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萌包被七個大佬搶著寵 > 第611章 被陰了!鼓掌鼓勵一下

第611章 被陰了!鼓掌鼓勵一下

    白祁驍直起身子,仗著桃桃在跟前,白三哥也不敢當面用拳擊‘切磋’死他,清了清嗓子的打算把心里話說出來!要勇于跟不公平的霸權主義說no!

    “我覺得……”

    話才剛起了個頭,白胤就猛地兩手一拍!

    “好!”

    白祁驍不禁一怔,咋三哥這還高興上了?

    就見白胤一臉贊許的笑道,

    “太好了!既然老六你這麼勇敢的自薦,那我就同意了!”

    白祁驍頓時風中凌亂,凌亂的他兩條腿就像飄蕩的柳絮,一時有些站不住!

    白三哥這話是什麼意思?啥勇敢的自薦?

    雖然沒听懂,但白祁驍隱隱的有種不安的預感?

    白胤笑得陰嗖嗖的,

    “我剛才說了,我要教小奶娃娃拳擊的時候正好缺一個陪練。

    老六你有這種主動請纓的奉獻精神,小奶娃娃不知道能有多感動啊!

    來來來,大家給老六鼓個掌鼓勵鼓勵!”

    在眾人熱烈的掌聲捧場下,白祁驍一張臉比桃桃手腕上戴的翡翠手環都要綠!

    不是,他是起來反抗霸王政權的,不是去當陪練的!

    “六弟剛才說那個‘我’站起身來的時候,那麼響亮而堅定的語氣,看來早就迫不及待了。”

    白靳眠淡淡挑眉的道。

    “我現在才發現,六弟果然是跟桃桃關系最好的。這犧牲精神真是比不了啊!”

    白灝明邊鼓掌邊搖頭,一臉欣賞又贊嘆的說著。

    白熙由衷的點點頭,

    “三哥一說需要個陪練,六弟就像怕別人給他搶一樣馬上就站起來了。

    為了桃桃六弟可以說是不假思索、不計代價、不顧生命!比不了啊比不了!”

    白祁驍簡直一臉難以置信!五哥居然陷害他!他特麼現在才明白五哥說的這次就靠他了是什麼意思!

    不是靠他去勇敢的跟三哥說不!而是靠他這只初生的牛犢去喂老虎啊!

    他像個大傻逼一樣跳出來了,其他人就安全了!要不然三哥從在場的人中隨便指定一個‘陪練’,指誰誰倒霉!

    白熙︰二哥教學的時候,縫針和做心髒復甦是他和老七當的模特,到現在身體和心靈還有一個在路上沒回來。

    這次三哥教學,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和老七第二次‘愛的奉獻’了吧?這次也該輪到四哥跟老六奉獻一下了。

    白胤問桃桃,

    “桃桃,老六主動提出要陪你練拳,你感不感動?”

    白祁驍︰不敢動啊不敢動!雖然一動不動是王八,但就怕動了全身骨折啊!

    桃桃像只呆萌可愛的小倉鼠一樣小手手垂在身前,小腦袋直點的對白祁驍說,

    “小枸杞你這麼勇敢!桃桃一定會永遠記得你的!”

    白祁驍唇角抽了抽,這話他听著怎麼這麼虛的慌呢?

    一不小心獻了身,永遠活在你心中?

    “不是,三哥你要是想教小福娃打拳,那不是應該從沙包開始教嗎?”

    白祁驍不明白的問道。

    白胤眯了眯眼,

    “沙包不會躲,但是你會躲啊。小奶娃娃力氣大,沙包只在我教她打法的時候用一下就好,不需要靠練習沙包來增強出拳的力氣。

    所以當然還是要找個陪練來陪著她練習,這樣她才可以進步的突飛猛進!”

    白祁驍眼前黑了下。敢情他就是個沒有感情的人肉沙包唄?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白湛霆開口道,

    “我也覺得,還是讓白三爺當桃桃下一個授課老師好了。

    讓老六先當白三爺的教學工具和桃桃的初級陪練。

    等到桃桃這兩天學的有模有樣了,後期中高級教學時,我來給白三爺當陪練。”

    桃桃一听頓時來了精神,

    “好噠 !”

    白胤︰大哥說來給他當陪練,他怎麼反倒覺得大哥能把他給襯托成陪練呢?

    白祁驍︰大哥……如果我被虐的太慘了,後期你可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翌日,在桃桃穿了件粉紅色的,印著拿只平底鍋的灰太狼頭像的t恤,扎了個沖天炮發型,突突突的像小旋風似的來到白胤的臥室。

    “鏘鏘鏘鏘!小銀砸你看看桃桃打扮,看起來厲不厲害?”

    穿著紅色小五分褲的桃桃伸直像藕似的小胳膊,小得意的跟白胤展示著一身衣服。

    “呦,桃桃喜歡灰太狼啊?”

    白胤認真的想著︰都說一個人的喜好是從小注定的,這會不會說明了小奶娃以後會找個像灰太狼一樣的老公呢?

    不行不行,灰太狼太慫了,連只羊都抓不到,要這找這麼個老公還不得把小奶娃娃給餓瘦了?

    “素小罐頭送給桃桃的拳擊戰袍啦!小罐頭說了,打拳要凶,穿的也要凶凶的才有氣勢!拿著平底鍋的灰太狼多有氣勢哇,一看就很不好惹的樣子!”

    白胤看了半天,也沒看出這只看起來有點蠢的大尾巴狼哪里凶了?哪里有氣勢?

    桃桃摸著自己頭頂上,像蒜苗子似的沖天炮,興沖沖的跟白胤介紹著,

    “還有雲珠姐姐給桃桃梳的沖天炮!雲珠姐姐說了,這叫朝著敵人開炮哇!”

    就見小團子捏著沖天炮的頂端,像只小坦克似的低著個頭,朝著白胤一陣‘突突’、‘突突突突’的開炮時,白胤捂著胸口表演了一段被子彈打的身體左右搖晃,嘴里噴血的情景!

    人肉沙包白祁驍剛好進來,剛伸進一只腳來微微頓了下,就‘嗖’的把腳縮了回去!

    臥槽,三哥什麼時候這麼幼稚了!

    為了維持自己的狂浪人設,白胤趕緊正色的咳嗽了幾聲。

    被桃桃玩壞的沖天炮,無力挺立的耷拉在一邊,小團子還忙著安慰白胤,

    “小銀砸不要尷尬。只要咱們不尷尬,尷尬的就素別人!就讓小枸杞尷尬的用腳指頭摳座城堡,我們到時候直接拎包入住就好了。”

    白祁驍身體在門框上,戲精上身的問道,

    “小福娃,你剛才那是在用江湖上失傳已久的‘吸星大法’,準備把三哥身上的拳擊術全部吸到你自己身上?一步到位的直接問鼎江湖?

    我看你這副四歲孩童的模樣眼熟的很,難道你就是‘天山童姥之……白家分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