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四章 大環境是真不好

第四章 大環境是真不好

    “不是什麼大制作,文藝片,我估計幾十萬就差不多了!”

    “李揚之前在德國拍紀錄片,應該認識幾個柏林電影節的選片人,《盲井》肯定會拿到柏林電影節的。萬一拿了獎,那就是一本萬利,隨便賣賣版權,也賺翻了!”

    “退一萬步,就算虧了,我也入圈了!”

    “怎麼不算入圈?都是地下電影…他們算一個派系的…”

    “他跟二叔之前在德國認識,其實我也听說過,他在去德國之前之前好像在國家話劇院工作過…”

    “您放心吧,我不會被人騙的!”

    費了半天勁,才說服了母親…

    投資電影不是小事,雖然是文藝片,那也小幾十萬呢!

    主要他不姓王,沒有五個億練手。

    掛斷電話,沈林重新回到包廂…

    包廂內,李揚跟沈星移已經聊到了當年在德國的崢嶸歲月,幸虧沈林進來了,否則,估計要聊為國爭光之類的東西了…

    ……

    飯局散了,李揚給沈林留了聯系方式,然後打車去了賓館…

    約好了明天一起去見劉大佬。

    劉大佬手底下二十幾家煤礦,李揚想要什麼樣的,都能找到!

    剛剛沈星移聯系了他,劉大佬很爽快,表示不要錢,當然有條件︰大佬要出鏡——本色出演礦長…

    李揚當然答應了…

    沈林則跟著沈星移上了車,他忽然道︰“二叔,我想投資《盲井》…”

    “你投資?”

    “嗯…”

    沈林把說服母親的那套東西搬了出來,順便說了一句︰“其實現在很多人都在投資地下電影,送去歐洲參加電影節,但凡拿個小獎,直接就賺翻了!”

    “地下電影?”

    “就是沒有總局頒發的拍攝許可證的電影…”

    沈星移驚訝反問︰“你是說《盲井》沒有拍攝許可?”

    “肯定沒有啊…”

    “那?”

    “沒事,歐洲那塊就喜歡這類地下電影,越地下越好!”沈林絲毫不在意︰“越地下,越容易拿獎!”

    沈星移很懷疑︰“我怎麼听你的話,拿獎好像很容易?”

    “也沒那麼容易,得認識人!”

    “…你說說。”

    “全世界都一樣,所有的獎項沒有一個是規矩的,全部都有貓膩,全部都是人際關系!你有本事搭上選片人,你的電影沒拍,就有機會入圍三大電影節!二叔,你要信我,咱們就一起投資《盲井》,你也掛個制片人…”

    “李揚認識誰呢?”

    “你不是說他在德國拍紀錄片嘛,那肯定認識柏林電影節選片人,當年李胺的《喜宴》也是在柏林拿了金熊獎,直接就賣了兩千多萬美元的版權。”

    “他以前在柏林電影節做過義工,有可能認識幾個人吧…”沈星移糾結了一下,然後問道︰“你還知道這些?你們學校教這些?”

    “怎麼可能?我都是自己看書看的…”

    沈林又有點尷尬了…

    廢話,這是一個華娛寫手必備的基本功。

    李胺誒,導演界的華人之光,他的崛起,代表作、時間段,每一部作品盈利情況,這玩意,寫華娛的都知道!

    “我還沒跟他仔細聊,要不,明天咱們一起?”

    “…行,我給老師打個電話,續個假…”

    ……

    沈林是中戲01級表演班,導師叫常麗,就是培養出96班,中戲八大金花的那位老師!

    就是那位逼著梅亭退學的老師——大一大二禁止外出拍戲,後來電視劇《北方故事》劇組找梅亭出演“梅朵”一角,跟學校做了很多疏通工作,老師一開始同意讓梅亭出演的,後來還是拒絕了,放下狠話︰“要麼去拍戲就不要再回來,要麼就老實在學校呆著”。

    梅亭只能退學了。

    常麗是個狠人!

    表演班第一堂課,她就直接放話‘除了張藝某、陳楷哥找你們,其他人找你們,不許請假!’

    ‘大一大二,打基礎的時候,任何人不得外出拍戲!’

    這句話顯然夸張了點,去年,李大偉導演找了沈林的同班同學牛懵懵拍《紅粉世家》,常麗老師就批了假…

    所謂‘好的作品,你們才能參演…’

    評價依據在哪呢?

    什麼才是好的作品?

    好導演就一定能帶來好的作品嗎?

    請問《無極》算好作品嗎?

    反正沈林到現在都還沒貢獻熒幕處子秀呢。

    找了個借口續完假,不可能說他要投資電影…

    沈林躺在床上琢磨這次的決定靠不靠譜…

    他手上有數據︰2001年,也就是去年,國內院線一共上映了382部電影,平均票房只有可憐的232萬,總收入為8.9億,不足美國的五十分之一——同期,老美的年票房是84.9億美元!

    從這個角度,投資電影顯然是一件想不開的事情。

    真的是大環境不好!

    你自己看一下數據,今年國片票房超過1000萬的,只有四部,《大碗》4300萬,《我的兄弟姐妹》2300萬,《蜀山傳》2000萬,《浪漫櫻花》1000萬…

    然後…

    沒了!

    當然,沈林知道歷史,眼下是振興電影業重要起始點,一堆改革,比方說開放民營公司對電影的制作和發行權利。

    博納,就是于胖子的博納,成為首家獲許電影發行經營許可證的民營公司。

    同時間段,獲得單片拍攝許可證的就更多了,像新畫面影視、華宜兄弟、世紀英雄等等。

    老謀子在拍的《英雄》,直接拉開了華語電影大片時代…

    這些跟沈林沒有關系…

    無論是華宜兄弟還是博納影視,亦或者老謀子,跟他的距離都太遠了。

    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東西!

    他現在想的是,投資《盲井》之後,他要不要跟組拍攝…

    按理說投資人不需要跟組,找個信得過的制片人就行。

    問題是,哪來的信得過的制片人?

    是,《盲井》制作成本不會太高,最多也就一百萬左右,沈林不可能全部投資…

    他只會投一半,另一半當然讓李楊自己出。

    畢竟這個電影是李揚的夢想,沈林最煩的就是拿別人的錢實現自己的夢想…

    那也有好幾十萬的資金呢!

    就這麼把幾十萬交給一個才見過一面的人?

    難怪後世那幫大明星喜歡用自己的親人做經紀人、助理之類的,用外人,真的不放心啊…

    怕就怕親人坑爹,比方說爽爹、國際哥之類的。

    糾結了好半天,沈林才睡著…