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開局抽女帝,把把抽女帝 > 第641章 我得提醒你們,如果賭輸了,聖…

第641章 我得提醒你們,如果賭輸了,聖…

    聖城!

    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內。

    五個人圍著一張異常大的白色圓桌坐著。

    那圓桌的直徑足足有十米!

    圓桌周圍總共有七張高背椅子。

    其中兩張是空的。

    空的那兩張。

    有一張椅子的造型明顯更氣派,靠背也更高!

    這張椅子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聖庭聖座”!

    而另一張,則是亞歷山大的。

    此時,他沒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站在桌子上……

    準確的說法是,他以全息影像的形式,呈現在桌子上!

    在座的五個人都是“純白主教”。

    此時,他們正在看著亞歷山大的戰斗“直播”!

    但詭異的是。

    台子上的全息影像只有亞歷山大,卻看不見和他戰斗的敵人。

    和亞歷山大戰斗的敵人是誰?

    自然是尹志!

    可是卻沒有他的全息影像。

    自然是因為他擁有“無名御靈”。

    任何感知、監控類御靈都對他無效!

    所以在場的五個“純白主教”,只能看著亞歷山大和空氣戰斗。

    若是尹志在這里。

    就一定會認出其中一個人……

    不是別人,正是“聖骷市”的聖所所長,金瀚海!

    當初。

    就是這個金瀚海替尹志溝通“聖心大學”。

    才讓他獲得進入“聖心大學”的資格。

    有人表面上是“聖骷市”的聖所所長。

    背地里卻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純白主教”!

    看著看著……

    其中一個“純白主教”開口了。

    “看這戰況,咱們的亞歷山大情況不妙啊。”

    “我覺得我們很有必要給他幫幫忙。”

    “怎麼樣?”

    這個“純白主教”明顯戰意熊熊。

    然而他一說完。

    另一個女性“純白主教”就嚴正表示反對。

    “不行!”

    “這樣做不公平!”

    “一必須對一,二必須對二——公平,是必須的!”

    又一個“純白主教”瞥了眼嚷著“公平”的人。

    “櫻花道,你的堅持是不是用錯地方了?”

    “和一個罪惡異端將公平?”

    “我想確認一下你是不是在開玩笑。”

    第四個“純白主教”卻是替櫻花道回答。

    “不用確認了。”

    “櫻花道從來不開玩笑。”

    “對吧,櫻花醬?”

    櫻花道只當沒听見。

    “哈哈!”

    那個“純白主教”大笑兩人,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也不贊同出手。”

    “當然不是因為什麼公平。”

    “而是因為……這一點都不好玩!”

    能成為“純白主教”,哪一個不是實力強大又個性十足?

    按照正常的邏輯,他們應該聯手合力,將尹志這個異端鏟除。

    可是偏偏就有人因為“不公平”、因為“不好玩”而不按照正常邏輯行事。

    這就是個性、作風!

    “聖庭”和其他任何組織一樣,從來就沒有什麼鐵板一塊。

    眼下連對付尹志,意見都無法統一。

    恰時!

    桌面上亞歷山大突然遭受到了重重的一擊。

    頭向後一仰,後退兩步,差點一屁股做下去。

    最先開口的那個“純白主教”卻將目光投向金瀚海。

    “金瀚海……”

    “對現在的狀況,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初他共鳴出‘青炎女帝’的時候,你就應該殺了他!”

    金瀚海“呵呵”輕笑。

    “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我很抱歉。”

    “不如你施展強大的神通回到過去。”

    “在他剛共鳴出‘青炎女帝’的時候殺了他。”

    那個“純白主教”神色一滯。

    另一個明顯支持出手,殺死尹志的“純白主教”再次發聲。

    “金瀚海,現在知錯就改,也不算晚。”

    “我們現在可以一起聯手將他殺死,以絕後患。”

    “他的成長速度你們也都看到了,不能讓他再成長下去了。”

    金瀚海深表贊同的點點頭。

    “你說的很有道理!”

    “但是我這里也有一個不能出手的理由。”

    “如果我們聯手都殺不死他,反而被他反殺……”

    貪玩的“純白主教”大笑兩聲︰“如果是這樣那就好玩了。”

    “哈哈!”

    “衛斯理,你覺得呢?”

    “金瀚海說的可能性有沒有、大不大?”

    名叫“衛斯理”的主教搖了搖頭。

    “六個‘九星真神’都殺不死他……”

    “你當他是‘大神’嗎?”

    “呵,可能嗎?”

    “真神”和“小神”之間差距雖然很大。

    但並非無可逾越。

    六個“真神巔峰”,和“小神”也能一戰!

    勝負在五五之間。

    要說他們為什麼知道……

    因為他們之前和突破瓶頸晉階“小神”的“聖座”打過一架!

    “聖座”雖然勝出,但優勢並不明顯。

    故而!

    在他們看來,尹志要反殺他們六個“真神巔峰”。

    怎麼也該是“大神”吧?

    “不可能嗎?”

    “據我所知,那個尹志已經讓很多的不可能成為了可能。”

    “那麼……你們敢賭嗎?”

    金瀚海目光掃過另外四人,神色慎重。

    “我得提醒你們。”

    “如果賭輸了……”

    “而‘她’又剛好不在,‘聖城’拿什麼抵御強敵?”

    說到“她”的時候,其他人都看向那空空蕩蕩椅子。

    是的!

    眼下“聖座”並不在“聖城”之中。

    至于她去了哪里……

    雖然她沒有說,但是他們都能猜到。

    雖然他們都猜到了,但是他們都不會說出來。

    最先開口的那個“純白主教”哈的一笑。

    “真的是太可笑了。”

    “我們幾個年紀加起來超過三千歲的‘真神’。”

    “竟然要忌憚一個二十出頭的小鬼!”

    “這真是七百年來我听過的最好笑的笑話!”

    他站了起來,身形魁梧壯碩。

    “好好看著。”

    “我,安因茲大人,會帶著他的尸體回來。”

    “真是受夠了!”

    名叫衛斯理的“純白主教”站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安因茲一擺手︰“不需要!”

    然後,他向前跨出一步,便消失不見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

    台面上。

    亞歷山大操控的“艦人”突然向後一仰頭。

    “艦人”的嘴部赫然被砸的稀巴爛。

    那龐大的身軀踉蹌了一下,便向後倒去。

    將近六千米的身形轟然倒地,直接將地面砸出了一大片的破裂……

    四位“純白主教”一時間默然。

    另一邊。

    尹志的“哈哈”大笑聲在天地間回蕩。

    “怎麼樣?”

    “說打爛你的嘴,就打爛你的嘴!”

    “我看你還怎麼瞎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