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能賦予萬物本源 > 第293章 怎麼兒子都不隨爸爸姓了?

第293章 怎麼兒子都不隨爸爸姓了?

    孫輕柔走了。

    臨走之前,又再次狠狠的在許靈鈞的身上接連蹭了好幾下,這才帶著滿臉的不甘,口中嘟嘟囔囔著明明長的這麼好看,怎麼又是個膚淺的男人呢……

    然後怨怨的離開了。

    那垂涎而又不開心的模樣,讓生平第一次覺得男人不可能在這方面吃虧的許靈鈞,有了幾分自己被人非禮了的錯覺。

    不過……武鴻洲?

    之前襲擊我的那個錯武門的高手麼?

    他知道是我殺了夏武侯,這不奇怪,畢竟他都出手殺我了,可見就算沒有證據,他的心頭也是無比確信著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干的。

    但他這邊才剛剛知曉了夏武侯是我殺的,那邊就急吼吼的蹦出來要為他報仇,可見此人定然與夏武侯相交莫逆,既然如此,干就完了,怎麼突然還聯系起我來了?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時間里,許靈鈞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卻一直不求甚解。

    最後,他還是找了個隱秘的角落。

    撥通了那個女人留下的這個電話,那個叫孫輕柔的既然願意費了這麼大的功夫來幫武鴻洲傳遞電話,應該是有著什麼正事要找自己辦的。

    那就听听他到底是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吧。

    我就不信,這個武鴻洲還能順著網線過來打我為他的老友報仇不成?

    電話撥通之後。

    只響了一聲,就迅速被對面接通,看來對面一直在等著自己的電話。

    “許靈鈞是嗎?”

    對面,響起了低沉的聲音,這聲音許靈鈞很熟悉,之前他和憾雲城兩人觀戰的時候,沒少听這個聲音,當時那死命的嘶吼咆哮和痛苦的哀嚎,讓他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雖然現在的聲音低沉了很多,但許靈鈞不致听錯。

    “你找我有事?”

    許靈鈞出口問道。

    對面,武鴻洲眼底浮現激動而又亢奮的神色,狠狠的握了一下拳頭,他需要的就是跟許靈鈞和平對話的機會。

    多虧了孫輕柔,不然的話,自己目前被通緝的身份,想聯系到許靈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問道︰“怎麼樣,許靈鈞,夏武侯的遺產可還豐盛麼?”

    許靈鈞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不要誤會,許靈鈞,我對你沒有敵意。”

    許靈鈞冷笑道︰“沒有敵意?哈……之前是誰突然沖出來就要沖我出手,把我嚇的三魂沒了七魄,你知不知道那次突然襲擊,給我帶來了多大的傷害?”

    多大的傷害?

    武鴻洲一個大喘氣,忍不住就想順著網線干過去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被那個該死的羅杰撕出了數道猙獰的傷口,且傷口蘊含毒素,自己養傷養到現在才算是堪堪恢復了健康。

    你丫的一直在旁邊觀戰,就差沒喝可樂吃薯條了,還好意思說自己受到了傷害?

    他本能的不想討論這個話題,轉移話題說道︰“閑話休提,許靈鈞,我知道是你殺死了夏武侯。”

    許靈鈞矢口否認道︰“是麼,我不信,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夏主任乃是人中楷模,為中城武府的未來奉獻了一生的心力,我對他欽佩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傷害他,再說他可是堂堂洞玄境界的武者,跟他比起來,我稚嫩的好像一個剛出世的孩子似的,又怎麼可能殺的了他。”

    “你不用急著否認,事實上我對你並沒有惡意,倒不如說我其實是想跟你做個交易,作為誠意,我可以告訴你你是怎麼暴露的。”

    “雖然根本不是我干的,但我還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判斷出來認為是我干的?”

    武鴻洲說道︰“因為你殺了夏武侯的兒子,而夏武侯在離開之前,曾經跟他的老婆說起過他要為他的兒子報仇,這個消息哪怕如今已經死無對證,但信不信只要夏武侯的妻子把這個消息說出去,你也逃不掉被審查的下場?”

    “夏主任有兒子?”

    許靈鈞驚奇道︰“我怎麼沒听說過。”

    “他的兒子應該姓鐘。”

    “不可能。”

    許靈鈞說道︰“夏主任姓夏,他的兒子怎麼可能姓鐘。”

    “哼哼,你姓許,你的父親就一定姓許麼?他的那個兒子是別人的老婆幫他生的,而據他的妻子據孫輕柔所說,他有一個姓鐘的好朋友。”

    鐘大為是夏武侯的親兒子?

    許靈鈞心頭瞬間醒悟過來,難怪夏武侯竟然會突然無緣無故的出手對付他,想不到他竟然這麼有情有義,原來是為了給自己的孩子報仇。

    果然父愛如山……體滑坡啊……

    他突然想起了李中翰,當時可是很明顯了,夏武侯明明就是被人給脅迫的。

    如果沒這事兒的話,恐怕他也未必會把這個兒子放在心上。

    得,這父親當的真是夠到勁的。

    等等……還不對。

    鐘大為是我殺的嗎?我怎麼不知道。

    許靈鈞搖了搖頭,拋去心頭的古怪困惑之感,問道︰“還是那句話,你沒有證據,不過我倒是可以听听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哼,這小子倒是滴水不漏,我竟然一點把柄都抓不住他的。

    對面,武鴻洲憤憤的關掉了錄音筆,心知接下來這小子恐怕也是會滴水不漏,再錄下去,反而會把自己的把柄給錄進去了。

    他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是不是應該正在外面當誘餌引誘我們出現?”

    許靈鈞挑眉,心道他又知道了?

    這麼說來他們的背後真的有人?

    他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你知不知道,你們這種太過光明正大的誘餌方式,既然已經被我們知道了你們的目的,如果再出手,就必然是雷霆萬鈞之勢,到時候,我們未必能逃脫,你們也未必能活下來。”

    “我們?”

    許靈鈞敏銳的抓住了敏感詞,問道︰“你跟那個海賊王合作了?”

    “羅杰•斯帕羅,你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是誰嗎?”

    武鴻洲冷笑道︰“他為了跟我合作,可是掏出了十足的誠意,據我所知,他的兒子叫周慕,據說是死在了你和那個憾雲城的手里。”

    許靈鈞驚道︰“夏武侯的兒子不姓夏也就算了,怎麼周慕的爹也不姓周?還姓了個外國姓?現在這個世界怎麼了?”

    “我怎麼知道,但這事兒應該是八九不離十,據他說法,周慕的爺爺周千陌當時正在現場,他雖未听到計劃,卻推斷出了你們此時出來,是在刻意當誘餌,然後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海賊王。”

    武鴻洲說罷,心道爸爸不姓周,爺爺又姓周了,這個周家也是怪亂的。

    許靈鈞問道︰“所以呢?”

    “所以海賊王雖然知道這是你們針對他的誘餌計劃,但他還是打算咬這個餌,只是你們都想不到我們兩人竟然會聯手,到時候若是集中攻勢共殺一人,你覺得,你們逃出生天的可能性是多少?”

    百分之百。

    不過我可能得開高達跑路才行。

    許靈鈞問道︰“所以你剛剛跟那個羅杰合作,現在又是想跟我合作?”

    “沒錯,我知道,夏武侯的真正遺產被你給得到了,而其中有一樣東西是我勢在必得的,只要你能把東西交給我,並且幫助我洗清襲擊刺殺皇子的冤屈,我可以跟你合作共殺羅杰•斯帕羅,並且保證以後不再找你的麻煩,怎麼樣?”

    “你只要一樣?”

    許靈鈞腦海里莫名的浮現那本《逆乾坤》,心道果然如此,難怪這本錯武門的秘籍會出現在夏武侯的手里,恐怕跟這武鴻洲是脫不得干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