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鳳傲天下︰妖孽夫君榻上來 > 第999章 血河岩漿

第999章 血河岩漿

    慕九歌被帶進了地獄之門。

    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濃濃的魔氣之中。

    而她一走,地獄之門便又有鋪天蓋地的魔氣涌來,再度將整個鮫人國團團圍住,魔氣中,又出現了一個個恐怖的黑影。

    密密麻麻的包裹著鮫人族的整個天空。

    他們倒是沒有像之前一樣攻擊結界,但是圍在天空之上,像是守備,更似隨時都會攻擊的惡鬼。

    讓整個鮫人族都感到恐懼,人心惶惶,坐立不安。

    墨無殤和蛇君也當即回了結界內。

    他們剛下來,鮫人們便著急的圍上來。

    “蛇君,慕九歌從地獄之門出來的時候,真的會救我們,讓我們離開這里麼?”

    “蛇君,這些修羅將會不會不守信用,提前進攻我們?”

    “慕九歌不在,我們守不住的呀。”

    墨無殤大戰一場,消耗極大,又回來結界內被壓制,臉色十分蒼白。

    他看著這群人,口口聲聲都是自己,絲毫不關心慕九歌的安危,便覺得怒從心底起,想將他們全都殺了。

    最終,他還是捺住了火氣,冷著臉丟開他們,去找小雲橋。

    蛇君本就冷漠,亦不想搭理鮫人們,便要跟著墨無殤去。

    然,他剛一動,一只骨節分明的手就伸來,將他的胳膊拉住,準確的說,是強勢的扶住。

    鮫皇立在他的身旁,眉頭深鎖,“你受傷了,我給你療傷。”

    蛇君一身的黑色鱗片上,到處都是裂縫,鮮血。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了。

    蛇君慣然冷漠,甩開鮫皇,“我自己能療傷。”

    “我研究了特別的藥物,專門治魔蛇的傷,比你自己療傷效果好一百倍。”

    鮫皇再度伸手,這次拉住的是蛇君的手。

    蛇君極其不自在。

    冷著臉又要甩開,鮫皇卻猛地收力,將蛇君的手握的緊緊地,“蛇君,莫要任性,現在修羅將們虎視眈眈,隨時都可能改變主意進攻,到時候還需要你來守護我們。

    時間就是金錢,你必須盡快的恢復,一分一秒都耽誤不得。”

    理直氣壯的讓蛇君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鮫皇說的確實有道理。

    但是……

    蛇君冷著臉,用了靈力,便將鮫皇的手給震開。

    他語氣薄涼,“療傷便療傷,莫要靠近我。”

    “若非必要,我絕對不會輕薄蛇君的!”

    鮫皇滿口答應,眼楮里,似亮著璀璨的星光。

    他看著自己的手,上面還有蛇君手掌的涼度,讓他眷戀不止。

    待會擦藥的時候,還能趁機摸摸……

    ——

    慕九歌一步踏入地獄之門,就像是在瞬間,踏入了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充斥著極惡的魔氣、戾氣、死亡之氣。

    便是在瞬間,就讓人感到了極大的負面情緒,讓人滿心憤怒、憎恨、暴躁,想要殺人。

    慕九歌眼中紅光閃爍。

    她太清楚這種感覺了,是在十萬年前,她在霧非花的引領下,殺光了來追殺的仙界之人。

    那雙手沾滿鮮血,殺無至盡的痛快,殺上癮了的感覺,便是此時此刻的滋味。

    那時候慕九歌魔性單純,任由魔的本心吞噬,放縱。

    但,現在她並非只是十萬年前的魔女。

    慕九歌迅速的冷靜下來,將那股負能量壓下,面無表情的往前走去。

    修羅女王回眸,“你倒是比我想象的,心性更穩重些,看來,在人世的經歷,讓你成長了許多。”

    慕九歌不太喜歡她這種無所不知的長輩語氣。

    他沒有說話。

    修羅女王也不惱,帶著慕九歌繼續往前走。

    走過一段全都是魔氣的黑暗,眼前的景象終于有所變化。

    天空,是黑壓壓的烏雲籠罩,或者說是鋪天蓋地的魔氣。

    天空之下,是一座座直入雲霄的巨大岩石,它們尖銳鋒芒,稜角都像是刀刃。

    在岩石上,有著一座座的房屋、城堡。

    “那便是修羅將居住的地方,修為低的修羅將,便居住在外圍房屋,修為越高的人,便越靠近城堡。”

    修羅女王解釋,“城堡中,有著快速提升修為的力量源泉,對修羅將適用,對你也適用。”

    “你現在要做的,便是走到城堡去。”

    走過去,而不是修羅女王帶她飛過去。

    慕九歌抿了抿唇,“這是對我的考驗?”

    修羅女王搖頭,“這也是讓你恢復巔峰修為的過程之一。”

    與慕九歌想的不同,她本以為修羅女王會用什麼手段給她注入靈力,讓她在恢復靈力的同時,又會被修羅女王所控制。

    現在卻是讓她自己走過去,那便是……這整個修羅界,都在修羅女王的控制之中。

    慕九歌心中思量,面上,卻沒有任何的情緒流露。

    “那麼,天地之子,祝你好運,我在城堡等你。”

    修羅女王化作一縷黑氣,消失進了四周的黑暗之中。

    慕九歌站在焦黑的岩石上,看著前方。

    她這個位置,便是距離最近的屋舍,都有很遠的距離,而這距離之間,是一條條橫流的岩漿河。

    且,在這里慕九歌無法使用瞬移,飛行。

    她只能貼著地一步步的走過去!

    修羅女王是想讓她恢復巔峰修為的,這毋庸置疑,所以絕對不會把她丟在這里浪費時間的瞎折騰。

    必然,這一段路,對她恢復修為有所用處。

    慕九歌沉眸,大步的朝著前面走去。

    走下了岩石坡,她面前便橫了一條岩漿河流,河流極其的寬,跳躍是無法縱越過去的。

    而且,這岩漿……

    並非純然的岩漿色,它泛著血的紅色,帶著血的腥味,更像是血也岩漿的融合體。

    血岩漿?

    血入了岩漿就會被岩漿燒沒,不應該還存在著,要麼就是這岩漿有古怪,要麼就是這血有問題。

    但不管是哪個,這血河岩漿,都給人極其不舒服的感覺。

    慕九歌即便是魔,也覺得這地方讓她難受的緊。

    她還是喜歡人間。

    慕九歌抬頭朝著岩漿前後看去,這條岩漿河綿延極長,前後都極寬,沒有繞路通過的可能。

    那她眼下,便只有硬闖渡過。

    慕九歌拿出納袋里的船,是特質材料煉制的好東西,便是遇到岩漿也能承受。

    可是,當她將船放下去的時候,船便迅速的被點燃,被血河岩漿吞沒。

    至此,慕九歌知道,這條血河岩漿,和普通的岩漿都大為不同。

    用船渡,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