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逢場作戲 > 第二百一十九章︰天賜之女。

第二百一十九章︰天賜之女。

    “嗯。”季溪說的就是溫婉婷,在她認識的女生中溫婉婷就是那種自認為計謀高明但總是能讓人一眼看出心機的女生。

    顧夜恆卻笑了,他告訴季溪,“你知不知道溫婉婷在跟我交往之前其實喜歡的人是顧謹森。”

    “啊!”這個季溪還是第一次听說。

    她一直覺得顧夜恆跟溫婉婷是造物弄人,如果溫婉婷不是在顧夜恆最困難的時候離開他,他們也不會放手,後面也就沒她什麼事了。

    沒想到溫婉婷之前喜歡的人是顧謹森。

    “那他們怎麼沒在一起,因為你橫刀奪愛?”季溪摸了摸鼻子,如果是這樣那就狗血了。

    顧夜恆伸手拍了一下季溪的頭,“我顧夜恆從來都不干撬牆角的事。”

    這倒也是,當年她跟葉楓交往的時候,顧夜恆還真沒有過來插一杠子,站在顧夜恆的角度上來講撬牆角的人其實是葉楓。

    “那是什麼原因?”

    “因為身份。”顧夜恆說出實情,“溫廣文覺得溫婉婷跟我在一起比跟顧謹森更有前途。”

    他在前途這個詞上面打了一個引號。

    “你的意思是溫家嫌棄顧謹森私生子的身份?”這個理由讓季溪很震驚。

    顧夜恆點頭,“是的。不過顧謹森並沒有表示出他喜歡溫婉婷,溫廣文的不同意其實很不合適宜的。後來我到了安城,溫婉婷主動追求我,我打听了一下也就知道了這些,但這些只是只是一些皮毛。”

    “什麼意思?”季溪沒听懂。

    但顧夜恆不願意多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你也沒必要知道。不過有一點你可以知曉,顧謹森不喜歡溫婉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溫廣文覺得他配不上溫婉亭,所以不管溫婉婷怎麼跟他表白他都無動于衷。”

    “因為他不願意自取其辱。”季溪似乎對顧謹森有了一些了解。

    在強烈的自尊心下他有一顆敏感的心。

    季溪緊了緊拳頭,發狠地說道,“我知道該介紹什麼人給顧謹森了。”

    “什麼人?”

    “天之驕女!”季溪說的擲地有聲,“我們老顧家的人怎麼能被別人瞧不起!”

    顧夜恆,“……”他覺得他的這個老婆要開始搞事了。

    星耀公司旗下的藝人不僅有像鐘素這樣影視歌三棲的全能藝人,也有唱跳俱佳的人氣偶像。

    楊經理管理星耀的時候就簽了不少的這種人氣偶像。

    杜沙就是其中一個。

    季溪跟顧夜恆以徐子微和默守城夫婦好友的身份出席節目錄制的消息傳出後,就有人找到季溪,讓她出節目的時候把杜沙帶上,增加一下她的曝光度。

    袁國莉把這個人帶的話轉述給季溪听的時候倒是支持這個想法,自家的藝人帶一下為嘗不可。

    “為什麼是杜沙?”季溪反問袁國莉。

    “可能是杜沙找他幫忙吧。”袁國莉回答。

    季溪生平最見不得這種背後搞彎彎道的人,她是星耀的老板,杜沙是公司的藝人,杜沙有這種想法大可直接來找她,何必要找個外人給她帶話。

    怎麼,這是找人給她說請還是施壓。

    “這個候天賜什麼來頭?”季溪問袁國莉,因為這個幫杜沙說情的人她根本就不認識。

    “好像是gc國內這邊的一個負責人。”gc是一個國際奢侈品品牌。

    季溪翻了一下杜沙的資料,隨後冷哼了一聲,“杜沙又不是這個品牌的代言人,他幫著操什麼心,真是的,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跟我傳話?這是在教我做事嗎?”

    袁國莉見季溪動了心連忙勸道,“但對方必定是為了我們公司的藝人好,你別生氣。”

    “我看未必,說不準是在打我們的藝人主意,自己不願意給資源又想騙小姑娘,于是出面給我出主意,我要是真帶這個杜沙去了,杜沙千恩萬謝的人是他不是我。”季溪手一伸向袁國莉要這個候天賜的電話。

    沒想到電話打過去是個女人接的。

    候天賜是一個女人。

    季溪決定收回自己剛才的話,這不是打她藝人主意的大灰狼。

    但她依然想知道原因。

    “杜沙跟候小姐是什麼關系,怎麼會麻煩到候小姐跟我打招呼。”季溪的聲音听上去還算溫和有禮。

    “沒什麼關系,我純粹是喜歡杜沙,也喜歡季總要參加的這檔節目,一次偶然的機會跟楊總在一起吃飯就說起這事,沒想到楊總還真把這話傳到了季總這。”電話里候天賜的語氣也很謙遜。

    原來是這麼回事。

    季溪身在職場說話辦事自然是有分寸的,雖然候天賜的性別打消了她的想法,但她對候天賜的做法依然是不太喜歡,就算是這樣她也知道現在她不能真把心中所想直接說出來。

    于是她笑道,“候小姐的這個提議不錯,我會考慮的。”

    她話峰一轉開始跟候天賜攀談,“我听說候小姐是gc國內的負責人,不知道gc換代言人的時候候小姐能不能考慮一下我們杜沙。”

    候天賜說道,“我確實向公司推薦過,不過公司覺得杜沙的時尚表現力雖然不錯,但人氣還差了一點,這也是我向您建議的原因。”

    候天賜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中透著一些女人特有的自信與傲驕。

    結束跟候天賜的通話,季溪上網查了一下候天賜的信息。

    做為gc這種奢侈大牌的國內負責人,候天賜要比想象中年輕。

    她只有二十八歲。

    不僅如此,她還身出名門,父親是天源國際的創始人,母親也有自己的餐飲品牌。

    季溪又查了一下候天賜的個人情況。

    單身。

    咦,這不是天之驕女嗎?

    要不,把她介紹給顧謹森!

    但是怎麼介紹,她跟這個叫候天賜的女人並不熟悉,季溪重新拿起了杜沙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