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夫人是京城一霸 > 第180章 嫡庶有別

第180章 嫡庶有別

    四夫人沒料到七姜在這里,面上掠過一絲害怕,畢竟這野丫頭是會動手,她不願再在下人面前丟臉。

    可七姜有分寸,四夫人再不好,那也是玉顏的生母,她要顧著玉顏的體面。

    她走上前,四夫人果然往後退,滿身防備害怕她的攻擊,但七姜只是帶走了玉頌,帶她離這婆娘遠遠的。

    四夫人見七姜不為難她,便幾步走來女兒跟前,橫眉豎目地責備︰“秀景苑自行開伙,你和我商量過嗎,什麼意思,連廚房的賬都要從我這里走,太師府家大業大,是多我一口嚼谷要撐不下去了嗎?”

    玉顏看了眼地上碎裂的瓷器,吩咐道︰“摔碎的東西,估價算進秀景苑的賬,直接從下個月的分例里扣除。”

    “展玉顏,我是你娘,我摔你個茶碗你都要跟我算嗎,那我把你生出來,將你養大二十年,你要不要與我算算?”四夫人怒道,“了不得了不得,你當家做主,就拿親娘立威,我就不信這世上,沒有說理的地方了。”

    玉顏冷漠地看著母親︰“女兒從不曾想用您來立威,是您再而三地不給女兒體面,我既然當家做主,就要事事公允,觀瀾閣、秀景苑還有這文儀軒,如今都自行開伙,難道母親,想和大伯父平起平坐?您不必來吵鬧,哪怕您去大伯父跟前,我也依然是這個處置,沒得商量。”

    四夫人咬牙切齒地問︰“你是巴不得那些奴才,都爬到我頭上去,我這個當娘的顏面掃地,你又能落得什麼好處?”

    玉顏道︰“若有人敢不敬母親,教化不服的,母親只管來找我,我必定給您個交代,豈能虧待了您,豈能讓下人爬到您的頭上去?可母親若自己不尊重,惹得丫鬟婆子們背地里嗤笑您,女兒也愛莫能助,還望自重。”

    四夫人揚手要扇打玉顏,但听七姜的聲音傳來︰“要打人嗎?”

    氣瘋了的人,也顧不得害怕了,恨道︰“當娘的管教女兒,輪得到你多嘴,你以為人人跟你似的,有人生沒人養?”

    七姜負手而來,慢悠悠踱步到四夫人跟前︰“這話听著,像是在指責父親母親,怪他們不教養兒媳婦,是不是?”

    “你、你少顛倒黑白!”

    “是不是顛倒黑白,回頭問了父親便知道,嬸嬸,您一個長輩,老和我們孩子過不去作甚?往後有冤屈,有不如意,請去找大老爺,父親一定會為您做主的。”

    四夫人知道自己吵不過兩張嘴,便強行道︰“我不管,秀景苑的飯菜必須由大廚房做,並不與我的分例算在一塊兒,不然我就滿天下去宣揚,你展家要餓死我一個寡婦。”

    玉顏說︰“母親若要絕食自盡,我攔不住,只能事後為您風光下葬。”

    四夫人叫囂︰“展玉顏,你說的是人話?”

    玉顏淡漠地說︰“廚子下人都給您撥過去了,灶上的花銷依舊還算著大哥大嫂的份,您一個人怎麼吃都吃不完。娘,別鬧了,太師府再如何家大業大,也吃不起八錢銀子一斤的黃豆,您真不怕大伯父翻舊賬?”

    四夫人語塞,一時結巴起來︰“什麼黃豆,什麼八錢銀子……我當家十來年,是干干淨淨,對得起天地良心。”

    玉顏懶得再多說,吩咐下人︰“送四夫人回去,查一查這茶壺茶碗的價,記在秀景苑賬上。”

    說罷,她轉身回房去,四夫人要追,被七姜攔下,笑悠悠說︰“您請回吧,玉顏很忙,無暇招待您了。”

    四夫人冷笑一聲︰“雲七姜,有你哭的時候,單是老太太被送走這件事,大老爺在朝堂上就未必兜得住,早晚還得迎回來。到時候,你若不被扒一層皮,我跟你姓。”

    七姜推手拒絕︰“千萬別,我家祖宗看不上你,還是你們王家的祖宗大人大量,能容得下不肖子孫。”

    四夫人氣得瑟瑟發抖,說下去也不過是徒增怨恨,她憤憤然離了文儀軒,一路咒罵著回秀景苑去。

    大院門前,蕭姨娘正看人修剪花枝,老遠就見四夫人風風火火的身影,邊上的丫鬟說︰“必定又去找大小姐鬧了,真是沒臉沒皮的,這麼多年裝得當家主母範兒,全給扒干淨了。”

    蕭姨娘責備道︰“少說幾句,四夫人好歹是正經主子,別惹了她。”

    丫鬟道︰“叫奴婢說,您可比四夫人體面多了,將來等咱們三哥兒出息,當了大官,指不定還能為您求個誥命呢。”

    “胡說,誥命是這麼便宜的嗎?”蕭姨娘道,“老太太熬了一輩子都沒輪上,我一個侍妾算什麼,入了朝廷上了官場,三哥兒的母親只能是大夫人,他是司空府的外孫,听明白了嗎?”

    丫鬟癟著嘴說︰“您倒是把大夫人當佛爺一樣供著敬著,可大夫人眼里,昨兒您也瞧見了,大夫人連看都不看您一眼。”

    蕭姨娘藏在袖中的手,默默地握了拳頭,冷聲道︰“我一個奴才,也配叫大夫人看嗎,閉嘴吧。”

    丫鬟不甘心,又問︰“姨娘,今天哥兒下了學,真要去文儀軒溫書嗎?”

    蕭姨娘立時愁緒上頭,嘆氣道︰“先等他回來再說。”

    轉眼,日落時分,學堂散了學,等來小廝收拾東西,懷逸催促了幾回,匆匆忙忙要往外走。

    “展懷逸。”忽然有同窗叫住他,懷逸聞聲停下了腳步。

    幾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圍上來,其中一人道︰“听說你家老太太被趕走了,這是怎麼說的?”

    懷逸冷聲道︰“祖母是去靜養,你們不要道听途說,胡亂傳話。”

    一人道︰“太師大人都被參了好幾本了,怎麼能是道听途說,只怕皇上也要過問了。”

    懷逸鎮定地說︰“你我學孔孟之道,求經世治國,當心懷天下,先生可從沒教我們,議論他人家務事,何況祖母的確是去靜養。”

    有個孩子道︰“且不說這件事,听說你的嫡母回城了,這麼多年,貴府那點事,連我們都清楚。展懷逸,待嫡母回了家,你還能風風光光來這里念書嗎?”

    眼前幾個孩子,家世門第雖不及太師府,但都是各家嫡子,他們這一齋,只有懷逸是庶出子。

    雖然礙著太子乃貴妃所出,如今沒人敢堂而皇之地分嫡庶對待,可各家關起門來,難免分個尊卑,像他這樣的庶出子,別人家都不會送來這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