氣把十幾種的功法,全部運行了一遍。

    每一遍都會有一點收獲。

    每一遍都能有新的感覺。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江寒睜開眼,一道精光閃過,竟是在無意中摧毀了面前的石碑。

    “臥槽,這麼牛批?”

    江寒心中暗喜。

    這一次,可真的是撿到寶了。

    就在這時,投影再度出現在江寒的面前。

    看了看地上碎裂的石碑,又看了看江寒。

    撲騰一下就跪在了江寒面前。

    “族長,族長,我求你一定要振興我們魈族!”

    族長?

    振興?

    江寒一臉懵圈。

    振興個啥?

    另外,自己啥時候成族長了?

    撓了撓腦袋,江寒看著那人問︰“咋回事?里面的人呢?”

    投影面上盡是滄桑,看樣子像是老了幾十歲。

    他久久不能開口。

    而江寒也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意思。

    嘆了一口氣後,江寒準備拍拍他的肩膀。

    一下撲了空,摔了個狗吃屎。

    “忘了,你是投影!”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江寒回到石碑上坐下,說︰“我咋幫你啊?還有,你不是叫我人類麼?你怎麼叫我族長了?”

    “只有族長才能學會這石碑上的功法,你肯定是我們族長的血脈!”

    “族長才能學會的功法,為什麼要立在這里?”

    江寒越來越看不懂了。

    邏輯呢?

    投影看了看周圍,說︰“這就是族長您家族的宗祠啊,您就坐在您祖先的碑上!”

    江寒一哆嗦,趕緊跳了下來。

    “你特麼怎麼不早說?”

    雖然體內只有不多的魈族血脈,但畢竟是祖先,還是得尊重一下。

    “當初資源匱乏,族長感知到這個世界有人領悟了靈氣的奧秘!”

    “于是,帶領我們一眾七千多人的先遣隊來到了這個世界!”

    “派出了五千人,在附近建立宗門,並傳授這個世界的人功法以及改變這個世界的構造,讓這個世界適宜我們魈族居住!”

    听到這里,江寒意識到了不對勁。

    “既然你們幾千人都能活,那為什麼不把其他人一起傳送過來?”

    投影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魈界的能量不足以再支撐龐大的空間傳送門!七千人已經是零界點,如果超過七千人,很有可能會造成空間塌陷!”

    “我們原定的計劃時,當宗門建立好之後,再派去建立更多的宗門,讓這個世界人類幫我們一起,改造這個世界的靈氣!”

    “只要靈氣達到一定的標準,那族長就能再次構建出更大的傳送門,讓我們整個魈族降臨到這個位面!”

    江寒听得不是太明白。

    撓了撓腦袋,問︰“那你為啥變成了投影?”

    “因為這個世界不止有人類,還有異獸這樣貪婪低賤的種族。我們想要改造這個世界,異獸也想要。所以發動了戰爭,我在戰爭中死去後,意識被改造成了投影!”

    “就此一直便沉睡在這里,直到你進來!”

    “我還以為,你已經改造完了這個世界!”

    這麼說來,江寒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來當初他們的族長,好像是沒搞贏那些異獸啊。

    不對!

    江寒感覺到了不對。

    “臥槽……你說只有你們族長才能修行石碑上的功法?”

    投影點頭,神情無比篤定。

    “嗯,除了族長外,還有族長的子嗣後代也可以!”

    那這麼說來,自己豈不就是魈族族長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